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八章 矛盾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44 2019-04-16 12:05:00

  上官谨把孟芙侧放在床上,准备给她把脉,孟芙立马坐起来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啊!”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她赶紧趴回去。

  上官谨漠视一般看着她,转身去拿药。

  “你怎么知道我在公堂啊。”孟芙问完后就后悔了,这厮有派人监视她啊!

  “想不到你这种人居然会屈打成招,你不是挺能耐的吗?”上官谨回了一句答非所问的话。

  “不招难道在那继续耗下去吗?反正打也被打了,无所谓了。”

  “呵……”上官谨冷笑,他拿着药过来,准备给孟芙擦药。

  “你干什么?我不需要!”孟芙这次跪着,没在像上次一样坐起来。

  上官谨不满的说道:“我是大夫!”

  “大夫又能怎样?男女授受不亲难道你不知道?”

  这时门外急冲冲闯进两人,“姐姐,我听说你受伤了!”孟演跑到孟芙身边,扶住孟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孟演把上官谨挤开了。

  孟芙慢慢躺回去,腾出一只手摸着孟演的头,笑道:“没事了,别担心!”孟芙扫了一眼红袖,发现她正直勾勾的看着上官谨,面若桃花。“红袖,你们……认识?”孟芙的眼神在红袖和上官谨之间旋转。

  “啊不!”红袖连连把手,样子有些惊慌,“姐姐,我们不认识,只是托少爷的福见过上官公子几次。”说着说着红袖慢慢低下头,一副羞涩惹人喜爱的样子。

  孟芙微笑着点点头,“哦。”

  孟演回头看着上官谨,“多谢上官带我姐姐回来。”

  “举手之劳。”上官谨把药给了孟演身后的红袖,转身出门。

  “姐姐疼吗?”孟演脸上尽显心疼之色。

  孟芙一直保持微笑,“不疼,一点都不疼!”

  “姐姐,要不要……”

  “不!”孟芙突然严肃,“如果她们现在出事了,衙门肯定想到就是我们做的,先留着,必要时可能会帮我一个大忙!”

  孟演把红袖留下来照顾孟芙,他则每日忙完了就急急赶回来陪孟芙,怕孟芙在屋里一个人闷着。

  孟芙自然知道,孟演管理客栈,要谈生意要处理事情,看到他每天忙完赶紧跑回来,还对着她一脸的歉意,说久等了抱歉,不禁心尖酸酸的,可她这个弟弟却又是一个倔脾气,怎么说都不听。

  孟芙休养了几天就能下床了。

  今晚,几人齐聚一堂,对孟芙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谈正事。

  孟演说:“客栈虽然刚起步没多久,但每天都在盈利,目前赚了一千多两。”

  孟芙竖起大拇指,“不错。”

  秦时临说:“倍运镖局一千多两。”

  孟芙笑着点点头。

  唐风吞吞吐吐的,“堂圆赌场……七百两。”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

  几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唐风,唐风是傅首一的人,傅首一离开时提拔上来的,也是傅首一手把手带出来的,大家都不会怀疑他,只是,堂圆是最捞钱的地方,怎么可能才七百两?

  孟芙严肃的看着唐风,“怎么回事?”

  唐风鼓足勇气说道:“我们本来赚了三千七百两,可是宋太傅拿走了三千两。”

  “啪!”

  孟芙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几人一个抖动,唐风直接吓得不敢说话了。

  “宋太傅不是只有三成吗?怎么拿着了三千两?”

  唐风偷瞄了孟芙一眼,吞吞口水继续说道:“宋太傅说他大寿将至,那些就当是给他做寿礼了。”

  “呵呵……”孟芙冷笑,“寿礼怎么能只用些银子呢,我们还要送份大礼。”

  次日,孟芙换了身衣服出门。

  海棠任然在院子里打扫,似乎对她有所回避,自那天后从不和她正面对上,都是能躲就躲。

  她走到前院,碰巧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牡丹。

  “哟,能下地走路了。”牡丹嘲讽的语气,一副嚣张的样子。

  孟芙笑道:“托牡丹姐的福。”

  “哼!”牡丹不屑的冷哼一声迈过孟芙,孟芙一把拉住牡丹的手臂将她翻转过来,牡丹吓得一阵惊慌,“你干什么?”牡丹奋力挣扎着,可孟芙的手岂是她能挣开的。

  孟芙直视牡丹,眼里蕴含着寒气,说道:“牡丹我告诉你,我芙蓉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茬,你最好别在我身后动什么手脚,不然后果自负!”

  牡丹吞吞口水,“你在威胁我?我不怕!你以为你吓吓我就能认输吗?我要你为我的兔子付出代价!”

  “呵……”孟芙冷笑,“你的兔子?你的兔子怎么死的你比谁都清楚吧!”

  牡丹心一惊。

  “你的东西谁敢碰?”孟芙甩开了牡丹的手,牡丹被甩出去几步。

  牡丹站稳后说道:“芙蓉你可真天真,就算是我做的又能怎样?现在段大人每天都派人来悄悄监视肆夜楼,我白捡了一个帮手,如果我出事了,第一个知道的便是段大人,到时候你也别想全身而退!”

  孟芙皱眉,步步紧逼,牡丹连连后退,“不信你可以试试!”她转身离开。

  “呵呵……”牡丹一阵冷笑,“芙蓉,我讨厌你!”她对着芙蓉远去的背影大声咆哮,宣泄着她的不满。

  孟芙不管牡丹,自己出了肆夜楼。

  她本想打算去堂圆看看,看来不行了,正如牡丹所说,她一出门就有人悄悄跟着她,段大人吗?

  孟芙嘴角挑起一抹弧度。

  她的堂圆赌场在东街,而她往西街走,前面那家赌场依然很受欢迎,人流不断。当初她没设在这里就是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如今看来是该闹上一闹了。

  孟芙回去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她就着黑暗摸进院子,突然闪过一个黑影,孟芙反应迅速,一下子找到地方隐藏起来。

  老鸨鬼鬼祟祟的跑过来,脸上带着些惧怕,“这个月的。”

  男子蒙着面,他接过老鸨手里盒子,左右看了看,在老鸨耳边说悄悄话,孟芙看不见他说了什么。

  男子说完后老鸨点点头,男子飞檐走壁离开了,老鸨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后,大大方方离开。

  孟芙确定人走远后才出来,她看了看老鸨的房间走进自己院子,肆夜楼背后果然有人,不然上次太子在肆夜楼出事,肆夜楼早就被封了,看来这人的势力不容小觑。

  只是这人是谁,是敌还是友呢?当初她在肆夜楼教孟演时,这人不可能不知道,肯定知道她身份不简单,没准她还被查出了真实身份,可却没有除掉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