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十六章 收保护费1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82 2019-04-05 12:05:00

  孟芙牵着孟演的手走在回去的路上。

  孟演突然问道:“姐姐,你……还好吗?”

  孟芙笑道,“为何会这样问?”

  “姐姐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未婚夫,内心一点也不难过吗?”

  孟芙微微一愣,原来谢君华和太子是有婚约的。“可他是我们的仇人呀,是仇人就得心狠手辣的对待。”

  孟演点点头继续说道:“演儿听说,太子至今一位通房丫鬟也没有,姐姐还未到婚嫁的年龄,很多人都劝太子取个侧妃或是纳个妾,可都被太子拒绝了,太子一直洁身自好,从未和任何女子不清不楚过。”

  “是……吗?”孟芙笑道:“演儿,这是姐姐教你的第一计,借刀杀人,可能过程不是太成功,但也差不多了。我们借太子的手除掉我们的敌人,为了保全大局,不能有任何消息走漏,得有必要的牺牲,况且……他也是我们的敌人。”

  “演儿知道。”

  傅首一一直在后面听着她们的谈话,他深知,自从上次他伤了孟演后,她对他的态度就甚是冷淡,他以为,她只是记仇,女子嘛,记仇很正常,可他却不知,她的心……竟如此狠。

  “姐姐你看,信鸽。”孟演指着天上一群翱翔展翅的白鸽说道。

  “信鸽?”孟芙抬头,确实有一群鸽子。她转过头对着傅首一问道:“就是用来传递的信息的鸽子?”

  傅首一不急不缓的回答道:“嗯。”

  孟芙牵着孟演继续向前走去。

  “咕咕……咕咕。”

  有一个老伯正给鸽子喂食。

  孟芙走过去笑道:“老伯,这些鸽子都是你的呀?”

  老伯抬起头来笑道:“几位要买鸽子?我这些鸽子可都精明着呢,包几位满意。”

  “哦,我们先随便看看。”

  老伯放下鸽子的食物,“没关系,你们随便看,看中那只就挑那只。”

  孟芙上前走到一个鸟笼前,“老伯,这些鸽子每只都训化过了吗?”

  “当然,每只都驯化过了,这些鸽子自幼就在我这里,每只差不多都能飞个几千里。”

  孟芙面露震惊道:“这么厉害。驯化这些鸽子很难吧?”

  老伯骄傲的说道:“说难也不难,习惯了就觉得简单了。”

  “哦。”孟芙点点头,“老伯,我下次再来买,身上没带钱。”

  “没关系,你什么想要什么时候再来也是一样的。”

  孟芙笑笑,牵着孟演离开。

  “芙蓉姐,我们又要开新店了?”

  孟芙点点头,“我们这次要开客栈,名字叫望福楼客栈。傅首一,你……”

  “姐姐。”

  孟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演打断。

  “怎么了?”

  “姐姐,客栈就让我来管吧。”孟演提议道。

  “你?”孟芙盯着他看了半响,“不行!”

  孟演从椅子上站起来,“为什么不行?演儿毛遂自荐一次都不行吗!”

  孟芙轻轻叹了一口气,“演儿,你还太小,管理客栈很复杂的,你又没有什么经验。”

  “我不小了,我马上就十四岁了,复杂我能把它弄得简单,没有经验,我可以学!姐姐,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孟芙犹豫不决的看着自信满满的孟演。

  “姐姐,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也缺乏锻炼啊,我需要成长,这个客栈刚好可以给我练练手,姐姐,让我去吧。”孟演目光希翼,祈求着孟芙。

  孟芙沉默了半响,最后松口,“好吧。”

  孟演吐了一口气。

  “对于你开客栈我只有三点,你要保证你的安全,别给我搞砸了,不行了就回来。”

  孟演握紧拳头,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姐姐,演儿不会辜负你的。”

  红袖看着孟芙,吞吞吐吐的,“姐姐,我……”

  孟芙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和孟演一起过去吧。”她转过头对着傅首一说道:“你挑一个成熟稳重,武艺略高,在管理客栈这方面又有些经验的人去协助孟演。”

  傅首一看了一眼孟演,对着孟芙点点头。

  孟演带着孟芙参观他选的地方,现在正在装修。“姐姐,这里离城门近,那些赶了一天路的人走累了,就想赶紧找个地方落脚歇息,他们一进城就可以到我们望福客栈歇脚,而对于城里的人,他们出城时,怕赶不上时间自然会想到到我们这里投宿,我们再把环境装饰弄得上乘一点,用这点吸引人来。我们的菜弄得花样多而且便宜,这样就能吸引更多的人。”

  孟芙笑道:“不错,继续发展。”

  孟演因为还有些事要忙,就没怎么陪孟芙,孟芙一个人走在街上溜达。

  “大婶,你这保护费什么时候交啊,不知道在这摆摊要交保护费吗?”几个地痞流氓为难着一个摆地摊的妇女,要求交保护费。

  “大爷,你们昨天不是才刚收过吗?”妇人一脸害怕的看着几个地痞流氓。

  地痞们故作疑惑道:“昨天收过了?”

  妇人一看,以为事情有转机,连忙点头应道:“嗯嗯。”

  地痞突然凶道:“那你昨天吃过饭了怎么今天还吃呢!给我交钱!”

  妇人差点被吓得跪在地上,“几位爷,你们看能不能宽限宽限,我现在真的没有钱,要不你再等等,我卖了钱就给你。”夫人目光希翼祈求着几个男子。

  “你这一拖再拖的,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一个男子提着大婶的菜篮子准备往地上砸。

  “等等!”

  几个男子看向孟芙,她走过去,“要交多少保护费?”

  几个男子的头儿打量了孟芙一眼,在和他的人对视一眼,说道:“一两。”

  “一两?你们昨天不是才收十文吗?”妇人一听吓得大惊失色,现在是晌午,太阳有些炽烈,她吓得差点晕倒,孟芙拉了她一把。

  孟芙见妇人站稳后,在腰间掏出一两银子给几个男子。男子收到了钱说了声走便散去。

  “公子谢谢你,可这一两银子,我就算筹个十天半个月也拿不出来啊。”妇人一想到自己欠了一笔巨款就哭得要死要活的。

  孟芙没理会妇人,妇人哭的如此伤心不过是想引起她的怜悯之心,心软说这一两银子不用还了。她蹲下来看她的菜,菜的样子很难看,叶子上窝窝点点的,还有斑,菜蓝子平面的菜焉了些,底下还有些新鲜。

  妇人看孟芙没搭理她,在看她的菜,在哭下去恐怕人家也烦了,索性停止了哭声。

  “你这菜自家种的吗?”

  妇人蹲下来说道:“这些菜都是自家种的,菜虫有些多,除不干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