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七章 屈打成招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0 2019-04-15 12:05:00

  公堂之上,段正一身官服端坐在主位上,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威仪万丈。

  堂下跪着两人,牡丹和海棠。

  “啪!”

  段正拍了下桌子,孟芙被吓得一个机灵,“大胆民女,见了本官还不下跪!”

  孟芙瘪瘪嘴跪下去,“民女芙蓉见过大人。”

  “民女芙蓉,堂下女子告你杀了她的兔子,你可有何辩解!”

  孟芙一脸的惊讶,“兔子?什么兔子。”

  牡丹突然厉声说道:“芙蓉你还装,又装出你这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你当我有这么好糊弄是吗!”

  “牡丹姐,说话要讲究证据,你没凭没据凭什么说我杀了你的兔子!”

  “证据,海棠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想狡辩!”

  “啪!”

  一声巨响震慑住两人,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公堂上岂容尔等喧哗!”段大人一板一眼,严肃的看着堂下人,“牡丹,你说。”

  牡丹泫然欲泣,眼眶里蓄满了泪,“大人,民女前几日看上一只兔子,甚是喜爱,就把它买下来,可不曾想,今早它就死了,它就死在民女的床上,它满身是血,床上染红了一片,我可怜的兔子啊!”牡丹说着说着竟嚎啕大哭起来。

  段大人皱眉,“啪!”他又拍了下桌子,“够了!海棠你说!”

  “回大人,民女是后院负责打扫的丫头,一早便起床打扫,可突然听见牡丹姐一声惊恐的尖叫声,我丢下扫帚跑前院一看,牡丹姐的兔子满身是血的躺着床上,我记得我今早起床时好像看见芙蓉姐鬼鬼祟祟跑到前院,迟迟不见回来,现在想起来,民女猜测应该是芙蓉姐杀了牡丹姐的兔子。”

  芙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个海棠还有两下子,知道让她和牡丹斗,坐收渔翁之利,她昨晚明明是从后院翻墙出去的。

  “芙蓉,你笑什么!”

  “大人,芙蓉是出去过,可并没有见过牡丹姐的什么兔子,今天七王爷在城外接济百姓,我去领些衣料,官差大哥就是从那把我带过来的,我从未杀过牡丹姐的兔子,大人,这是诬陷!”

  段大人看了眼抓孟芙过来的官差,官差点点头。

  牡丹忍不住嘲讽芙蓉:“诬陷?芙蓉你的面子可真大,需要别人来诬陷你!”

  “啪!”

  牡丹吓得一个颤抖,继续好好跪着,孟芙已对这个声音免疫。

  “海棠,你确定你看见的人是芙蓉吗!”

  “回大人,民女确定是芙蓉姐。”

  “啪!”

  “芙蓉,你还有什么辩解!”

  孟芙抬起头来直视段大人,“大人,你不能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啊,我为何要杀牡丹姐的兔子,我的凶器在哪,我的动机又在哪?”

  “动机!芙蓉,整个肆夜楼的人都知道你见不得我好,只要是我的东西你都要抢走,我有了一只喜爱的兔子,你当然要杀死了!况且海棠还看见了!”

  “呵……”孟芙冷笑,“我的房间在后院,要出门当然要经过前院,路过你的房间,大人,难道尸体躺在一边,我从旁边走过,大家都看见我走过,难道就证明尸体是我杀的吗?那些也一起经过的人是不是也是凶手或是帮凶!”

  “啪!”

  “大胆民女竟敢强持夺理,来呀,给本官打十大扳!”段大人立马抽了一块红牌签扔下。

  段大人旁边的师爷想说什么,段大人横了一眼。

  殿堂外突然一阵骚动,官差拦都拦不住,孟芙回头瞪了一眼,殿外立马停止了骚动。

  几个官差把孟芙架在板子上,一扳一扳拍打孟芙,“大人你这是屈打成招!芙蓉不服!”孟芙一边皱眉承受疼痛,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

  想她帮助傅首一杀人没被抓,杀了云忻的人没被抓,带领傅首一等人收服武器黑市没被抓,却因为一件莫无须有的事被打了十扳子。

  官差放开了孟芙,她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啪!”

  “民女芙蓉,你招还是不招!”

  孟芙沉默了半天,半响才抬起头来,“民女招!是民女杀了牡丹姐的兔子。”

  牡丹一听勃然大怒,“果然是你。”牡丹站起来准备对孟芙拳打脚踢,被官差使劲拉开,“芙蓉,我告诉你,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敢动我的东西,我会一直盯着你,一直盯着你!”

  段大人看了牡丹一眼,“啪!”

  “如今真相大白,芙蓉赔给牡丹十两银子,又行为不正,打了十大扳,结案。退堂!”

  “啪!”

  官差放开了牡丹,她蹲下来仇视着芙蓉,“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等着!”起身离开。

  海棠赶紧跟上牡丹的步伐。

  段大人把堂下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孟芙撑着身子硬站起来,突然一个白色身影将孟芙打横抱起,她看着上官谨愣了愣,这厮啥时候来的!

  “什么时候清正廉洁的段大人也学会了下三滥的手段,屈打成招了!”上官谨说完抱着孟芙离去,没给段大人任何说话的机会!一身的傲气。

  傅首一看着上官谨抱着孟芙的背影离去。

  秦时临也看着他们的背影,他推了推了傅首一,“大哥,抱着蓉姐的那人谁啊,你刚刚怎么不冲进去啊?多好的机会。”

  傅首一握紧的拳头又松开,“我也不认识,回去吧。”傅首一率先离开。

  秦时临回头时傅首一已经走了老远了,“哎,大哥你等等我啊!”他赶紧跑过去赶上傅首一。

  “唉!”师爷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大人刚刚为何会打那女子?”若是招了以后打还说得过去,可偏偏是女子招前打,这不显然就是屈打成招吗。

  “这些女子不过是争风吃醋惹点事罢了,本官打她自有本官的道理。那女子绝非表面看着的如此简单!如今有个人尽心尽力帮我们盯着她不是挺好?她的身世查到了吗?”

  一个官差站出来,“属下只查到她是一个外乡人,是和逃难的百姓一起来的,至于老家在哪,属下还未查到。”

  段大人瞥了一眼,“废物!从现在开始,她去过哪,和些什么人见面,本官通通要知道!只要她一出门,就给我盯紧了!”

  “是!”官差退下。

  “本官有预感,最近发生的凶案和她肯定都脱不了关系!”段大人放在桌上的手用力握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