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七章 棋局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317 2019-03-29 12:05:00

  孟芙回来时孟演已经睡了。

  戌时不是才刚过吗?她走过去一把扯掉孟演身上的被子,“孟演,你记忆力练好了?现在就给我睡觉!”

  孟演睁开眼睛慢慢坐起来看着她,张了张口没说话,下床穿鞋。

  孟芙丢给他一张图纸,“这是人体重要穴位的图。”

  孟演打开认真看了起来。

  “人体一共有三十六个致命穴位,也叫死穴。死穴又分软麻、昏眩、轻和重四穴,各种皆有九个穴。不同的穴位可以它的作用也是不一样的,轻则疼痛昏厥,重则丧命黄泉。”她停下看向孟演,“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你要指着自己的身体部位背给我听,它们在哪,都有什么弱点,我指到那,你就要快速准确的说出来,一个也不可以错。”

  孟演抬起头来看着她,坚定的点点头。

  次日,晚。

  孟芙在房里等戌时后在出去,可外面突然一阵骚乱,她在房里都能感受到场面有多轰动,有多混乱。

  老鸨眉开眼笑推门进来,声音中难掩激动、兴奋,“芙蓉,芙蓉啊,你不用出去了。”

  孟芙皱眉,“怎么了?”

  “尘公子给了三万两银子将你今晚包了。”老鸨一边说一边拿着银票炫耀。

  孟芙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我包了?妈妈,我说过我只卖艺不卖身的,这么快你就忘了?嗯?”她一步步逼近老鸨,眼神锋利刺骨。

  老鸨被她这气势吓得连连后退,吞吞吐吐的,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别动怒啊,尘公子说了,只要你陪他下盘棋,无论输赢,这三万两银子都是你的。”

  孟芙停下脚步,“三万两?只下一盘棋?”她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这人这么豪气的吗?“哪个尘公子?”

  “京城首商,南宫宗主南宫尘,人称尘公子。”

  “南宫尘?”孟芙重复着这个名字,她听过这个名字,听说是年少有为,掌管南宫家后,短短三年便掌握了京城的经济命脉,现在可谓是富甲一方,财势遮天。在京城这么响当当的人物,她想不听说也难。只是她不知道,今日他如此大张声势的来找她做什么,博红颜一笑?

  老鸨带着孟芙来到南宫尘的房间。

  “尘公子就在里面,里面有牡丹陪你,尘公子每次来都是牡丹做陪,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孟芙点点头推门而入。

  门正对着主坐,她进来时,正好看见南宫尘优雅的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又优雅的放下。

  是个俊俏公子,人如其名,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如果去掉那双浑浊的眼睛,那就更完美了,她在心里想着。

  她仪态万千走过去,牡丹在帘后抚琴,琴音还算欢快,也尽显优雅。

  “小女子芙蓉见过公子。”

  “坐吧。”南宫尘的声音清脆又有些慵懒,煞是好听。

  她坐在南宫尘的对面,棋盘上摆着一副残局。

  “姑娘可会下棋?”南宫尘一边将棋子收进棋盒一边问道。

  南宫尘的态度尽显温文尔雅。

  “公子说笑了,我这等粗俗女子,怎会懂得下棋?”她是真的不会,她前世是个杀手,哪有时间给她下棋,也就是有次出任务,在公园里看些老头下了几局象棋。

  “姑娘聪资过人,自然会学会。”南宫尘收好后,递给孟芙黑子,“棋盘纵横各十九道,共有三百六十一个着点。棋子分黑白两种颜色,黑子一百八十一个,白子一百八十个。由执黑棋的人先走,轮流把棋子下在着点上,以占领着点多的一方获胜。”南宫尘说完后做了个请的动作。

  孟芙拿着棋子犹豫半天无从下手,提黑子就是抢占了先机,先机很重要,可是,她不会呀。“我不会啊。”

  南宫尘优雅一笑,“姑娘可随意下,无碍。”

  孟芙随意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南宫尘紧跟其后。

  半盏茶后。

  “哎,你干嘛?”孟芙惊讶的看着南宫尘将她的黑子捡起来。

  “姑娘这几颗已成了死棋,死棋自然会被敌人吃掉。”南宫尘见她一脸的疑惑,解释道:“这叫棋子的“气”。“气”是指棋子上下左右紧连的着点,也叫棋子的出路。一个棋子或许多棋子被对方棋子紧紧包围,它的“气”全被堵住,根据规则,应当立即把它从棋盘拿掉,叫“提子”。想要争取较多的着点,就必须设法“围地”和“围吃”对方的棋子。”

  “哦。”孟芙似懂非懂的看着棋盘,“就是说,如果我想要赢,就要想方设法堵住你的棋子,让它们成为死棋,换取更多的着点。”

  南宫尘笑着点点头。“当白方提子后,黑方不得立即反提,黑方如果反提,必须先“寻劫”,就是要在别处下一着,造成对白方一定的威胁,使白方必须应付一下,然后黑方才能反提。”

  孟芙提着黑子眨眨眼睛,深皱着眉头,“下个棋还这么多讲究啊?还要讲究策略。”她又落下一子。

  “棋盘上的棋分活棋和死棋。活棋的形式有:一块棋有二个对方的禁着点,就是几个子围住一个着点;一块棋所围的空点较多,己经具备了做成两个禁着点的条件:两块棋黑白双方都没有禁着点,却有共同享有的“公气”;谁也不能在着点上下子,下子就会被对方提掉,这就是双方都是活棋。其形式一是没有“气”的棋子,二是有些棋子虽然还有“气”,但本身己经没有条件做成两个禁着点,最终还是要被对方吃掉的。”南宫尘落下一子。

  孟芙总结道:“就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她眸光突闪,抬头看向南宫尘,“互利共生?”

  “互利,但共不共生,得看对方是否旗鼓相当,有没有牵制对方的能力,是否能给对方造成威胁,不然,终归是死棋!”南宫尘又提起孟芙的几子。

  孟芙皱着眉头打量了南宫尘一眼,又平复眉头,笑道:“不就是下个棋嘛,这么多学问。”

  “棋盘上的学问可大可小,下好了,可以,一子定江山!”南宫尘落下最后一子,抬起头看向孟芙,“姑娘输了。”

  孟芙睁大眼睛看着棋盘,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么快?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南宫尘优雅一笑,“姑娘不信?”南宫尘转头对着帘子说道:“牡丹,你过来。”

  牡丹停下抚琴的手,风姿卓越起身走过来,朝着南宫尘施了一个礼,“尘公子”。

  南宫尘指了指棋盘。

  牡丹立马会意,看着棋盘说道:“芙蓉,你输了,全军覆没。”

  孟芙睁大眼睛,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她停顿半天,“这么……厉害?难道不可以力挽狂澜吗?”

  “没得下了。”牡丹提醒道。

  “呵呵……”南宫尘笑道:“谢谢姑娘赏脸陪在下下了一局,如今棋已下完,在下告辞。”南宫尘说完起身离去。

  孟芙盯着棋局久久不能回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