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六章 密道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265 2019-04-14 12:05:00

  孟芙打扮成了男装,将发钗插进束发里,起身开门离开。

  院子里有个围着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在扫地,形迹可疑。

  孟芙走过去,“你是谁?怎么在这个院子里?”她记得这个院子是没有人打扫的。

  女人背对着孟芙,一直低着头,“芙蓉姐,我以后负责打扫这个院子。”

  孟芙一听女人说话的声音,有些熟悉,她好像听过这个声音,她一把把女人翻转过来,扯开了女人的头巾,她惊讶的看着女人,“海棠!”

  女人顿时惊慌失措,抢过孟芙手里的围巾,赶紧将自己的脸捂的严严实实的,转身继续背对着孟芙。

  “你……你的脸怎么了?”

  “芙蓉姐,你别问了。”海棠拿起手中的扫帚继续扫地,泫然欲泣。

  “怎么了?”她最近都在忙外面的事,肆夜楼发生了什么吗?

  海棠突然转身抱住孟芙,孟芙一脸的震惊!她愣了几秒。“芙蓉姐,我害怕!我好怕。”

  孟芙眨眨眼睛,用手扶着海棠的背,安抚道:“没事了,没事,有什么事你跟姐姐说。”

  海棠停止了哭声,擦掉眼泪,声音哽咽,断断续续的说着:“是牡丹,牡丹毁了我的脸。”

  孟芙一脸的诧异,“牡丹?牡丹为何会毁了你的脸?”

  “我用了她的一点胭脂,她就生气毁了我的脸,还有我的手。”海棠伸出双手,上面有着数道血痕。

  “你用她的胭脂?”

  海棠点点头。

  “那你……经过她同意了吗?”

  “我那天有些急,牡丹姐不在,我就用了点,想着她回来再给她说,可她来时就把我的脸和手都给毁了,妈妈看我可怜又无家可归,这才给了我这么一个活,让我混口饭吃。”

  孟芙强颜欢笑的笑笑。

  “我不就用了她点胭脂吗?她就把我的脸毁了,这样恶毒的人怎么能活在这个世上!况且,她买的起那么贵的胭脂吗!还不是尘公子送的!”

  “尘公子?南宫尘来过?”孟芙突然严肃的问道,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双贪婪的眼睛,南宫尘是个有野心有欲望的人。

  “来过啊,那天芙蓉姐好像不在。”

  孟芙继续强颜欢笑,“你打扫吧。”她说完转身离开。

  “芙蓉姐!”海棠突然叫住她,“我们联手如何?我们一起除掉牡丹,我为报仇,你少一个对手,这样,以后这青楼就是你的天下了。”

  孟芙回头,脸上带着藐视,“我为什么要和你联手?你现在还有让我利用的资本吗?”孟芙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她感受到一道愤恨的目光和听到一声用力摔扫帚的声音。

  孟芙来到报名收工人的站点,这里被围得水泄不通,队排得长长的。“如何了?”

  “现在以有两百多人报名,照这么下去,应该明天早上就能招满。”

  孟芙点点头,“通知下去,说我们赶工,明天下午就出发!”

  “下午?”傅首一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你是想大白天带着他们去?”

  “我们是外地!外地当然要假装下,明天你带着兄弟们,叫这些工人带上自己的家伙,行礼,还有干粮。带着他们出城,子时以后再带着他们从走山路,从后山绕回来,我在后山等你们。让他们吃饱点,多带点干粮,赶路可没有免费的伙食供应。”

  傅首一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孟芙要做什么,但她既然说了,他照做便是。

  牡丹提着一只兔子,哼着调回到肆夜楼,看起来心情不错。

  “哟牡丹,买了只兔子啊!”

  “是呀,今日碰巧遇见,见它挺惹人喜爱的,就买了。”

  孟芙来到自己的小院,另一间房里透出微弱的烛光,她眼神定了定,走进自己屋里。

  次晚。

  一群浩浩荡荡的队伍走过来。

  孟芙从石头上起来,带着队伍进入密道,傅首一递给她一根火吧。

  “这是那?”

  “谢府的密道,当初多亏了这个密道我和我弟弟才得以逃生。”

  孟芙带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后停下,“好了,明天你们就从这开始往下挖。先挖个伙房出来。”她递给傅首一一张图纸,“你把这张图纸给负责这里的人,带着工人们按照这张图纸上的挖。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窝点。”

  傅首一打开图纸,“往下三仗?你通风口弄在那?”

  “悬崖下三仗处。”

  傅首一不在作声,把图纸收起来,去安抚众人歇下明日开工。

  孟芙自己往前走去,她并没有把人带到尽头,她摸着墙,这里并没有机关这类的,那这堵墙应该只能从里面打开,从里进不去。

  孟芙通知孟演带人去送饭,她从客栈出来时,天大亮了。有百姓陆陆续续到城门口排队,哪里堵了一群人。她随便逮了个人问道:“大爷,你们要去哪啊?”

  “公子你不知道?七王爷昨天派人通知了今天要在城门前分发粮食棉被衣料啊。”

  孟芙一惊,大叫道:“什么!”

  “公子我要就快些去排队了,晚了就没有了,先到先得,我走了。”大爷挣脱开孟芙的手急急向前跑去。

  孟芙飞驰电掣跑到倍运镖局,现在还很早,倍运镖局还没有开门。孟芙一脚踢踢开门,“二哈,二哈,二哈!”

  秦时临慌慌张张衣衫不整的跑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孟芙是来抓奸的。“蓉姐,大早上的你干啥?”秦时临语气不满的朝着孟芙抱怨。

  孟芙懒得和他废话,“赶紧把兄弟们还有工人们带上跟我走,快点!”

  秦时临看孟芙那十万火急的样子,应该是出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叫人。

  “大家不要急,人人都有份,七王爷体恤百姓,救济落难的百姓,今日用自己的钱接济大家。”

  “七王爷真是好人啊。”

  “七王爷这等国之栋梁,是我们百姓的福气!”

  “是呀是呀,是我们的福气。”

  秦时临一脸郁闷的带着一众人等在太阳底下排着长长的队,他们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他怨恨的看着树荫底下拿着片叶子扇风乘凉的孟芙。他把袋子递给身后的人,跑过去找孟芙。

  “蓉姐,你不是……为什么要接这种人的施舍?”秦时临坐到孟芙旁边。

  “为什么不接呢?白给的为什么不要,大丈夫能屈能伸,他要做好人就让他做啊,与我们何干?我们目标明确,不影响。”

  “嗯嗯。”秦时临连连点头,蓉姐说的就是有道理。

  “那些棉被啥的你们缺吗?”孟芙问道。

  “不缺。”

  “那不缺你们待会儿领了以后悄悄送到后山去,我看那些人都没带什么东西。”

  秦时临点点头,“明白。”

  孟芙看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去,可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她被带到衙门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