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十章 七夕佳节2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405 2019-03-31 12:05:00

  “小姐,小姐。”丫鬟哭的梨花带雨的跑过去抱住小姐,她到时,小姐已被一个男子救下。

  宋文代被吓得脸色苍白,心有余悸的向男子施礼答谢,“谢公子救命之恩。”

  “没事,举手之劳的事,我也正好路过而已。”

  丫鬟擦掉脸上的泪,“多谢公子救了我家小姐。”她抬起头来,看着男子的衣服眨眨眼睛,又看看自家的小姐,他们身上的图案是一模一样的。“小姐,你看,这位公子身上的衣服和你的是不是一样的?”

  宋文代这才发现她们身上的衣服是一样的。

  丫鬟抓住小姐的手臂左右摇晃,“小姐!小姐!”声音中难掩激动,兴奋。

  男子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宋文代也羞涩的低下头。只有丫鬟的眼神在他俩之间打转。

  “小姐,我想起来了,这位公子就是船头执箫的那位男子,奴婢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真的是,当时隔得远,都没看清公子的长相,没想到尽如此俊俏。”丫鬟挽着宋文代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小姐,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缘分!”

  “翠萍。”宋文代佯装娇嗔一声。

  男子憨厚傻傻的一笑,“姑娘好眼力,这天色已晚,你们两位姑娘路上行走不安全,恐怕再出现什么意外,不如我送你们回去吧。”男子挠挠头呆呆的说道。

  “好呀好呀。”丫鬟看着宋文代高兴的答道。

  “演儿,我们去放花灯。”孟芙牵着孟演的手向河边走去,他们身上还穿着苗服,现在孟芙只比孟演高了一个头。

  现在河边的人很多,桥那边的人更多。

  他们走到人稍微有些少的地方,放花灯。

  “演儿,你都写些什么呀?”孟芙悄悄偷看,可孟演捂得死死的,一条缝都没留出来。

  “姐姐不许偷看!”孟演瞪了她一眼,继续捂得死死的。

  孟芙瘪瘪嘴,在纸上写下两个字:我们。

  “芙蓉姐,姐姐,孟演。”

  孟芙和孟演抬头望去,是云忻和红袖。她挥手,“嗨,这,这里。”

  云忻和红袖马上跑到河边,“我就说你们在这里嘛。”红袖向云忻炫耀道,表示她猜对了。

  “怎么样?衣服卖完了吗?”

  “芙蓉姐,你太聪明了,我们买了差不多一千六百两银子。”

  “呵呵呵……那都是你们两的功劳啊,你们两没日没夜的绣衣服。”

  “不不不,如果不是姐姐你给我们图纸,我们也做不出来啊,而且我们也去找绣娘帮忙一起做的,不能算全部是我们的功劳了。”

  孟芙笑道:“好好好,就知道你谦虚。”

  “咦,傅大哥还没回来吗?”云忻左看右看没有看见傅首一。

  “来了,在这呢。”

  大家都回头看,一位貌比潘安,玉树临风的男子正朝他们迎面而来。

  几人相视一笑,一起放了花灯。

  “我们五个人就是一只手,缺一不可!”几人双手紧紧相握在一起。

  “砰砰砰!”

  天空中放起了烟花,瞬间姹芷嫣红,火光下照亮了一张张笑脸。

  几日后。

  傅首一说道:“宋太傅答应帮我们把赌场开起来,每个月盈利必须给他三成,若亏他则不管。”

  孟芙笑道:“果真老奸巨猾。”

  “姐姐,你怎么知道宋太傅愿意帮我们呢?”红袖问道。

  “这个宋太傅老来得一女自然百般疼爱,如今他又是七王爷一派的人,若七王爷登帝后,他的长子怀安世子必然会是太子。而如今怀安世子又尚未娶亲,宋太傅自然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怀安世子,这样就是皇亲国戚,女儿又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这至高无上的地位,没有人不心动。其实我之前并没有定下来选宋文代,我是碰巧撞见她,见她目光躲闪,害怕被别人认出来,像她这种大户人家的千金必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若要出门必然会摒退左右,我就猜到她是偷偷出来的,这种闺中女子,涉世未深自然不懂人性的险恶,所以我定了她,宋太傅之所以会答应帮我们而是考虑到了她女儿的贞洁,她女儿将来是要嫁进皇家的,自然不能有任何的污点,他自然只是想稳住首一,然后找个机会灭掉他。我们就说当日看见宋千金的人很多,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反咬一口,人自然也不列外。帮我们开赌场,既有分红拿,大家又都能相安无事,何乐而不为呢?”

  “那这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开赌场了?”

  “现在是可以,宋太傅解了燃眉之急,但并不长久,我们必须得有自己的势力,等我们赌场稳定后,得重新挑个人,然后除掉宋太傅。”

  云忻一惊。“这……不太好吧,他好歹也算帮了我们。”

  孟芙横了云忻一眼,“不除掉他,难道等他摸清我们底细后将我们一扫而尽?这种人老奸巨猾,他不可能猜不到这一切都是我们设的套!永远不要太相信任何人,不是他同意帮你就和你是同一战线的人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首一,明日去相个好地方,我们准备开赌场了。”

  傅首一点点头。

  次日。

  “地点定在闹市,那边人流大,也好吸引人。”

  孟芙点点头。“在设置赌场时,别忘了出老千,设置暗道开关啥的,还有要隐秘,别让人发现,安排好后我们再商量营业的事。”

  “我知道。”

  “小心一点。”孟芙提醒道。

  傅首一看着她点点头,跳窗离去。

  “一切都安排好了那就等着开业了,首一,你把你的人抽一半出来,剩下的人就继续掌管倍运镖局,然后让他们在工人里面挑几个忠心又会些武功底子的工人来协助他们管理,慢慢将这些工人培养成我们的人,目前来看,一人挑三个就好。”

  “然后抽出来的人就和你一起掌管赌场,防止人多混乱出事故。”

  傅首一一直安静的听着她安排。

  “我看了一下日子,后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就后天开业,我们的赌场十两银子封顶。”

  “十两?”

  孟芙点点头,“就十两。十两银子输完后就只能明天再来了,我们不赊账。我们的赌场每天只开两个时辰,午时和未时,这两个时辰正逢人们休息,既不耽误他们干活,又能让他们偷着乐。两个时辰后,不管输赢都关门!这叫细水长流。输的人输红了眼,就想着赢回来,可我们已经关门了,他们就会意犹未尽,心里总是惦记着,第二天就一定会来,这样我们的赌场就能细水长流了。我们可以让赢别人的一二两银子赔给别人,第二天再将昨日赢的这些人赔给输的人,并且再让他们赢一二两银子,让他们慢慢上钩。开个一两个月我们就小幅度的开始赢钱。我们的权势不够,有钱有权的人想着十两银子也不是个事,输了也就输了,没钱又没权的,输了也不敢和我们反抗,只能想着改日再赢回来。”

  “你观察人总是这么仔细的吗?”一直安静听讲的傅首突然正眼认真的看着她问道。

  “我曾经在这方面求活路,观察不仔细,等着你的可能是你意想不到的黑暗。好了,下去准备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