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三章 察颜观色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657 2019-03-27 12:05:00

  孟芙刚和孟演训练完回房没多久,云忻就来敲门。

  “芙蓉,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我要振作起来,我要让别人刮目相看。”

  孟芙握着她的手,“这才对嘛!这才是我们坚强的云忻,雷打不动的云忻。”

  “芙蓉,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

  孟芙想了想,“你不是擅长弹琵琶吗?回去好好化个妆,打扮的美美的,出去弹奏。”

  “好!”云忻自信的答道。

  “加油!我今天有些事,不能陪你一起,可能要晚上以后才回来,有什么事我们晚上在聊好吗?”

  “好,我没事的。”

  两人分开后,孟芙拿着给孟演做的衣服来到后院。

  孟芙走到石凳前坐下,“演儿过来。”

  “姐姐,我的马步还没有扎完。”孟演一脸警惕的提着两桶水在一旁扎马步。

  孟芙噗嗤一声笑场,“这次没骗你,今天不用扎马步,我们学习别的东西,来,去把这件衣服换上。”

  孟演放下桶,接过孟芙的衣服,回房间换衣服,不一会儿人就出来了。

  孟芙看着,忽略她的手工部分,孟演的气质和这件衣服还是挺搭的。

  她绣了两头狮子,胸前一头,后背一头。狮子,万兽之王。狮子捕食时,沉着冷静,深藏不露,就像雷电在冬季蓄力待发一样,一旦出手,势必会一口咬住你的致命弱点,连根拔起。它的性格是勇敢的,威严的,有力量的。

  她起身帮他整理衣角。

  “不错,姐姐这件衣服还是做得挺好的嘛!”她看着孟演身上的衣服,洋洋自得。

  孟演一惊,“姐姐,这衣服是你为我做的?”

  “是呀,基于你的优秀表现,姐姐做套衣服表扬你,不过姐姐是第一次做,可不要嫌弃哟。”

  孟演立马紧张出口,“姐姐不会的,演儿很喜欢,一点都不嫌弃。”

  “好了,我们今天来学习察言观色!察颜观色也叫读心术,就是你要通过别人的眼睛,面部表情,以及语言来判断这个人,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想要什么?而你,能给他什么?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眼睛反应的情绪是最真实的,眼睛可以表现出人的精神、心灵、性格和气质,还可以表达一个人此事的内心情绪。当然,这只是一般人,有的人他就会隐藏自己,所以你要学会认真观察,抓住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瞬间。比如人在撒谎时,眼睛不敢正视对方,即使正视对方的话,眼球和眼睑也是惊慌闪烁不定的,咧嘴笑,表示兴奋愉快。瘪嘴,表示要求,心里不满,受到委屈。红脸横眉,表示很生气,撅嘴、咧嘴表示不懂,不理解。”

  孟芙画了几双眼睛。

  “这样的眼睛叫做凤眼,会表现的性格冷淡,有时候很任性,常常言行不一致,情感起伏激烈,有胆量,也有进取心,讨厌向他人低头,容易有地位。

  这是一种眼角下垂的眼睛,做事情比较谨慎、顺从,也比较温厚、柔和,容易受到他人的左右,心地善良缺同时也很消极,做事情细心,考虑的也比较周到,行动迟缓,好色淫荡的比较多,但是这样的人也比较顾家。

  圆眼睛,表里一致,深受着他人喜爱,个性分明,容易受诱惑,感觉敏感,个性积极,直性子,难缠,交际广,但不深入,万事不出差错,性格阴郁。

  细眼睛,深思远虑,多疑,神经质,朋友少,但能友谊长存。

  大眼睛,饶舌,有板有眼的人,偶像崇拜,感受力强,乐天派,热情,是理想的恋爱对象,女性会表现的比较时髦,男性有勇气,观察力迟钝。

  小眼睛的人,观察力敏锐,警戒心强,喜欢施小伎俩,适合给别人出谋划策,做事情一丝不苟。”

