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十九章 假道伐虢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12 2019-04-07 12:05:00

  “你们不信?看着。”刘员外朝着鸟动了动嘴,鸟立马从支架上飞到他的肩上,他又动了动嘴,鸟立马飞去啄了下刚才说话的男人的嘴。

  男人捂着嘴气凶凶的站起来,“刘员外,你这鸟怎么乱啄人呢!这种鸟养着做什么!还不如一刀宰了煮了吃。”

  刘员外冷哼一声,仰着头不屑道:“它看你这嘴不会说话特意惩罚下。”

  “你!”男人瞪了刘员外一眼愤怒的离去。

  深夜。

  秦时临说:“蓉姐,倍运镖局目前除去工人的工钱,还有一些小开支,赚了一百多两银子。”

  傅首一道:“堂圆赌场六百多两。”

  “一共加起来才七百多两啊?”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孟芙点点头。

  孟芙低着头,手敲打着桌子,发出“咚咚”的声响。半响,她抬起头来道:“首一,上次你带我去的那家黑店,做武器那家,你清楚底细吗?”

  傅首一摇摇头,“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家店有些日子了,至于来历,没打听过。”

  “你们两去给我把那家黑店调查清除了,时临,你就假装去做武器,就做十几把普普通通的刀就好,然后首一在暗中盯着,他们和谁接头,窝点在哪,一共有多少人,头儿是谁,我要准确知道,明白吗?”

  两人异口同声道:“好。”

  孟芙挥挥手,示意两人可以退下了。

  傅首一起身准备离开,秦时临则坐到孟芙的旁边,一只手趴在桌上,可怜兮兮道:“蓉姐,这都到深夜了,你不留奴家留宿吗?”

  孟芙看着这货愣了愣,又正色说道:“可以,茅房待吗?”

  秦时临娇嗔一声,“蓉姐,你怎如此心狠,奴家细皮嫩肉的,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

  傅首一扶额,无颜面对,走过去一把提起秦时临,“哎,老大你干什么,老大,老大。”

  傅首一提着秦时临跳下楼去。

  孟演走了以后,这间房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她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唠唠的。

  习惯这种东西真可怕!她想着。

  第二天,孟演偷着闲跑来肆夜楼找她。

  “姐姐,我带你去见个人。”

  孟芙一脸的疑惑,“见人?谁呀。”

  “姐姐去了就知道了。”孟演拉着孟芙去了酒楼。

  孟演推开客房的门,率先走进去,孟芙犹豫再三也跟着进去。

  一位浊世佳公子,一身矜贵,他正对着窗外饮茶,听见动静,转头看过来,目光寡情如刀锋般冷漠,内敛俊酷的外表。

  这人很傲!冷傲!孟芙在心里想着,而且这个人她不认识。

  “姐姐,这是上官谨。”孟演说道。

  孟芙哦了一声,微微施了个礼,“公子好。”

  上官谨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你不认识我?”

  我该认识你吗?孟芙想着,但没说出来。

  “上官,我姐姐最近忙的事有些多,而且我们也有几年没见了,姐姐忘了你很正常。”孟演打岔说道。

  孟演坐到上官谨的旁边,孟芙走过去坐在上官谨对面。

  上官谨不说话孟芙也不说话,两人都看着窗外。

  “上官,那家医馆是你开的吗?”

  上官谨惜字如金的嗯了一声。

  孟芙微微侧过头看了上官谨一眼。

  “那你为什么会来京城,上官家不是几年前就隐居了吗。”

  “为了义。”上官谨依然惜字如金。

  孟演点点头哦了一声。

  “那你就一直在暗中监视我们?”孟芙突然问道。

  上官谨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孟芙目光狠厉,一字一句道:“所以……你是我们的敌人?”

  上官谨侧过头正视孟芙,“不是。”他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上官家一年前收到消息,说谢家有难,我来到京城时,谢家已被灭门。”他放下茶杯。

  “你什么时候注意到我们的。”孟芙目光和善许多,也学着上官谨端起桌上的茶杯。

  “你杵着拐杖来城里的那日,谢家被灭门的第一天,我在阁楼上一眼就看见了你。”

  孟芙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抬起眼皮瞥了上官谨一眼,“悬崖下的那两具尸体你弄的?”

  “什么尸体?”

  孟芙突然震惊的看着上官谨,“什么?”

  上官谨和孟演对视一眼,“姐姐,什么尸体?”

  孟芙突然笑道:“没什么。”她继续看向上官谨,“那公子不是敌人那是什么?互不干涉?”

  上官谨看着孟芙沉默了半天说道:“上官家几年前被盯上,是谢丞相出手相助,上官家自那次后便退出了京城,隐居。我作为上官家继承人,理应前来还这份恩。”

  “所以?”

  上官谨真的很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咄咄逼人的口气和他说话,忍着性子说道:“我是你们这边的人。”

  “我们该怎么相信你呢?”

  “随你。”上官谨冷漠的别开脸。

  孟芙想了想,“我们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帮我做件事,证明一下。”

  上官谨皱着眉头,眯眼看着孟芙。

  几日后,深夜,傅首一和秦时临来找孟芙。

  傅首一说道:“那个黑店头儿是一个商人,几年前他押送货物,怕遭遇山贼,又因为自己的不是正当货物,他需要有兵器自保,可自己又没有打造兵器的门路,就偷偷自己造了几把,后来越做越大,成了现在的黑店。”

  “我们调查过了,他们的窝点在城外十里处,大概有一百多号人把守,加上监督的一百二十多号人。打造兵器的都是些苦汉。”

  “一百二十几?这么多。”孟芙皱着眉低头沉思,突然抬头对着傅首一说道:“那个商人住哪?”

  傅首一说道:“住京城,他的府邸在东街。”

  “我们现在一共有多少人?”

  “蓉姐,你之前不是说让我们一人带三个人吗,如今加起来,我们有三十多号人。”

  孟芙手敲打着桌子,喃喃自语道:“三十几个……”

  “蓉姐,要不要我们在找几个?”秦时临提议道。

  “不行!”孟芙正色道:“那些人都不确定有没有被驯化,在找人会乱套的。”

  几人沉默了一阵。

  孟芙说道:“首一,你去把所有我们的人都召集起来,三日后在倍运镖局主店集合。时临,你去摸清那个商人的所有衣食住行,包括他住那间房,晚上都有些什么人,我要一清二楚。”

  “好。”两人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