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十二章 切磋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37 2019-04-02 12:05:00

  傅首一站在原地不动,孟演被秒杀!

  孟芙紧张得头脑嗡嗡响,她轻轻扶起孟演,“演儿没事吧!”

  孟演额头渗满了汗珠,“姐姐,演儿没事。”他虚弱的语气让孟芙更加心疼。

  孟芙站起来转过身朝着傅首一怒吼道:“你有病啊!只是让你们切磋,你伤他这么重,你让他几下怎么了,他一个小孩子还能杀了你不成!”

  傅首一看着她一直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孟演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刚刚孟演的攻击看似平淡,实则充满杀机,而且狠!然而爱弟心切的孟芙,又加上关心则乱,始终都没有看出来。

  孟芙愤恨的死盯着傅首一,突然转头去扶孟演,“演儿我们走。”

  孟芙扶着孟演离去,丢下傅首一一人在此处。

  孟芙带着孟演来到医馆,医馆里还是只有一个药童和一个大夫,半个病人也没有。

  “大夫,你快看看我弟弟怎么样了?”孟芙扶着孟演坐到大夫的对面。

  大夫看着孟演脸色苍白,说道:“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孟芙帮孟演把袖口掀开,突然看见一处处淤青红肿,“演儿,你的手怎么回事啊。”

  孟演低下头吱吱呜呜道:“我想让姐姐高兴,又想快点变得强大,就……”

  “所以你就拼命练习,受伤了也不知道疼的吗?”孟芙很生气,质问着孟演用力吼出来。

  “小姑娘先别动怒,严不严重先让老夫看看再说也不迟。”被凉在一旁的大夫出口提醒道。

  大夫顺着自己的胡须,给孟演把脉。

  “小弟弟这是内伤,胸部受到重锤,导致内脏、气、血、经络损伤,我开两副活血化瘀的药,在多加以休息,几日后便可痊愈了。至于身上的淤青红肿,用些药酒擦拭,过几天就消了,小孩子嘛,磕磕碰碰很正常。”

  “哦,谢谢大夫啊。”孟芙说着。

  大夫收好东西后低头写药方。

  孟芙环视一周,“大夫,你这怎么一个病人也没有呀。”

  大夫头不抬,说道:“小姑娘刚来京城吧。几个月前,前面新开了家医馆,每天只接受十个病人,而且收费还比老夫的高很多,听被他看过病的百姓说,像个活神仙,妙手回春,即将踏进鬼门关的人都能治得神龙活虎的,这不每天都有人早早的去排队,即使排不到,他们也愿意在等明日去排。”

  “那个大夫这么厉害啊?收费高,每天只收十个病人,这么傲,那这人看病的意义何在,摆个摊打发时间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老夫也没去光顾过。”大夫抬起头来,递给孟芙药方,“好了小姑娘,带你的弟弟去前面抓药吧,一两银子。”

  “哎好。”孟芙双手接过药方,在腰间掏出一两银子递给大夫。

  孟芙拿着药牵着孟演回了肆夜楼。她把药包递给红袖,示意红袖去煎药。她拿出大夫给的药酒给孟演擦着。

  “演儿,目前你就不要练习了,先养好身子。”

  孟演倔强的说道:“我不,姐姐,大夫也说了,有些磕磕碰碰很正常,我要继续练习,我要保护姐姐。”

  孟芙抬起头来,历声道:“你都受伤了还练什么练!要想练武,就保证自己以后不受伤!”她继续低头给孟演擦药酒。

  孟演看着低头给他擦药的姐姐,目光坚定有神。

  次日。

  孟芙来到练舞房,今天牡丹出奇的不在,每次她来,牡丹都在里面的。

  “芙蓉啊,原来你在这啊,走走,赶紧去换身衣服。”

  孟芙看着急急忙忙拉着她的老鸨,出声问道:“妈妈,怎么了?”

  “今儿来了一位贵客,你去作陪。”

  “一位贵客?谁呀?”

  老鸨突然停下来,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后,在孟芙耳边悄悄说着:“当今太子。”

  孟芙突然惊恐道:“太子!”

  老鸨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点!”她看孟芙安静后,小声说道:“太子是和两位官爷一起来的,以前你没来的时候,每次来些体面的人物都是牡丹去抚琴作陪,可牡丹昨天伤了手,这……我就只能想到你了。”

  “太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我也不知道,太子是第一次来,那两位官爷到时不时来一次,他们习惯了牡丹的陪客,可牡丹不能去了,这总不能晾着人家不找人作陪啊,就是去抚个琴,用不着多大功夫,别害怕!你待会儿进去的时候蒙着面纱,这样就没人认出来了。”

  孟芙吞了吞口水,一脸的紧张,“那万一那些官爷不要我作陪该如何?”

  “不要你陪再说,我估摸着应该不会,你就是去做个陪衬,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哦。”孟芙迟疑不定的点点头。

  孟芙换了一身衣服,简单画了个妆,在老鸨的注视下低头进了客房。她微微施了个礼,继续低头抱着琴走向帘后。

  “站住,你蒙着个面纱做什么?”一位男子出声问道。

  孟芙转过身来面对几位官爷,依旧低着头,“回官爷,妈妈说,今日有几位官爷赏脸来光顾,本来应该是牡丹姐来陪几位官爷的,可牡丹姐划伤了手,妈妈说让我来替补一下,担心几位官爷不适应换了人,所以叫我蒙着面纱来。”

  主位上的太子瞥了一眼孟芙说道:“你倒是诚实。”

  “谢官爷夸奖。”

  “你叫什么名字。”太子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

  “小女子名唤芙蓉。”

  “芙蓉?你就是肆夜楼里声名远扬的新花魁芙蓉?”太子旁边的一个男子说道。

  “回官爷,是的。”

  “过来,摘下面纱抬起头来看看。”

  孟芙向前几步,从容不迫的摘下面纱,微微抬起头,她捕捉到太子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可她并不确定太子的这份惊讶是因为她的美貌还是太子之前见过谢君华。

  “嗯,不错,的确有着芙蓉一般的美貌,确实是个美人啊。”

  “谢官爷夸奖。”

  太子放下酒杯,“有着端庄大方的美,并不像路边野花的招摇。”

  孟芙低头笑着说道:“谢官爷赞赏。”她笑是因为猜到太子应该是认出她了,可太子并不打算揭穿她。

  “过去抚琴吧。”太子命令道。

  两男子对视一眼,知道太子应该是准许这女子存在。

  孟芙抱着琴走向帘后。她抚了一首欢快的曲子,她会的曲子不多,这是牡丹曾经抚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