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十五章 与君初相识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22 2019-04-04 12:05:00

  深夜,万籁俱寂时。

  “如今赌场的人越来越多,每天赌场里的人都是爆满。”傅首一给孟芙汇报着情况。

  她点点头,“现在把银两提升到二十两,我们开始收网了,先小幅度收,下个月再往上升,一个月比一个月高,当然,你也也别让人一直输,也是要给些甜头的。”

  傅首一点点头表示明白。

  “倍运如何了?”她转头问道傅首一提拔上来的秦时临。

  秦时临说道:“目前需要我们倍运的人越来越多,每天平均每个人都要送上四五趟。”

  “很好,做的不错。”

  两人汇报完情况后,便离去。

  十五晚,戌时后。

  孟芙依旧如常的表演,在舞台上跳着妖媚的舞姿,化着艳丽的妆容,可大堂的灯突然就亮了,后台的音乐也戛然而止,她停止了舞步。一个中年男人慌慌张张衣衫不整的从二楼的房间跑出来,嘴里惊慌失措的喊着:“杀人了,杀人了,太子杀人了!”

  浩浩荡荡的官兵迅速包围了整个青楼。

  底下的男人们都专心致志的盯着二楼。

  孟芙冷淡的看着太子一党被押着出来,后面的官兵还抬着几具随从的尸体和两具穿得豪贵的尸体。

  “太子!真的是太子。”

  “太子居然会来这种地方。”

  “流连花丛,啧啧啧……真看不出来这太子竟如此风流啊。”

  认识的太子的人在一旁自以为是的指指点点。世人就像乌鸦一样,只看到别人的黑,却不知道自己比别人还黑。

  几日后,孟芙在窗户前看着太子被关在狱车里游街。

  太子穿着囚衣,身上面目全非、赃污狼籍,新鲜的血液和已经凝固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头发蓬头垢面、凌乱不堪,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作呕,他站在狱车里摇摇晃晃的接受百姓的洗礼。

  百姓用烂菜、鸡蛋乱砸,本就污垢的脸,这下更脏了。

  “这种人也配当太子,砸死你!”

  “一国储君流连花丛,进青楼那种肮脏的地方,是天下的耻辱,皇家怎么能有这样的人。”

  “砸死你,砸死你,让你滥杀无辜,让你谋害忠臣!”

  众多人看见了太子杀人,杀的还是朝中大臣,七王爷一派的人,七王爷能放过他吗?显然不能。七王爷肯定也想过如何废掉太子,如今咬着这个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

  孟芙几日后才知道太子被贬去了边疆,她还听说,太子在牢里受尽酷刑,却始终不肯供出同谋,嘴咬得死死的,皇上许诺只要他说出同谋,就对他从轻发落,可他却气也不出一下,咬牙硬撑着,皇上顾及到父子之情,将太子贬为庶人发配边疆,让他在边疆自生自灭。

  她在赌,赌太子对她的愧疚和情义!显然,她赌赢了,太子没有供出她。

  两位衙役看见前方站着一男一女,顿时提高警惕,他们押送犯人已经四五天了,早已出了城,可不能在这里出了事。

  女子一袭红衣,牵着个穿着黑衣的孩童,女子旁边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一个衙役说道:“你们什么人,快让开,别妨碍公务。”

  孟芙向傅首一使了个眼色。傅首一向前去给两位衙役打招呼。“两位官爷辛苦了,我们就想和这个囚犯说两句话。”他拿出一袋银子,两个衙役一看顿时眉开眼笑,“哦,那你们快点!”一个衙役伸手去接银子,傅首一突然抓住他的手往后一扳,官兵哎哟一声。另一个官兵见状赶紧拔刀攻击傅首一,傅首一一脚踢在提刀过来的衙役的胸口处,衙役闷哼一声,被踢得连连后退,傅首一曲膝撞在面前的衙役的胸膛,一掌劈向他抓住的衙役的后背,衙役咳嗽两下,傅首一大步走过去抢过衙役手中的刀,他握住衙役的手腕用力一瓣,咔嚓一声,衙役手中的刀放空,他接住一刀捅进衙役的肚子,抽出刀往后一划,后面抽出刀攻击他的衙役被抹了脖子,他一脚将衙役踢得远远的,衙役倒在地上噗嗤噗嗤抽搐几下翻了白眼。

  傅首一丢下刀,拍拍手,过去牵着孟演走向一边。

  孟芙慢慢走进太子。

  太子肩上架着枷锁,手上脚上都挂着铁链,他撑着虚弱的身体笑道:“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来看我了,还好,我撑到了你来。”

  那样深情又温柔的眼神。

  孟芙冷淡的看着他,依然是平淡的语气,“我来了,你又高兴吗?”

  太子低低笑出声,“自然是高兴的,至少你来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太子嘴角一直挂着凉薄的笑意,他一直看着她,看了许久,似乎想永远记住她的容颜。

  半响,孟芙说:“你就不问问我为何会出卖你?”

  太子摇摇头,他的笑有些寂寞悲凉,“不重要了,我想,你应该是恨我的。”

  孟芙别开眼,说道:“父债子还,你们皇家欠了我谢家七十四口人的性命,始终是要还回来的。”

  “这样也好……我以后也不用带着愧疚面对你了,你动手吧。”太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些许舍不得。

  孟芙皱眉,看着太子,“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太子低头苦笑一下,“你从前性子腼腆,从来不会主动,甚至……不曾叫过我太子哥哥。你第一次叫我太子哥哥时,我就知道你要动手了。”

  “那你还……”

  太子依旧笑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不是吗?你怎么演我便怎么配合。其实能再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知道你还活在这个世上,其他的我都不敢再奢求……”

  人人都说无情最长寿,可是谁又当真控制得了情之一字的发生呢?那么悄无身息,那么无所预兆。

  孟芙突然拔出发钗一下子刺进太子的脖子,作为一个杀手,她的匕首精准无误。

  太子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看着谢君华的背影渐行渐远。血液流失的极快,脑中也愈发模糊。他用尽所剩无几的力气和意识吃力的挣扎着,一生中最狼狈屈辱的姿态,他想告诉她,他爱她……

  可是不行了,愈来愈深的疼痛,终于无声地卷缩在了地上。

  远处似乎有寒鸦飞过,空气萧瑟,忽然间又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打马而过的清俊少年,在树林里救下了出门踏春与家仆走散的少女,萍水相逢的缘分,萌动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