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三章 反空城计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332 2019-04-11 12:05:00

  孟芙走到一个箱子前坐下,腰疼!她后背靠着后面的箱子,翘起二郎腿,脸上是不可一世的傲慢,整个人霸气侧漏。

  傅首一等人走到她身边。

  孟芙一字一句道:“你们还要做垂死挣扎吗?”

  一个看起来粗蛮的男人说道:“不拼难道做板上的鱼肉任你们宰割不成!”

  “是呀,你们只有几个人,我们有几十个人,难道还怕你们吗!”

  孟芙突然笑道:“几个人?外面全是我们的人,就算你们赢了我们又能如何?你们确定你们出得去吗?我们的人一进来,你们都得死!”

  孟芙目光狠厉,她这份气势震慑住了在场的人,个个左看右看,吞吞口水,显然底气没有之前的足。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放下兵器归附于我们,要么……死。”

  孟芙云淡风轻的说着,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她并没有在开玩笑。

  “当然,你们也可以拿着你们手中的兵器,幸运一点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悲惨一点呢就是被乱刀砍死。”孟芙换了一只脚搭着,手靠在箱子上撑着头,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

  “你们可要好好想想了,是要打算归附于我们呢还是继续准备拼一拼,不急,慢慢想,我有的是时间。”

  一个男人蠢蠢欲动道:“你别这样吓唬我们,我们不怕,我们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被你一个女流之辈就吓趴的。”

   孟芙坐直了身子,笑道:“我欣赏你的胆识,我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可以从这里出去,我到想看看你能杀死几个,能不能活着出去。”孟芙的人给男人让了一条路,孟芙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男人喉咙干涩,吞了吞口水,眼神在孟芙和他们老大之间飘忽不定,脚畏畏缩缩一进一退。

  这时出口处涌出二十几个人,“蓉姐。”

  秦时临带着二十几个人进来了。

  刚刚的男人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冲动,不然肯定和他们对上。

  秦时临等人进来后,敌人心底的心慌恐惧越来越深,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真的被包围了!

  孟芙笑着点点头,“你们想清楚了吗!要进还是退!”孟芙突然大声说道,她的底牌用完了,得赶紧结束,不能再拖!

  敌人被她这么一声呵斥,吓得一个机灵。

  她站起来,向前走两步,气势十足,有着强势的压迫感和不可一世的霸气,敌人们下意识往后退。

  “想活命,放下武器!”

  “你别想吓唬我们,就算你杀了我们,我们头儿也会替我们报仇东山再起!”敌人的老大说道,他想告诉对面对面他们的头上还有个头儿,还有个后台,别想一网打尽!杀了他们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孟芙笑着说道:“你们的头儿?”她看了秦时临一眼,秦时临会意将自己手里的东西丢出去,一个血淋淋的头滚落出来。

  “你们的头儿是他吗?哈哈……的确真的是个头。”孟芙一边嘲讽一边嘲笑着。

  敌人看着地上头颅,个个害怕的往后退,被吓得目瞪口呆,现实冲击着他们的大脑神经,使他们难以接受眼前的一切。这真的是他们的老大!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他们开始体会到了绝望。

  孟芙目光狠厉冷漠,一字一句道:“我最后问一遍,归附还是反抗!”

  此时的空气很沉重也很干燥,男人们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男人们思考了半天,突然有个人丢下了兵器,人有种从众的心理,一旦有了人开头,后面的人就会接二连三跟上,大家也都纷纷丢下手里的兵器。

  孟芙暗自舒了一口气,“排着队一个一个从这里走过来。”

  敌人老大率先走过来。

  孟演打开盒子,示意他捡一颗,“这是验证你们是否真的愿意归附我们的药。”

  首领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我们都已经答应归附于你们,你们还要给我们下毒?”

  “啊!”

  一阵惊呼伴随着一声惨叫。

  孟芙突然拿过傅首一的刀手起刀落,下面的人一阵惊呼。首领的人中立马出现一道大血痕,血液肆意流淌侵染,看的人毛骨悚然,触目惊心。首领一下子直直往后倒下去,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孟芙,心脏怦怦跳,后背发凉,包括孟芙这边的人,也都被吓了一跳,心里不知是何反应的看着孟芙,谁也没有料到孟芙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全场鸦雀无声,甚至能清晰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

  孟芙把刀递给傅首一,面无表情,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下一个。”

  傅首一比其他人看起来好太多,淡定的接过孟芙手中的刀。

  接下来的人一个个都乖乖的捡起药丸吞下走过。

  “这种药叫血滴子,你们看看自己手臂上现在是不是有一条血痕。”大家掀开袖子,果然有一条血痕。

  孟芙又坐回箱子上,“这种药三个月内你们会相安无事,三个月后会发作,间歇性发作一个月,你们就可以去见阎王了。”她顿了顿看向男人们的反应,继续说道:“要想活命,就得对我忠心,一身为我效命,绝对的服从,这样才会有解药,不然你们便会毒发身亡而死,记清楚了吗?”

  男人们不甘心也只能答应,如今为鱼肉,真的只能任人宰割。

  有的人点点头,有的人说清楚了。

  孟芙皱眉,“大点声!”一声呵斥。

  男人们保证,今晚是他们有史以来被吓得最多的一晚。

  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清楚!”

  秦时临带着一众人等出去,留下了傅首一和孟芙。

  孟芙见人都走完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傅首一紧张的抱着孟芙,“你怎么了?”他刚刚一直都有留意她,她并没有受伤。

  孟芙卷缩在地上,手指使劲捏住衣角,嘴唇紧紧抿着,深皱着眉头,额头渗出细细麻麻的汗珠。

  半刻钟后,孟芙松了一口气。

  傅首一扶着她起来。

  孟芙拔出自己的匕首,不要针了,针插进了尸体的头颅里,要想拿回只能把尸体的头颅解刨开!她打算回去再换一根。

  他们走进打造兵器的场地,里面咚咚的,热火朝天。几十个大汉正光着上身打造兵器,身上有着血痕,汗流浃背,身上流满汗水,还有几个人拿着鞭子打他们,有的人正拿着图纸对照检查。里面的隔音很好又加上打造兵器的声音很大,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傅首一说道:“这些人都是随意拉来的苦工,被人逼迫造武器,也没有工钱拿,做得不好可能还没有饭吃。”

  孟芙看着他们沉默了一阵,“我们不可能放人也不能重新找人,只能用这帮人。你明天找人来登记他们的家住哪,家里几口人,我们给他们家里发工资,明天在弄几袋米过来,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活不能停,那就分白天和黑夜,换着来。”

  孟芙说完傅首一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