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十章 整顿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233 2019-04-08 12:05:00

  今天天气很好,孟芙换了男装上街溜达。她看见前些日子收服的混混在给她认真的挑菜,她笑着走过去。

  几个混混看着孟芙来了,一个个喜出望外。“爷,爷你来了。”

  孟芙点点头,“辛苦了。”

  “爷说的这是那里话,我们都是跟着爷混日子的,有吃有喝还有钱拿,这些都是些小事,那里辛苦。”

  孟芙扬眉,“你们想不想跟着爷干票大的?”

  几个混混对视一眼,跃跃欲试,“想啊,想啊爷,我们要干什么?”

  “想知道今晚到倍运镖局来。”

  混混惊讶道:“倍运镖局?爷,那个镖局不会也是你的吧?”混混猜测道。

  孟芙点点头笑着离去。

  晚上,孟芙在院子里坐着等人来。人拖拖拉拉的,一会儿来几个一会儿来几个,孟芙也不急。她翘着二郎腿,把玩着手里的杯子。

  几个小混混畏畏缩缩的进来。

  “爷,你真厉害,我长这么大都没进过这种地方,刚刚那些伙计给我们指路,我们都不敢相信,也不敢进来。”几个混混看见孟芙就像看见救星一样。

  “呵……”孟芙笑道:“这有什么,跟我混,不要虚不要怕,胆子要放大。”她扫了院子里的人一眼,“你们先找个地歇会,人还没来齐。”

  “哎。”几个混混走到一边坐下。

  差不多一个时辰以后人才到齐,孟芙抬头望了望天,这到深夜了吧。

  孟芙看向旁边的傅首一,“点点人数,看看到齐了没。”

  傅首一数了数,“齐了。”

  那些刚拉拢的人没见过孟芙,个个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他们找到自己的负责人,“大哥,那人是谁呀?”

  “是呀,我们怎么没有见过?”

  “她是我们的头儿。”

  孟芙随意看了一眼,整个队形站得乱七八糟,傅首一的人到还算整齐的站在第一排,后面排得乱七八糟的。她不出声,等下面的人闹,什么时候停她什么时候开口。

  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这么多人,他们爷可真强,有这么大帮派,脸上倍儿有关,突然感觉自己高人一等,有了骄傲感。

  一炷香后,大家的声音慢慢小了很多,渐渐消失没有。

  气氛变得越来越严肃,下面的人渐渐大气也不敢出。

  孟芙到了一杯茶,拿起来打算吹吹,没想到茶已经凉了,她这才意识到她坐在这很久了。她抬起头看着大家,“不说话了吗?”

  大家吞吞口水,心里越来越焦急、惶恐。他们意识到,如果前面坐在的真是他们的头儿,那他不说散,他们是不能散的,大家也都累了一天,谁愿意多在这儿站着,而且也不知道前面那人要干什么。

  孟芙站起来,面对众人。“我叫芙蓉,以后就是你们的头,你们都是我的人,跟着我混,保准你们能吃香的喝辣的,有钱赚,我们是一体的,同舟共济。当然,肯定有些人会不满或是不愿意跟着我,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一次离开的机会,我不会留你们,也不会为难你们,要走的马上就可以离开。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今晚离开了,以后想进来也没机会了。现在你们自己决定,要去要留随你们。”孟芙说完安静的看着众人。

  第一排的人坚定不移,后面的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议论纷纷,犹豫不定。

  半盏茶后。

  “你们不走吗?”孟芙问道。

  “我们不走。”

  “确定?如果今晚你们不走以后就没机会离开了。跟着我可能会过着打打杀杀的生活,我不是恐吓你们,而是实话。”

  “跟着你有吃有喝有钱赚,我们为什么要离开,为了生活出点力这不是很正常嘛!”一个汉子说道。

  “我要的不止是出力,还有可能丧命,你们想清楚了。”

  后面的人一听,心里顿时一慌

  惊。可如今这乱世谁能保证自己不留在这里自己就能长命百岁呢,能填饱肚子又有钱赚,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去。

  众人犹豫再三,最后坚定的说道:“我们不走。”

  前排的人忍不住回头看着他们,十分欣慰,都觉得自己有眼光,没挑一些贪生怕死之徒。

  孟芙拍起掌声,“很好。”她转过头对着几个混混,“你们呢?要跟着我还是离开?要走现在就可以,我绝不会为难你们。”

  几个混混站起来,严词坚定,“爷,我们不走,我们跟着你一起打天下。”

  “是吗?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他们都叫我蓉姐,而且我并没有什么义父,你们上头的是我,而我的上头,还是我。”孟芙指着自己,目光自信坚定。

  几个混混一阵惊讶,个个都目瞪口呆,他们原以为自己依附上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头儿,没想到……这个信息颠覆了他们之前的所有认知,让他们难以接受。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要去还是要留。”

  几个混混最后下定决定说道:“爷,我们不走,我们几个从小就是孤儿,没爹没娘,村里人也都见不得我们,我们为了混口饭吃只能到接头当混混,欺负些没钱没势的村民,可跟了你之后,我们能吃饱饭,爷,噢不是,蓉姐,我们愿意继续跟着你。”

  孟芙笑着,“很好,下去站着。”几个混混站到了队伍后面。

  “既然大家都认同我了,那么现在我宣布,你们的头儿是我,我的的头儿,也依然是我。”

  “是!”

  下面异口同声,震耳欲聋。

  “下面我说我的第一点要求,准时!以后我通知集合,谁在给我拖,后果自负。第二点,整齐!看看你们现在排的队,懒懒散散,你们是伤兵还是残疾人?站不直吗!”孟芙说着说着突然一阵呵斥!

  吓得下面的人一阵心慌,左看右看对齐没。

  “下次集合再是这个样子,你们后果自负!我的第三点,服从!你们要无条件服从我,绝对的服从!让我的命令在你们脑里形成反射弧,既然你们选着留下来,就要有个留下来的样子,有没有异议!”

  下面的人整齐道:“没有!”

  “大点声!我听不见!”

  “没有!”

  “好,第一排的人留下来,其他人散了。”孟芙挥手道。

  后面的人群顿时松了一口气,成群结队散去。

  孟芙坐回椅子上,站得她腰疼!她招招手示意大家都围过来。她问道秦时临:“查清楚了吗?”

  秦时临点点头,“查清楚了,他住正院最里面的一间,平常都是自己的小妾陪睡,门外有两个守夜的家丁和丫鬟,他这人藏得特别深,没几个人知道他干黑市。”

  “好。”她转头对着众人,“我们三日后要干件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