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五章 谢家主宅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40 2019-04-13 12:05:00

    大汉昏昏沉沉的来到谢家主宅,这里废墟一片,乌烟瘴气的,时不时还有乌鸦嚎叫着飞过,地上长满了杂草。

  “大哥,要不我们还是走吧。”大汉的小弟惶恐不安的说着,一直左看右看,他提着灯笼的手一直在抖。

  “废物,怕什么,不是还有我胡汉三在吗。”大汉突然大声的说道,声音响亮,底气十足。

  吓得小弟一个机灵,心脏怦怦跳。

  “呜呜呜……呜呜呜……”

  小弟一听,僵硬着身子,吓得快哭出来,“大哥,大哥你听,有女人在哭!”

  “哪呢?我怎么没看见……”大汉左右晃动身子,左看右看。

  大汉继续朝前面走去,小弟心惊胆颤,发着颤音提议道:“大大……哥,咱们回去了好不好。”

  大汉一阵不耐烦,喝了些酒的缘故,他想发酒疯,他骂骂咧咧地走过来一把拉住小弟,“走,你怕什么。”他脾气顿时有些暴躁。

  小弟被大汉拉着走了几步,哭声越来越近。

  “呜呜呜……呜呜呜……”

  小弟一听,“啊!”吓得他挣脱开大汉的手,丢下手里的灯笼,头也不回的跑开。

  “没出息!”

  大汉骂了一声,过来捡起地上的灯笼,他回头继续走,突然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他!四目相对。

  他睁大眼睛,忘了做何反应,那张脸七孔流血,带着些污泽,白衣黑发。

  他啊了一声,吓得丟了手里的灯笼,连连后退,一下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白影一闪而过。

  他坐在地上使劲甩了甩头,不断吞口水,他用力掐住中指,他在定睛看时,前面什么也没有。

  他稳了稳心神,暗叫不好,他心里早已后悔,他赶紧爬起来准备离开谢府。

  他抬起头,身后的枯井上站着一个白衣黑发的人,她慢慢抬起头来,两只骷髅慢慢扒开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她的嘴边流淌着殷红的血液,嘴角挂着惊悚恐怖的笑,“嘿嘿……”

  “啊!”汉子大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出谢府,突然一个黑鬼跳出来,手里举着白帆,男子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推开黑鬼,不要命的跑。

  孟芙擦擦嘴角的血,走过去向傅首一伸出一只手,“我的东西。”

  傅首一摘下头上的鬼帽,看着手里的香包,“这个香包这么丑,你这么漂亮,这个香包和你不搭。”他似不在意般把香包藏进袖子。

  孟芙不咸不淡的说道:“里面是曼陀罗。”

  傅首一咳嗽两下,又把香包拿出来递在孟芙的手里。

  “姐姐,那个男子走了?”红袖从屋里走出来。

  孟芙看着红袖那满脸的血,平淡的说道,“走了。”她走过去拿出丝巾帮红袖擦脸。

  “胡汉三被鬼吓疯了!整天神志不清的说胡话。”

  “唉,早就给他说过让他小心,远离那个地方,他就是不听!”

  “我看,我们还是离那座阴宅远点吧,看来那里真的不吉利。”

  “对对,我家一家老小都准备搬家离开那个鬼地方了,这想想就害怕!”

  “是呀,像胡汉三那种胆大杀了一辈子猪的人都被吓疯了,那我们岂不是更加不堪一击。”

  “不不不,胡汉三是杀猪的,反而更容易招惹这种东西,他戾气重,杀生太多。”

  “行了行了,咱别讨论这个了,说得人心惶惶的。”

  “对对对,别提了,以后对谢宅避而远之吧。”

  深夜。

  “怎么样了?”孟芙问道。

  “蓉姐,你真厉害,我去看过了,谢府那一片的人全都搬走了,这下可没人发现我们了。”

  孟芙看着这只哈巴狗,“你不会以为我们是在谢府培养吧?”

  秦时临愣了愣,“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们要挖地道,在地底下干事,而谢府只是一个幌子。”

  “那你设计这一出,让百姓搬家又是为什么?”

  孟芙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秦时临,“你挖地道不发出声音吗?”

  秦时临:“……”

  “挖地道是个长久的活,至少也要三四个月吧!这一两个月百姓还能接受,这要是长了,谁不会起疑?到时候闹大了给官差一说,你来收场吗?”

  秦时临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

  “好了,首一,明天你们就张罗着招工,就说去外地做苦工,一两银子一个月,你问清楚他们家住哪,都有几口人,我们的工钱统一发到他们家人的手里,我们管吃管住,就先招五百个,招满了就立即开工。”

  “我们现在的开支,足够开这么多人的工钱吗?”傅首一说道,

  孟芙扬了扬眉,拿出一万两银票。

  “哇,蓉姐,你真有钱,一出手就是一万两。”秦时临抱住孟芙的手臂,在孟芙的手臂上蹭了蹭,像个小奶狗。

  孟芙嫌弃的把这只哈巴狗扒开,“哼,你讨厌!”秦时临娇嗔一声。

  孟芙嫌弃的说道:“秦时临,你到底有几个人格,你这一正经时正经的不要不要的,一闹腾时像个二哈!”

  秦时临疑惑了一会儿,“什么是二哈?”

  “一种比较特别,二,的动物。”孟芙断断续续的说道。

  “哦,可爱吗?”

  “十分的可爱,和你有得一拼。”

  秦时临兴高采烈的说道:“好,我以后就是二哈了!”

  “其实哈巴狗比较适合你!”

  秦时临突然正经道:“蓉姐,你骂我是狗!”

  “二哈也是……”孟芙硬生生把到嘴的话咽下去,“好,以后你就是二哈!”

  “嗯嗯。”秦时临笑着点点头。

  孟芙看着忍不住笑,她怎么觉得秦时临越看越像二哈了呢,说他是哈巴狗都是高看他了。

  “这是上官谨给的吗?”孟演突然说道。

  孟芙点点头,“你好像对他很熟?”

  “姐姐,我们以前一起长大,虽然后来上官家隐居了,可我们好歹也算发小了。”

  孟芙看着孟演,“可你十四岁未满,上官谨至少二十几了。”

  孟演:“……”

  孟芙移开眼睛,“首一,明天你就多辛苦了辛苦了,你多叫些人,维持秩序。”

  傅首一点点头。

  “我们就散了吧,明天我过去看看。”

  “好。”傅首一和秦时临点点头跳窗离去。

  “你呢?是要留下来还是回去?”

  孟演抬头看了看孟芙,又低下头,小声的说道:“我想留下来。”

  孟芙起身走向床边,“那就熄灯了再过来。”

  孟演笑着抬起头,蹦蹦跳跳的去吹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