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十章 上屋抽梯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341 2019-04-18 12:05:00

  宋太傅屏退左右,坐在椅子上,面色铁青,猛地一拍桌子吼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办事的!”

  傅首一低着头,一副害怕的样子,“太傅消消气,消消气,我们赌场做大了以后遭人妒忌,他们赌场人少了就说我们在抢他们生意,扬言要灭了我们,就带人来闹事,我们这什么都没有,也只能搬出太傅您来吓吓他们威风了,可对方死活不怕,说我们在吓唬他们,就和我们干起来了!”

  宋太傅怒瞪了一眼,“废物!区区一个正三品尚书也敢跟本太傅叫板!”太傅握紧拳头用力敲了下桌子!“赌场这件事我可以帮你解决,但是你得让出赌场的位置!”

  傅首一惊慌的抬起头,“太傅,您……”

  宋太傅眼一横,“怎么?如今赌场成这个样子,没有本太傅出面你能解决?要么让出位置,要么看着赌场和你一起共赴黄泉!”

  “可是太傅,官员不能经商,您这样不是暴露了吗?”

  “难道本太傅还没有暴露吗?”宋太傅底气十足,语气苍劲有力,严词间透着愤怒!

  傅首一肯定不能把赌场让出去啊!突然,一颗石子打在他腰间,他埋头顾影用手臂夹住石子,没让石子掉下来发出声音。

  他低头沉思许久,似在考虑重大事情,最后抬起头,“好!”

  宋太傅冷哼一声,目光狠厉!

  傅首一出了宋府孟芙还没有出来,他以为孟芙是怕暴露才没有出来,毕竟这里离宋府没多远,他已经走了很远孟芙还是没有出来,他发现不对劲,回头一看,孟芙没看见,到是看见一堆人朝着他杀过来。

  这么多人说不心寒那是假的,以孟芙看人八九不离十的能力,肯定知道宋太傅要灭口,而她却丟下他独自逃命,“呵……”他冷笑出声,“好兄弟!”原来他也只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借别人的手除掉他,也是,他知道的太多了。

  今晚是来见宋太傅,武器也没带,这么多人,他得先去抢把刀,看看还能不能杀出一条血路!

  突然他的身后跑过来一群人,腹背受敌?他回头一看,这是他们的人!!!

  刀光剑影,乒乒乓乓,一个兄弟扔给他一把刀,“大哥接着!”

  孟芙在一旁看着,很快傅首一等人就解决了敌人,留下了敌人首领!首领被人按在地上,嘴角挂着血迹,姿势很屈辱!

  孟芙走过去示意傅首一蹲下来,他太高了,她够不着,傅首一不明所以蹲下来,孟芙曲膝,手撑在腿上,勾起傅首一的下巴,“刚刚你那一副寒心的表情,是在怀疑我出卖你还是在想我抛弃你独自逃命去了?”

  “我……我……”

  孟芙等了半天,看他也说不出什么,继续说道:“我孟芙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是吗?不顾自己人死活?”

  “不是,我……”

  孟芙一把推开他,站起来,不想听他狡辩也不想看见他,要不是看在他是她的人,她想一把掐死他!竟敢怀疑她!她走到敌人首领面前蹲下,“怎么样?服不服?”

  首领咬牙切齿道:“卑鄙!”

  “呵……”孟芙冷笑,“到底是谁卑鄙?刚让人走就想灭口?”

  首领不说话了,但态度更臭了!孟芙也不跟他多废话,看了自己人一眼,队友马上会意,拿出一颗药塞进首领嘴里,首领一边挣扎一边紧闭牙齿憋着说:“你做什么,滚开!”然而无果,药被硬塞进他的嘴里。

  “放开他!”孟芙说道。

  首领趴在地上使劲呕吐,孟芙不嫌事大的提醒道:“没用的,这种药入口即化,你看看手臂上有没有血痕。”

  首领一听,赶紧掀开袖子……

  “这药能保证你三个月内不会死,三个月后就难说了。”

  “你!!!”首领血脉喷张,很是愤怒!

  “其实你死了无所谓,只是可怜了一家老小!”

  首领一惊,顿时雷霆暴怒,“什么!你卑鄙无耻!”他冲过来要杀了孟芙,被人紧紧按在地上,青筋暴起,呲牙咧嘴。

  孟芙不在意的说着:“他们的命可在你的手上,为我卖命,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

  首领趴在地上,以最屈辱的姿态,愤怒的哭着,孟芙摇摇头,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半响过后,男人似乎做好了决定。“你们放了他们,我答应,我答应!”男人粗着嗓门,带着哭腔。

  “起来吧!你的家人好好在家待着呢,不信你现在回家去看看。”

  男人一听,不可置信的看着孟芙,“你不是……”

  “我没动过他们,如果他们出事了与我无关。”她的动作哪有这么快,回去叫人已经很急了!“你们几个去换上那些人的衣服跟他一起回去,目前你们假装是宋太傅的人。你们几个,把尸体处理了。”她说完带着人走了,留下男人风中凌乱。

  傅首一一会儿瞄瞄孟芙,一会儿又看看后面的人。

  “你们签契约了吗?”孟芙问道。

  傅首一赶紧掏出契约,递给孟芙,“签了!”

  孟芙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她也就认识七八九十个吧。她烦闷的丢给傅首一,“你说就好。”

  傅首一愣了愣,“你……不认识字?”

  孟芙回头,一脸凶相,“需要说出来吗?”

  “噗噗……”大家都忍住,尽力在憋笑,“蓉姐,我们是军人,一般不笑,除非忍不住!”男人一边憋笑一边说话。

  孟芙瞪了一眼!

  “契约上写了,宋太傅答应帮我们摆平麻烦,但是得让我让出赌场,以后我和赌场再无瓜葛。”傅首一说完看向孟芙,孟芙点点头。

  “呵呵……宋太傅这只老狐狸,以前堂圆刚开起来的时候不管不问只在旁边收钱,而如今堂圆越养越肥,就想占为己有了。”她看向傅首一,“你本来就要让出来的,以后让时临来,你后山的任务还没完呢!”

  “你刚刚……没生气吧?”傅首一惴惴不安的看着孟芙,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孟芙漫不经心的说道:“还好,只是当时有点想掐死你!”

  傅首一:“……”

   “其实也不能全是我的错啊,你又没通知我。”

  “事情紧急,难道我先等你出来以后再去叫人?或是在屋檐上大喊一声我去叫人了?”孟芙一副狠铁不成钢的样子,翻了个大白眼,“白痴!只有我们两个人会被砍成肉酱的!人还是不要太自负的好。”不然她也不会失手来到这种鬼地方了。

  “之后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接下来就看时临的了。”

  又过了几日。

  一夜之间,邱家被灭门。

  尸横遍野,一场大火把邱家烧得干干净净。

  官兵抬着一具一具的尸体出来。

  “真残忍!”孟芙说道,脸上却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云忻直接捂着眼睛不敢看。

  邱府前围了一群人,都是来看热闹一探究竟的。

  没过多久,秦时临就顺利接手了西街赌场,并带领人攻击堂圆,扬言要为邱明报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