  孟演拿着图纸仔细认真的观察。

  “当有人和用你视线相交接的时候,先移开目光,避免别人看出你的情绪。只用余光扫视你一下,当做没有看到你的人,就是对你满不在乎甚至对你很藐视。眼睛上扬,是假装无辜的表情,这种动作是想证明自己很无辜。目光炯炯看人时,上睫毛往下压,几乎和下睫毛相重合,是想造成一种令人难忘的表情,传达出某种强烈的思绪。

  眼睛表面十分闪亮,是因情绪激动,所以若对方眼睛闪亮,肯定是情绪兴奋或者克制。睫毛震动或者挤眼睛等动作,代表极力抑制的心情。眨眼速度越慢幅度却很大,意思是代表惊讶,不敢相信所看到的是事实。睫毛震动时,眼睛也一样迅速开闭,是一种卖弄天真的夸张动作。!

  用一只眼睛使眼色表示两个人之间是好朋友达成某种默契表示他们对某一话题有共同的感受和想法。反之两个陌生人间挤眼睛,则具有强烈的挑逗意味。”

  “你熟悉一下,我带你去个地方。”

  孟芙换了一身男装,带着孟演来到赌场门口。

  “对面人群出入多的那叫赌场,你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神,表情,把你看到的说出来。”

  孟演仔细观察着对面的人,“那个穿棕色衣服的大汉,颓废,目光沮丧,连连摇头,应该是输了钱,身无分文了。”

  孟芙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那个穿着华贵的汉子,神色飞扬,一副得意的神采,一看就是有好事发生,又因为他是从赌场出来,那就应该是赢了钱。那个躲躲藏藏进赌场的,贼眉鼠眼,东看西看,应该是偷偷躲着家人来赌场。”

  “不错。以后要多观察,但是也要隐藏自己,你不能让别人看出你在想什么,你需要什么,你要做到眼神、表情、语言都一致。当然,你也可以伪装,稍加掩饰,引导别人向你想要的方向走,慢慢进入你的圈套,不过没有十分的把握不可尝试,有时可能会弄巧成拙的。明天,若我说中你两条信息,就要被罚!”

  孟演点点头。

  “好了,现在我带你去逛逛,你也很久没有出来了。”孟芙拉着孟演小小的手逛街,但她们走的大都是人多拥挤的地方。

  孟芙刚回来,云忻就冲到她的房里,眼神惊恐不安,双手紧紧抓住她,不停的颤抖,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一阵泛白。

  “芙蓉,我……我杀人了。”

  孟芙突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道:“什么?”

  孟芙把云忻拉到屋里,赶紧把门关上,“怎么回事?”

  “我……我没想杀他,我,我出去弹奏琵琶,可结束后,一个男人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我……我和吴公子在一起后就没接过客,这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就反抗推开他,说我身体不适,可我不知怎的,他就骂骂咧咧打我意图强奸我,我……我一时情急,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拿起花瓶砸在他头上,他就倒下去了,我没想杀他!我……”

  孟芙抱住她,“别紧张,别紧张,有我在!那现在人在哪?”

  “在我,我房间里。”

  孟芙将门开了一条缝,四处扫了一下,关上门。“你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息下来,不要让外面的人看出来,现在你带我去你房间。”

  云忻深深吸了几口气,一直平复胸口的起伏,孟芙见差不多后和她去了房间。

  云忻紧紧把住门,孟芙走到男人旁蹲下,伸手抚摸男人脖子处的大动脉,她平静的抬起头,“他死了。”

  云忻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全身酸软无力,脸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孟芙趁云忻不注意,用力扭断男人的脖子。她走过去,扶着她,“云忻,你相信我吗?”

  云忻紧紧抓住她的手,“芙蓉,芙蓉,我相信你!”

  “那好,你现在听我说,你现在假装出去买东西,不要让别人看出你的异样,你买好东西回来,假装不知道发生什么,你慌忙出去报信,说死人了,死人了,有多慌张就有多慌张,这里有我。”

  “嗯嗯。”云忻说完带上钱假装出去买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