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四章 螳螂捕蝉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519 2019-03-27 12:05:00

  一个时辰后,云忻回来。

  “哟,云忻买这么多东西呀,怎么?想重新找个金龟婿?”

  “我有这个资本,想找金龟婿又有什么不可以?”云忻提着东西头也不回的回房间。

  不一会儿,云忻花容失色的慌慌张张跑出来,“死人了,死人了,死人了……”她因紧张过度而吓得腿脚酸软,跌坐在地上往后爬。

  不一会儿,衙门来人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买完东西回来,我的房间里就躺着个人,他一动不动,我以为他喝醉了,我过去扶他,可……可他全身冰冷僵硬。”云忻大颗大颗流着泪,嘴唇一直哆嗦,颤抖着声音说完,似乎真的被吓得不轻。

  “仵作!”

  仵作上前去查看尸体,一会儿后回来,“大人,死者被花瓶砸晕后,被凶手扭断脖子,他的嘴里还发现了大量的砒霜,而且……”

  段大人眯眼,一副要吃了仵作的样子,“而且什么!”

  “而且,下官还在尸体下身发现了属于少女的处子血。”

  场面顿时一阵惊呼。

  云忻顿时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她一直重复着仵作说的话,少女的处子血,处子血……

  “下官猜测,死者应该是看上了一位女子,见色起意对女子实行强奸,可女子不甘受辱,用花瓶砸晕了死者,可又害怕他醒过来,拧断脖子,以防万一,再用砒霜。”

  段大人看向老鸨,脸上是一副不好惹的表情,“老鸨,你这里有处子之身的女子有那些,通通叫出来!”

  老鸨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我……我……”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芙蓉姑娘手上不是点着朱砂吗?

  “去把芙蓉带过来。”段大人命令着旁边的侍卫。

  老鸨带着侍卫去芙蓉的房间里提人。

  一会儿,侍卫匆匆跑来,“回大人,芙蓉不在房间里。”

  “你说什么?”段大人走过去一把提住侍卫的衣服,深皱着眉头,一切了然于心。

  云忻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芙蓉她出去买东西了,我和她一起出的门,我提前回来了,可她还想逛逛,就还没回来。”

  段大人冷冷的瞥了一眼云忻:“是吗,那就把她押回来在盘问也不迟!去!”

  侍卫听到命令后马上转身去抓芙蓉。

  “妈妈,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多官兵。”芙蓉抱着东西从门外走进来。

  她一眼就看到了段大人,没死?傅首一没被抓,她也没被抓,难道有了新的替死鬼?

  段大人大步走过去,毫不怜香惜玉抓住芙蓉的手臂掀开芙蓉的袖口,芙蓉手上的礼盒掉了一地,她手臂上的朱砂还在,如一朵红雪莲,娇艳孤傲,而且芙蓉肌肤柔软的触感刺激着他的大脑,他真的没想到女子的肌肤能这么软,纤细无骨。

  “大人看够了吗?”芙蓉出声提醒着发呆捏住她手臂的段大人,他的手干燥粗糙,指腹留有习武落下的茧子。

  段大人冷哼一声,将芙蓉的手臂甩出去,“哼,为什么每次尸体多多少少都和你有关!”

  “呵呵……大人问这话要芙蓉如何回答?芙蓉只能说小女子太过倾城,容易招惹是非。”

  “你!”

  芙蓉突然伸出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噤声,“大人,难道说芙蓉不漂亮吗?”她直直的看着段大人,眼里星辰万千,晶莹剔透。

  段大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推开她,“放肆!去给本官搜房间!”

  官兵立马去芙蓉房间搜查。

  不一会儿,官兵回来,“回大人,什么也没有。”

  芙蓉倚靠着桌沿,揉着手腕,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搜的不是她的屋子一样。她要做事肯定做得干净利落,再说了,就那点砒霜现在也完了。

  段大人一直盯着她,这未免也太过镇定了,要么真的与她无关,要么就全程都是她做的,被人搜房间怎么可能多多少少一点慌乱都没有!

  “芙蓉是吗?本官一定查明你是何来历!把尸体带回去,回府!”

  一行人从她身旁走过,她睫毛垂了垂,遮住了眼里的情绪。

  “芙蓉姐。”

  回到房间后云忻一把抱住孟芙,“芙蓉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好了云忻,你说过我们都是女人,要互帮互助的,而且我们两还是好姐妹,好姐妹就不应该说这么生分的话。”孟芙拉开云忻,抹去她脸上的泪。

  “对,我们是好姐妹,芙蓉姐,你手上的朱砂……”云忻擦擦脸上的泪,欲言又止……

  “哦这个啊?”孟芙大方的掀开手臂上的朱砂,“对面拐角处不是新开了家刺丹青的店吗?它如此鲜艳欲滴,我想,应该是刚刺的缘故吧。”

  “有吗?什么时候开了家丹青店,我怎么没有看到过?”

  “你又不刺,当然不会留意这种店了,好了云忻,我们不提这个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自从我进了这里,贞洁这种东西就看得不那么重要了,以后我们两要互帮互助一辈子。”

  孟芙手握拳头,眨眨眼示意云忻也握住拳头,两人拳头相撞后抱在一起。

  云忻看着芙蓉表面虽然在笑,内心一定很痛苦吧?她知道把贞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的那种难受,甚至对方还是个死人,她发誓,她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芙蓉,只要芙蓉需要她的地方,她一定不推迟,赴滔倒火也在所不辞!

  次日,芙蓉来到后院,孟演小小的身子屋檐下大声朗读,她远远的看着他,脸上不知不觉间露出了温柔。

  突然——

  “嘭”的一声,破旧的屋檐往下滑落,她甚至连小心都来不及喊。

  一刹那,她看着屋檐直直砸下来,话语哽咽在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她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想个木头人一样木纳呆滞。

  “呸呸呸!”孟演从草堆里窜出个头,吐着嘴里的尘埃。

  又窜出一个头,“少爷你没事吧?”红袖赶紧扒开破旧的碎草,把孟演抱了出来。

  “姐姐。”孟演赶紧跑过来握住孟芙的手,“姐姐,演儿没事。”

  孟芙被拉回思绪,她惊慌错乱的蹲下来用力抱住孟演,她紧紧抱住他,她是真的把他当亲弟弟对待,他是她在这个世界的唯一温存,若他也不在了,她不知道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她的执着与坚强又是什么?她谋划这一切的意义又在哪?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姐姐,演儿没事,那都是些废草。”孟演抹平孟芙脸上的慌张,轻声哄着。

  孟芙头低着孟演的头,“好,姐姐知道,姐姐知道。”她一味的回答孟演,他什么要求她都答应。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内心波澜起伏的情绪,她只知道,她现在害怕到极致!

  许久许久,她平息内心的起伏,她的脸上恢复了平静。

  “红袖,刚才谢谢你。”

  “不不不,保护孟演本来就是红袖的责任,姐姐说谢谢就折煞红袖了。”

  刚才惊魂的瞬间,是红袖毫不犹豫的挡在孟演的身前,她想,一个不顾自己性命安危也要护住孟演的人,她就算再坏又能坏到那去?也许是她一开始就误解了红袖,她说的都是真的呢?她把红袖划到自己人的队列。

  她笑着站起来,“好了。这房子太破了不能在住了,孟演以后就和我一间房,红袖我在给你找间新的。”

  红袖和孟演对视一眼,说句好后,两人回去收拾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