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六章 弹力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106 2019-03-28 12:05:00

  “你说那些人是不是傻?”

  “是呀,帮人拿东西还不要钱,即使要钱还只要那么一点点,一个包子的钱,你说他们图啥?”

  “我听说那个倍运镖局就是为我们百姓服务的,我听那些工人说,他们一个月的工资可是一个月一两银子呢。”

  “这么多?那个速运快递的老板也太豪了吧,可真是个大善人,换着法子帮助那些没有收入的人。”

  “对对对,我觉得也是。”

  孟芙和孟演在院子里听着路过的姑娘们左一言右一语的说着,相视一笑。

  “我们今天练习力度、精准度!”孟芙找来十个小石子还有十个碗放在桌上,她拿五个碗摆在一边。

  “你现在用这些石子打那些碗,要打中而且碗要碎。”

  孟演抓起石头一个一个射出去。

  “力度可以,但精准度不行。”孟演射完后,孟芙评价道,五个碗就破了一个,也只打中一个。她重新拿了一个碗过去摆好。

  “首先你要确定你要打哪一个,确定目标,清除杂念,两只眼睛目标一致,你可以用手指比着预算一下,然后摆好姿势,一鼓作气将自己手中的石子丢出去。”

  “砰!”

  碗应声而碎。

  “好,去重新摆一个,你在练习一遍。”

  孟演拿了一个碗跑过去重新摆好,一一射击,砰砰砰……碗全碎了。

  “不错,我只示范一遍就会了。”她将剩下的三个碗拿过去摆好,这次的距离远了两倍。“这三个碗你只能打碎中间的那一个,其余两个不能碎,甚至不能有一丝裂缝,你要学会控制手上的力度,可大可小。”

  孟演只合格中间的那一个,打碎了中间的碗。力度轻了打不着,重了碗又碎了。他偷偷喵了孟芙一眼,孟芙坐在石凳上,一只手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用竹条拍打着石桌,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想着,他要不要主动走过去受罚,在他犹豫间,孟芙出声了。

  “去,想办法把碎片立起来,再练,若再不成功,就过来受罚吧。”

  孟演赶紧跑过去扶起碎片,他用两块碎片抵住中间的一块碎片,中间的一块碎片就立起来了,他走过来继续练习。

  “这次两边的有裂缝,但不能碎,中间的不能倒。”孟芙漫不经心的说着。

  “……”

  “你可以放慢速度,但规则不可以改。”

  孟演专心致志看着目标,将自己手里的石子往天上一抛,石子成自由落体掉进碗里又弹跳出碗,碗底出现一条裂缝,第一个目标完成,他捡起第二颗石子,锁定目标后用力扔出石子,石子撞击地面弹向第三个碗的斜侧面又弹向中间的碎片落地滚动一下。中间的碎片没倒,第三个碗的边缘开了一条丝。

  “啪,啪,啪”孟芙拍起掌声,“可以,不错,继续保持。”

  孟演擦掉额头上的汗珠,“谢谢姐姐夸奖。”

  次日,院子里。

  “今天用鱼线。”

  孟芙拿了十个苹果,一坨白色鱼线。她将丝线栓住苹果,挂成一排,苹果后面有一块木板。

  “用这五把飞镖射中鱼线,空一条射一条,错一条或没射中……”孟芙用竹条拍了拍桌子,“打五下,五条中没中三条,训练取消。”

  孟演惊了一下,这是姐姐放弃他的意思啊。他拿起飞镖,目不转睛看着鱼线,这是白天,鱼线又是透明白的而且很细,目标难度增大了不少。他突然眸光一闪,身子原地旋转一圈半蹲射出飞镖,飞镖精准无误划断鱼线直直插进木板里,苹果掉在地上。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的就容易多了,每镖都精准无误割断鱼线插进木板里。

  他吐了一口气,擦擦汗水。

  “去把飞镖拔出来,继续。”

  孟演拔出飞镖,回到原地。

  “往后退三仗,这次要射断没有苹果的鱼线,有苹果的鱼线射插进木板里,但是,不能断。规矩和上局一样,错三根,训练取消。”

  孟演眨眨眼睛,喉咙滚动一下,吞了一口口水,没有苹果,鱼线就不容易被发现,有苹果的容易射中,但是不能断?

  孟演照着刚才的方法,找准目标,飞镖直飞断线而去,他先射没有苹果的白线,全中,无一遗漏。他吐了一口气,剩下的苹果他就可以错两次。他用尽全身力气甩出飞镖,飞镖的速度比之前快很多,飞镖插进木板里,苹果掉了下来,接着第二镖,飞镖和线一起插进木板里,第三镖……

  孟演射完后,孟芙起身去检查。她拔下第二镖,苹果直直掉地上。

  孟演心脏怦怦剧烈跳动,手下意识握紧。

  孟芙伸手拔第三镖,苹果没掉,丝线被砍断一半,第四镖,苹果没掉,第五镖,苹果也没掉。

  孟演松了一口气,刚才过度紧张,心脏还没有平息,还砰砰跳着。

  “去重新割断十根鱼线,在系住苹果,这次五镖一起发射,排列整齐,在同一高度,一次错的机会也没有。”

  孟演五镖同一发射,同一射中,飞镖射在同一高度,动作堪称完美。

  孟芙继续检查,这次一次错的也没有。

  孟芙拿了一根葡萄放在头上,孟演一惊,“姐姐你做什么?”

  “射中我头上的葡萄,姐姐的安全就全在你手里了。”

  孟演将手里的飞镖一砸,嘶吼道:“我不射!”

  孟芙皱着眉头,显然不高兴孟演违抗她。

  “不管我能不能射中,我都不会射,既然如此,姐姐就取消训练好了。”孟演转身离开,他第一次发脾气,而且很愤怒!

  “孟演你给我站住!”

  孟芙大声叫住正在气头上离去的孟演。孟演也很乖巧的站住。

  “你怎么了?姐姐相信你能射中,你不相信自己吗?”

  孟演转过身来,“我很高兴姐姐能相信我,但是,我永远不会攻击姐姐,也不会用姐姐的生命开玩笑,永远!姐姐取消训练吧,孟演会自己练习,会让自己变得强大!”孟演说完奔跑而去,留下孟芙一个人在原地。

  孟芙呆愣许久,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飞镖,心里百感交集。她只是想将自己会的都教给孟演,自己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啊!她记得当时的规则是,只要没射中头上的樱桃,不管对方有没有被射死,两人都得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