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四章 谢家主宅1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9 2019-04-12 12:05:00

  孟芙整顿好一切后天都亮了,她走在街上,街上议论纷纷。

  “你听说了吗?黄员外昨晚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衙门的人不是一早就去现场了吗?我听说是说被烧死的,连守夜的人都一起被烧死了。”

  “对对对,而且奇了怪了,说黄员外的头还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

  “你们说黄员外是死于仇人之手吗?他们这种经商的,肯定得罪了不少人,人家前来复仇砍下头再放火?”

  “我觉得有可能。”

  孟芙来到上官谨的医馆。

  这里果然人群拥挤,照这么下去,以上官谨那高傲的性子,何时才轮到她?孟芙准备打退堂鼓。

  她正欲走时,一个小厮过来叫她,“请问公子是否来找我家公子?”

  孟芙点点头。

  小厮比了个请的姿势,“公子请随我来。”

  孟芙在一众人的注目礼下和小厮进了后殿。

  “来找我何事。”上官谨冷漠的说着。

  孟芙大大方方的直视上官谨,这厮果然是个高傲的主,那股禁欲的气息让她忍不住想把他扒下来!

  “你这有没有什么快速止疼的药啊。”

  上官谨放下手中的事看向孟芙,“受伤了?”

  孟芙走到上官谨的对面坐下,“你的探子是谁啊,他躲在哪啊。”

  上官谨没说话,目光审视着孟芙。

  孟芙被上官谨的目光看的极不自在,她微微撇开头,“我腰部有点疼,就问问你有没有止疼的药,没有我就走了。”

  “把手伸出来。”

  孟芙目光闪烁,如果这厮真如外界所说的那么厉害,那这脉象肯定是不能把的,万一要是把出点什么,闹得她心慌反而不好。“你就随便给点药就好了,不用把脉了,还有,我没钱。”

  上官谨皱眉,“你不把脉我如何给你开药?”

  孟芙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大夫不都讲究望闻问切吗,我都说我腰疼了,你就随便给点药就好了,怎么这么麻烦!”

  “你!”上官谨不再与她争论,起身去拿药。“你怎么个疼法?”

  孟芙想了想,“胀痛!”

  “你日子过了吗?”

  孟芙愣了愣,“什么日子?”

  上官谨转过头来面无表情说道:“月信。”

  “哦。刚过没两天。”

  上官谨拿着几种药过来,“金铃子,散行气化瘀止痛;香附,消肿止疼、调经止疼;元胡,行气止疼;活香,活血止疼;川芎,活血行气、祛风止痛。这是甲片。”上官谨抬起头来,“我觉得你还是让我把下脉比较好。”

  孟芙赶紧把他给的药收起来,吞吞吐吐的,“不……不用了。”

  上官谨不再作语。

  “你这里有能让人意识模糊不清的药吗?”孟芙收好东西后问道。

  “这种药分几种,迷烟,迷香,迷药,你要用那种?”

  孟芙下意识说道:“乙醚。”

  “什么?”

  孟芙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咳嗽两下,“呵呵……没什么,用迷香吧。”

  “这是曼陀罗,它的香味能使人意识模糊不清,用量过多,严重点能使人昏死。”

  孟芙接过上官谨手里的迷香,“哦。我走了。”孟芙说完拿着药起身离开,她突然转过身,“哦对了,我没钱,能借我点吗?”

  上官谨对着一个小厮说道:“去拿一万两银票出来。”

  孟芙把手手放嘴前咳嗽两下,这厮真豪,她说了借,可还不还她可没说。

  她在街上逛了逛。

  “公子买香包啊?”一个大婶眉开眼笑的看着正在挑选香包的公子。

  “你这怎么卖啊。”

  “公子,十文钱一个,很便宜的。”

  孟芙随便挑了一个。

  深夜。

  “所以你收米店和每天让大量的人去客栈送菜,开这么多店赚钱,就是为了要养一批人?”傅首一说道。

  孟芙点点头,“我们得有自己的势力,而我培养的这一批人就是我们的势力。”

  “可这样太铤而走险了!首先我们得有个秘密基地,在这天子脚下,这个基地在哪找?你确定不会被找到?”

  “是呀蓉姐,我也觉得不可行!”秦时临也跟着附和道。

  孟芙皱眉,脸上带着不耐烦,“谁说的没有?当下不就有一个吗?”

  几个人对视几眼,“哪里?”

  孟芙瞥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道:“谢家主宅。”

  几人一惊。

  孟芙看向红袖,“红袖,可能要麻烦你忙活一场了。”

  红袖疑惑的看着孟芙,“姐姐,你需要红袖做什么?”

  孟芙怪异的笑着,目光有些惊悚。

  “最近谢家主宅闹鬼呀!”一个老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呀,常常半夜听到有女子的哭声,别提哭得那个凄惨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谢家那群冤魂死的不明不白,阎王不收,回来了?”一个男人惊恐的说道。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呢,别自己吓自己。”

  邻桌的男子转过身来跟着附和道:“你们别提了,我们住那一片,这吓得都不敢晚上回家了。”

  这话提醒几人,他们抬头看了看门外的天,“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要是撞见不干净的东西,那我这辈子都别想安宁了。”

  一个看起来粗鲁的大汉拦住他们,“你们怕什么!这世上哪有鬼!就算有鬼也只是他怕我胡汉三!见了我也得退避三舍。”

  “你一个杀猪的,肯定不怕了。”

  一个老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汉三,你还是小心点好,多点忌讳。”

  “我忌讳啥,我胡汉三不怕!我今晚就去看看实情。”

  “汉三,忠言逆耳啊!”

  “走走走,别跟我扯这种,我胡汉三是个粗人,听不懂你们文绉绉的这些。”

  孟芙叫来云忻,“你把这个香包拿过去给那个大汉。”

  云忻不可置信的接过香包,“芙蓉姐,你这是……”云忻言犹未尽。

  孟芙催促着:“叫你拿过去你就拿过去,再去陪他喝几杯。”

  云忻这才发现,她刚刚好像误会了,低头笑着过去把香包递给大汉。

  然而她这低头的笑却让大汉误会了,以为她是害羞,低头羞涩的笑,大汉接过云忻的香包挂在腰间,猥琐的大笑出声。

  云忻一杯又一杯的给大汉灌酒,大汉也喝的高兴,没少喝。

  云忻依偎在大汉怀里。

  大汉一只手搂着云忻,一只手抬着云忻的下巴,猥琐的说着:“美人,等爷今晚回来再好好伺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