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八章 言传身教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312 2019-03-29 12:05:00

  孟芙坐在桌前,孟演指着身体上的部位正背着致命穴位。

  孟芙随意指了一个穴位,孟演对答如流,“百会穴,在头顶正中线与两耳尖联线的交点处。为督脉,为手足三阳、督脉之会,被击中脑晕倒地不省人事。”

  孟芙又指了另一处。

  “太阳穴,在眉梢与外眼角之间向后约一寸凹处。奇穴,被点中后头昏、眼黑耳鸣。”

  “耳门穴,在耳屏上切迹前、张口呈现凹陷处。为手少阳三焦经。被点中后,耳鸣头晕倒地。”

  孟芙点点头,不在继续指下去,她将图纸在烛火上点燃,图纸很快变成一堆灰烬。她又拿出一张纸递给孟演。

  “这是我们仇人的名单。”她继续说道:“朝中现在大概分三股势力,七王爷一派,皇帝一派,还有一派处于中立,也就是墙头草,风往那边吹往那边倒。七王爷对皇位早已凯觎已久,垂涎三尺,拉拢朝中大臣意图谋反,曾经想要拉拢父亲,可被父亲果断拒绝了,父亲一身傲骨,一代忠臣,自然不会和七王爷一起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做大逆不道的事。七王爷被拒绝后很是愤怒,自然想着怎么除掉父亲。”

  “父亲不成他的一派,可犯不着除掉父亲呀,而如今朝中大势不是都在七王爷手中吗?”孟演问道。

  “不除掉,难道等着养虎为患吗?有句话叫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父亲对七王爷来说就是一根刺,得不到就要拔掉,留着只会扎到自己。七王爷是杀掉父亲的幕后主使,七王爷一派肯定都参与了出谋划策,不管有没有,七王爷一派,必须死。”

  “这些处于中立的也都是我们的敌人吗?”

  “当然,虽然他们没有直接正面关系,可难免他们没有在朝中动手脚,往日看不惯父亲作风,想着父亲大势已去,落进下石,将父亲推倒了风口浪尖上,他们自然也要算在其中,宁可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

  孟演看着最后一条红线,问道:“那……皇室一族呢?”

  孟芙低头笑道,“皇室,屠满门!”

  孟演一惊,“这未免也太……残忍了吧?”

  孟芙回头,看着孟演,一字一句道:“残忍?难道你忘了当晚,谢家七十四口人是如何场景了?父亲试图力挽狂澜,直言上奏,可皇上被七王爷唬得一愣一愣的,竟然说父亲栽脏陷害,嫉贤妒能,七王爷又设计父亲贪赃枉法在府上搜出赃物,一道圣旨赐谢家满门抄斩,皇上做得可真好。”

  孟演拳头握紧,欲言又止。

  “圣旨是皇帝下的,当然也要让这个废物皇帝尝尝看着亲人、情人、孩子一个个倒下去,血流成河的滋味。”她眨了一下眼,掩去眼里所有情绪,回头看着孟演,“想要成大事,就必须心狠手辣,优柔寡断只会反受其乱,做人就应该要有野心,有欲望。人的野心欲望是无休止的,有了野心欲望,就会有前进的动力。”

  “你好好熟知名单上的人,记住了就毁掉。好了,去睡觉吧,明天还有新的训练。”

  孟芙一边说一边走向床边,脱下鞋坐在床上,正儿八经的说道:“熄灯。”然后盖上被子躺下去。

  孟演:“……”

  两人来到树林里。

  “今天我们来学习柔道。”孟芙上前几步,给孟演示范。“首先两脚在一条直线上开立,距离为一脚宽,从自然体姿势开始把右脚向前迈一步,为右自然体。从自然体姿势开始把左脚向前迈一步,为左自然体。自然体是自然站立姿势,能做敏捷的动作,稳定性好,减少疲劳,是对攻守都有利的基本姿势。”她拍拍大腿,继续说道:“体重平分在两脚上,膝关节自然伸直,头部和躯干伸直,两臂自然垂放在身体两侧,两眼自然向前看。好,你来做一下。”

  孟演照着孟芙的样子做了一遍。

  “你的手臂和腿都要有力度,这样,哈!”她用力往地上顿了一脚,“脚上用力踩下去后手也要用力甩出去,迈出去左脚迈右脚,力量在手上,稳定性在腿上,用手制服对方,脚保持稳定,循序渐进,把敌人逼退战场。”

  孟芙收起腿,“好,你再来。”

  孟演照葫芦画瓢,学得十有八九。

  “好,现在我们学习擒拿术。擒拿术是一种应敌捕捉武术。对敌人进行反侧关节、分筋挫骨,使之失去反抗能力而就擒,如踢裆撇臂、挎拦、携腕、小缠、大缠、端灯、牵羊、盘腿、卷腕、断臂等等。你现在攻击我。”

  孟芙摆好姿势,蓄力待发。可等待半天,孟演也没有任何动作,她无奈的拍了一下脑门,“算了算了,你看着,假装有人用拳头攻击我,我可以快速的抓住他的拳头,向前迈一步,再用右手掐住他的脖子,一招制服!若敌人还不停止反抗,你就将一个侧摔他按到在地,两只手抓住他的脖子,正反方向拧断脖子,就像洗衣服拧干时的动作一样。这一系列的动作就需要考验你的力度,速度,还有反应力。”

  孟演一边听一边点点头。

  “好,你自己练练,我们明天学习散打,格斗,跆拳道,还有……算了,等你都学会在说。姐姐实战能力不好,姐姐比较擅长暗杀!到时候实战就靠你了,加油!”孟芙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鼓励孟演加油。

  “加油!”孟演也回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孟芙发现孟演长高了一点点,她摸摸他的头笑着离去。

  孟芙在街市上溜达下,买了几匹布,和一些必用品。她来到倍运镖局站点。

  “姑娘要运送货物吗?您说一下地址,马上送到。”店里的伙计马上过来热情招呼。

  孟芙点点头,“我送到……”

  “啧啧啧……大稀客呀。”

  孟芙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她抬头望过去,是傅首一,正巧,也不用她去找他了。

  “大哥,你们认识?”伙计抓了抓头。

  傅首一点点头,“行了,你去忙吧。”他低头看了看孟芙的货,“这货我来送。”

  伙计哦了一声回头离去。

  傅首一抱着东西,两人走在街上。

  孟芙问:“最近生意怎么样?”

  “还好吧,没有前两个月亏得厉害,保了些小本钱。”

  孟芙点点头,“没事,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傅首一点点头。

  “你把手头上的事情交待一下,我有新的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

  “明天晚上来找我,再告诉你。”孟芙伸手接过东西。

  “不用我给你送进去吗?”

  孟芙看着他正经的脸,打趣道:“你要进妓院吗?”

  傅首一挠挠头,“没那么……难听吧。而且,你好像一点也不在乎。”

  孟芙挑眉,“你在乎?”

  “呵呵……你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我先走了。”

  孟芙耸耸肩,抱着东西进肆夜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