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二章 收买人心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752 2019-03-26 12:05:00

  “孟演,当你手腕的速度快过水的速度后,碗里的水就不会溅出来了,就算有水珠弹出,你也可以伸手过去接住它,这就要你反应的速度快过水的速度,手臂要四平八稳的去接住它,当你反应力提高到一定程度后,你看事物时,它们的速度就会慢很多,你就会很容易的抓住它!”孟芙一边说一边示范给孟演看。

  孟演在一边认真的学习观察,“我知道了姐姐。”

  “芙蓉。”

  孟芙看过去,是云忻。“你好好自己练练,我走了。”

  “姐姐慢走。”

  孟芙来到云忻旁边,“怎么?要我陪你一起去状元府?”她坏坏的笑着。

  云忻害羞的点点,“我一个人去有点害怕,有你在莫名感觉安心。”

  “是吗?那我就委屈去看你们两恩爱了。走吧。”孟芙手搭在云忻肩膀上,一副大哥的样子。

  “谢谢你,芙蓉。”

  “没事,你不是教我刺绣吗?现在就当我报答你了。”

  两人来到状元府前,门上贴着大红对联,大门前有两头石狮,“不错,很大气豪华,云忻,真是好福气,恭喜啊。”

  “呵呵呵……”云忻低头羞涩一笑,风铃般的笑声,悦耳动听。

  孟芙去敲门,出来一家丁,“请问姑娘你找谁?”

  “我找你家状元爷,未来的状元夫人来了,快去通传,耽误了你担待得起吗。”孟芙恐吓着家丁,这些家丁都是新招的,没点见识,那敢和未来的状元夫人抗衡?

  家丁拱手颔首,“姑娘请稍等,小的马上去请老爷。”

  孟芙走到云忻旁边,云忻满怀期待的等着吴起元出来接她。

  不一会儿,吴起元从府里出来。他剑眉星目,居高临下的看着楼梯下的两个女人,冷峻而倨傲。“二位找本官何事。”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的疑惑不言而喻。

  “吴公子,我是云忻啊,您不认识我了吗?”云忻忍住心底的恐慌,故作镇定的说道,声音有些沙哑颤抖。

  “认识,青楼的妓女!”他直直看着云忻,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孟芙听着,要不是场合不对,她其实想笑出来,从她见这个男人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靠不住,云忻还像个傻子一样被他骗得团团转,他之所以说不负云忻,是给自己谋个后路,以防万一他考不中时在利用云忻。

  云忻听着他珠玑的话语,纤弱的身子摇摇欲坠,看样子受到不小的惊吓,孟芙从后面扶了她一把,“你……你说什么?”她的语气苍白无力,“你说过你不嫌弃我的,那些世俗的眼光,你说,你只求两情相悦,只要我真心待你,你便真心待我,给我一片天,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她压低声音,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完这些话。

  “我是说过又怎样?你觉得你配得上本官吗?你不过一青楼妓女,半点朱唇万人尝,怎配我这状元郎?”吴起元冷酷无情说着字字珠玑的话。

  云忻的泪终于忍不住破眶而出,一声痛到极致的嘶喊,憋在喉咙里发不出声,好半响才发出微弱的声音,“你骗我……为什么?”

  “你这种肮脏的女人,不配与本官谈为什么,若没什么事以后别来找本官,否则,别怪本官无情,动用公权!”吴起元说完甩袖而去。

  孟芙扶着一副心如死灰,毫无生气的云忻回了肆夜楼。

  “姐姐,今天我们学习什么?”

  孟芙动动嘴唇,却没发出一丝声音。

  孟演眨眨眼睛,一脸的疑惑。“姐姐你说什么?”

  孟芙依旧不说话,指着自己的嘴唇,示意孟演仔细看。

  孟演看了两遍,试着说出来,“唇语?”

  “对,唇语。听不见声音,但你看到别人的嘴唇时,你要知道别人在说什么。这就是你今天要练的东西。”

  孟演哦了一声。

  “你今天就坐在院子里观察过往的人,看看她们都说了些什么,而你又能知道多少。”

  孟芙回去时路过云忻的房间,自那天以后,云忻就没日没夜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

  几日后,金科状元迎娶公主,荣升驸马。

  孟芙一脚踢开云忻的门,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她往窗边看,“好好看看,睁大眼睛好好看看,那就是你付出真心的男人,你为他倾尽所有的男人,好好看看,好好擦亮眼睛看着!”

