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五章 拉帮结派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626 2019-03-28 12:05:00

  夜幕低垂,万籁俱寂。

  孟芙说道:“今夜叫你们聚集起来,是我有事要宣布。”

  孟芙坐主位,孟演坐旁边,红袖站在孟演旁边,云忻坐孟芙另一边,傅首一倚靠在窗前。

  孟芙一一介绍道:“我是孟芙,这是我弟弟孟演,我的妹妹红袖,我的好姐妹云忻,我的好兄弟傅首一。”

  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眼里都有着陌生,探究,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他们都相信孟芙。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是一条船上的蚂蚱,生死同一。”孟芙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右手,“我是孟芙。”

  孟演也站起来,握住孟芙的手,“我是孟演。”

  “我是红袖。”

  “我是傅首一。”

  “我是云忻。”

  大家一起说道:“我们同舟共济,荣辱与共!”

  孟芙说:“好,大家都坐下吧。”

  “今晚叫你们聚集在一起,不止让你们相识,我们还要商量一件大事。”

  “芙蓉姐,要商量什么大事啊?”云忻忐忑不安的问道。

  “复仇!”孟芙斩钉截铁说道,“但是干大事就需要有大把大把的银子。”只靠她在肆夜楼这点收入往往不够!“我们得想想可以重哪些地方入手赚钱。”先把银子攒够了,后面的计划才能实施。

  “我有个镖局。”一直沉默寡言的傅首一提议道。

  孟芙看向他问道:“你镖局人多吗?”

  “有十几个兄弟。”

  “确保他们忠心吗?”

  “大家都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我保证他们忠心。”

  孟芙点点头低头沉思,半响后说道:“那你就挑一个人出来协助你掌管镖局,以后让他带领镖局。我这里有些银子,我们先招工人,招那些力气大的,腿脚快的,略微有些武功的,把镖局扩大,再开几个分局,工钱每月一两银子。”

  “这也太多了吧,那些搬沙袋的月钱也才三百文钱。”云忻不满的说着。

  “我们要先招人啊,这份工作轻松而且工资高,自然就有人来了。让他们去帮百姓送货,我们按城内城外和按斤收费,城内一斤两文钱,若不足一斤免费送,城外一斤五文钱,不足一斤,一文钱。出城送到其他城的,十文钱一斤。”

  “这……我们还能赚钱吗?”红袖小声的问着。

  “开始时自然是赚不到钱的,所以我们需要宣传,外门外多贴些告示,要注重标出价钱。镖局成立后,红袖,云忻,你们两目标小,就隔三差五的去镖局找人帮你们送东西,云忻,你也可以多拉些肆夜楼的人去,你这腼腆的性子得改改,要做大事,就要有胆量,要大方。”

  云忻点点头,“芙蓉姐,我知道,我以后会努力改的。”

  孟芙转过头问傅首一,“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行,打着为百姓服务的旗号赚钱。”

  孟芙打了个响指,“聪明!”她继续说道:“你们想啊,经常上街的都是些妇女,她们力气小,有时候东西买多了搬不动,有人帮她们,她们自然高兴,若她们东西少,想着又不用钱,这种能让别人免费做事自己又不用欠人情的事,何乐而不为呢?久而久之,她们就会形成习惯。若是男人,他们买的东西就多了,而且很重,但又不想让人帮忙,这点小事欠个人情多不划算,给朋友钱又不合适,所以他们自然会想到我们镖局。”

  三人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叫倍运镖局!我们招人,招到一定程度后就不招了,我们可以慢慢长工资,比如第一个月五百,第二月八百,在下一个月一两,一两以后一百一百的长,二两银子封顶。这样既能让他们保持激情,又防止他们离开我们需要重新招人,等我们做大以后招人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可能会有人安插人进来。来一个工人你们要记住他们长什么样,三个月后签契约,保证他们要做多久,做不成就翻三倍赔偿。”她转头对着傅首一说:“就先开五个分店,把你那些兄弟用起来,让他们两个两个去掌管一个店,剩下的就留在主店或是去协助,不用他们去送,他们只需要认人,他们店里有哪些工人,家里做什么的,能清楚一二,像个掌柜一样,接任务,然后分配人去做。还有最后一点,安全问题!招人要招诚恳憨厚的,防止工人在运输中起歹心抢货物,我们提供工人的信息,对损失者全额翻倍赔款。”

  傅首一点点头,“明白。”

  “好了,祝我们第一步成功!”孟芙握拳,示意其他人也和她一起,大家心领神会,都撞击一下。

  傅首一问:“你不出面吗?”

  孟芙摇摇头,“我不能出面,我好像被那个什么段大人盯上了,如果我出面,会适得其反,我相信你们能做好!”她拍拍傅首一的肩膀,“兄弟,靠你了!”

  云忻和傅首一都点点头,他们心知肚明。

  “好了,没什么事大家就散了吧。”

  大家都对她言计听从,各自回去,只有傅首一原地不动,依然倚靠在窗前。她走过去,也倚靠在窗前,“想问什么?”

  傅首一笑着说道:“兄弟好心机啊,一步步把兄弟我引入圈套。”

  “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嚯,再说了,我可是给过你机会反悔的哦。”

  “其实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不简单,尤其是我把刀架在你身上,见我满身是血时,你眼里没有一点惊慌。”

  孟芙不以为然,“我见过的场面可比你这场面大多了。”

  “你是指满门抄斩吗?”

  孟芙笑笑,傅首一也笑笑,两人心照不宣。

  不知过了多久,孟芙问道:“什么时候猜出来的?”

  “就刚刚,你说你有个弟弟时。”

  孟芙挑眉,“那你怎么还同意和我同流合污?”

  傅首一转过头来正视她,“谢丞相是个真正的忠臣。”

  “真好,还有人相信我父亲。”孟芙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该说说你真正的仇人了吧?”

  傅首一一脸惊诧,“什么?”

  “你的仇人不是李元霸吧?要么就是不止他一个,而他的仇恨值是最弱小的一个。”

  傅首一低头无奈的笑笑,“你看人真的很厉害。”

  孟芙笑道:“因为你很傻!”

  “我先走了。”傅首一准备跳窗离去,突然被孟芙抓住手臂。

  “帮我查清现在朝中的势力,可以吗?”

  傅首一点点头,“可以。”

  “你慢慢查,不急,安全最重要。”

  傅首一嗯了一声,“我先走了。”声未落,人就不见了。

  孟芙耸耸肩,这时孟演进来了。

  “姐姐。”

  孟芙笑笑,从袖口里拿出一把匕首,“这把匕首给你,记住,要时刻不离身,以后我们的行动会越来越危险,你要时刻保持戒备。”

  孟演接过匕首,“谢谢姐姐。姐姐,你为什么要找这些人一起?她们能帮得上忙?”

  孟芙想想说道:“做任何事,身后都少不了有一个团队,可能他们的力量微不足道,但团结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众人拾柴火焰高。就像蚂蚁一样,虽然它们的力量微乎其微,你一脚下去可以踩死好几个,但是他们团结起来,可以以弱胜强,绝处逢生。当然,你也要确保他们忠心,不会背叛你。”

  孟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怎么让他们相信我们并且和我们站同一线呢?”

  “你想要别人相信你,你就得先让他知道,你相信他,并且可以为了他放手一搏,倾尽全力。”

  “哦,所以姐姐就利用这点将他们一步一步引上岸。”

  孟芙欣慰的点点头,“好了,我们该睡觉了。明天可是要继续练习的哦,你起不来,我可是要打小屁屁的。”

  孟演抢先一步上床,“姐姐,今晚该你熄灯。”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