  云忻跪倒在窗前,一副生无可恋的看着楼下的迎亲队伍。

  “你恨他!你恨他骗你,恨他夺走你的真心却没有好好珍惜,可你的心就在你的胸膛里,你不给他,谁又夺得走呢?”

  孟芙拉起云忻,“云忻,你还年轻,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男人糟蹋自己身体呢,若他心疼你,你糟蹋可以,这样更能让他想保护你,照顾你,可他不心疼你,甚至看见你都觉得恶心,你糟蹋给谁看?不值得!”

  孟芙放手,云忻跌坐在了地上。

  “你恨他,就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狗急了会跳墙,兔子逼急了会反咬一口,你是人,你就让他看看你的厉害!云忻,你该振作起来,你要让别人看看,你云忻不是好惹的,别人敬你一尺你还他十仗,若别人欺你一时你还他一世!”

  “哟,在这收买人心呢?”牡丹妖娆着身躯走过来,“一个可怜的人教另一个可怜的人大道理,真是好笑。你们继续吧,我就不打扰了。”牡丹又妖娆着身子离去。

  “云忻你看吧,我为了你都被别人嘲笑了,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争气一下吗?”孟芙无可奈何的说着,云忻抬起头来看她,云忻的脸上全是泪痕。“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想想吧,想通了再来找我,我愿意帮你。”孟芙说完扔下云忻来到孟演的房间。

  “姐姐要抽查吗?”

  孟芙点点头,孟演递给她一本书,随即孟演开始背了起来,他背得滚瓜烂熟,孟芙十分欣慰,揉了揉他的头,“还是演儿争气。”

  孟演颔首,嘴角上翘,“谢谢姐姐夸奖。”

  “你读书吧,姐姐走了。”

  “姐姐。”孟演叫住正要离去的孟芙。

  “怎么了?”她回过头。

  “演儿觉得,红袖没问题。”

  “你觉得?”孟芙重复着孟演的话。

  “演儿的直觉,我觉得她没问题。”

  “有没有问题还有待观察,你读书吧。”孟芙走出孟演的屋子,现在已到了深夜,红袖在井口边在洗衣服,她走过去。

  “红袖?”

  红袖突然紧张的站起来,“姐姐来了。”

  孟芙看着红袖慌忙的神情,急急忙忙站起来遮住水盆里的衣物,“你在洗什么?”

  “小姐别看,这都是些污秽之物。”红袖下意识叫道,低着头挡住孟芙的视线。

  孟芙走过去拉开红袖,红袖顿时手忙脚乱,“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姐姐,污了姐姐的眼。”

  “这什么?”

  “姐姐,这是红袖的月信布。”红袖低着头,小声的说着,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这有什么,你坐吧,你一边洗我一边和你说说话。”她走到井边的一块石头前坐下。

  红袖心有余悸的坐下去,但不敢洗水盆里的污秽之物,孟芙也不逼她。

  “这段日子麻烦你照顾孟演了。”

  红袖一听赶紧马上开口:“小姐不麻烦的,一点也不麻烦,红袖的责任本来就是照顾少爷,小姐这样说,真的是折煞奴婢了。”

  孟芙温和的笑着说道:“怎么不叫我姐姐了?”

  “我……姐姐。”红袖低头唤了声姐姐。

  孟芙笑道:“这样才对嘛,以后还要再麻烦你照顾孟演。”

  “红袖愿意的,姐姐,红袖愿意照顾孟演,只要姐姐不赶我走,我愿意做任何事。”红袖目光希翼,紧张的看着孟芙。

  孟芙继续笑道:“不赶你走,但是你要好好照顾孟演哟。”

  “我会的,姐姐,我会的。”红袖信誓旦旦的说着。

  “好,你忙吧,我先走了。”孟芙说完起身离开。

  “姐姐慢走。”红袖站起来恭送孟芙。

  孟芙笑着回过头来挥挥手拜拜。

  她回到房间继续给孟演做衣服,她只差一只袖口了,不出意外明天能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