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十章 欲擒故纵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3108 2019-03-25 12:05:00

  孟芙潺潺弱弱的从地上爬起来,慢吞吞回到房间,独行踽踽,脸上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她打开门,屋里响起了掌声。

  “啪,啪,啪。”

  孟芙关上门后,男人就说道:“姑娘好心机啊。”

  孟芙头不抬,背对着男人,“是吗,谢公子夸奖。”

  男人不在意她的态度,继续说道:“首先带着在下偷龙转凤,然后一鸣惊人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熄灯给在下动手脚,又引导众人的思绪想像他们心中的礼物,如何让他们惊喜,自然无暇顾及旁边人,又一边吹曲为在下掩护让别人听不见动静,灯亮时,众人看见的只是几个破坛子而不是他们想像的惊喜,势必会引起骚动,就没人关注李元霸,又安抚他们给他们甜头说脱衣服,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试问那个男子不想看看酮体肌肤呢?关灯给他们分酒,又叫妖娆的女子下去,关灯是怕女子发现李元霸已死,叫妖娆女子是想男人们伺机揩油,不和旁边人说话,让一个女子下去收钱,钱数不算多一个托盘就够,又因女子只有一个人,忙着接众多男人的钱自然不会看其他人,将坛子往台下砸,有碎片,人跑起来时难免会滑摔倒,动静越大,混乱越大,那时人心惶惶,无人在意他人,在下离开的胜算就越大。这一计,既帮了在下,又赚了钱,还除了一个劲敌,姑娘好计谋啊,一举三得,在下佩服!”

  “啪,啪,啪”男人又拍起了掌声。

  “呵呵……”孟芙低头苦笑。

  “姑娘怎么了,是在下说得不对吗?”

  “没什么,只是笑我自己太傻太天真,原本以为真心对待他人,他人也会真心待我,殊不知……呵呵……我还是太傻太天真。”孟芙低头转身走向床边。

  “姑娘这是何意?”

  “没什么,我累了,公子走吧,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了。”孟芙垂着头越过男人,心如死灰,毫无生气。

  男人闻到一股属于少女独有的体香,心头荡起一阵阵涟漪,他看着女子孤单寂寥的背影,心头泛起一阵不忍心。他下意识伸手拉过孟芙,孟芙被翻转过来,青丝未束,窗口一阵风吹过,少许青丝随风飘逸,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略施粉黛的脸上有些绯红,眼眶里蓄满泪水,她紧紧咬住下唇,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

  男人一时慌乱,赶紧放开手后退一步,“在下失礼了。”

  她转过身,背对着男人,“你走吧,从今以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我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

  “姑娘是后悔了?后悔帮了在下?”

  她抬起头,严词坚定,“我从未后悔过。”

  男人一惊,无法掩饰心里的巨大波动。

  “我只是笑我自己太傻太天真,原本以为我帮了你,你也会答应帮我,呵呵……还是我太傻。”她垂下眼睛,又再次抬起,眼眶泛红,珠泪欲滴。

  “我……”他想是不是他太谨慎了,忽略了她的真心,他告诉过自己,要时刻注意这个女人,可她的眼泪,她尽心尽力帮自己的样子不像是作假,甚至还义无反顾的相信他。“你需要我帮你什么?”

  “不需要了,曾经我对你真心的时候,你拿我当替死鬼,如今……我还能相信你吗?谢谢你的提议,可我不需要了,我说过了,机会只有一次,可你……显然浪费掉了。”

  “我……我没有。”男人说得力不从心,眼神飘忽不定。

  “你没有吗?你给我迷药,不就是想让官兵在我身上搜出来吗?巡抚的官难道不是你报的吗?官兵查出的那杯迷药难道不是你动的手吗?我倒的酒,而且又在我身上搜出迷药,人账并获,呵呵……既杀了仇人,又除了唯一个知道实情可能对你造成威胁的人,一箭双雕,公子也不赖啊。”孟芙转过身来,质问着他,眼里的坚强与执着让人心疼。

  “我……我……对不起。”

  “公子走吧,我真的累了……”声未落,孟芙突然身子一软倒下去,男人眼疾手快接住。

  她身上有些酒味,混合着少女独有的体香,他抱着她,他第一次认真看她,他从未见过如此绚丽、光芒如此夺目的女子,她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而且他从不知道,一个女子的身体能这么软。

  他温柔的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他想,她始终是个女子,刚刚经历那种场面,内心一定很害怕、慌乱吧,他知道那种孤立无援,孤军奋战的害怕与绝望,甚至还被自己一心帮助的人算计,心一定凉透了吧,他低头苦笑一下,他真的是个坏人呢,熄灯跳窗离去。

  孟芙等男人走了半盏茶后,睁开眼睛,眼里一阵清明,黝黑,深不见底,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弧度。

  卯时,孟芙任与孟演一起练习,孟演现在大概已成形,身子灵活敏捷许多。

  孟芙又在桶里多加了些水,鹅卵石上的训练又多加了十圈。

  “现在,我们来练反应力。”孟芙找了一堆小木棒,“我放木棒,你要从侧面抓住它!”

  孟芙挨个挨个放,孟演也一根一根抓住。“很好,现在换成石头。”

  这次孟演漏了好几块石头。“我……对不起。”他低头懊恼道。

  “没关系,今天是第一次练习,明天还抓不住,就准备受罚吧。”她说完走到练舞房,留下孟演独自练习。

  “哟,芙蓉还来啊!昨天我还以为你被吓死了呢。”牡丹停下舞步嘲讽着孟芙。

  孟芙小心翼翼走过去,突然“啊”的一声,手成爪子形,做了个鬼脸。

  牡丹被吓得尖叫后退几步,花容失色,“你要死啊你!突然吓死我了……”牡丹心有余悸的用手滑着胸膛。

  “哈哈……牡丹姐都没被吓死,我怕什么。”她突然严肃正经的看着牡丹,眼神看得牡丹心里发毛。

  “又……又怎么了?”牡丹张口结舌,目光闪烁不定,她突然发现,她怕芙蓉的眼神,尤其是她正眼认真看人时的眼神,就好像有种魔力,能轻易将她吸进去,毫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她熔化。

  “牡丹姐怕鬼吗?”半响,孟芙才慢悠悠吐出这几个字。

  牡丹心一惊,手下意识抓住身后的桌角,吞吞吐吐,“我……我为什么要怕鬼,我行得端坐得直,我怕什么……我身体不适,你自己练吧,我先走了。”牡丹跑着出门,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刚刚的震撼让她有了退缩,她第一次有了逃避的冲动,第一次让她害怕,刚刚的芙蓉就像地狱里的死神,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易将她碾压!

  孟芙看着牡丹落荒而逃的背影微笑。

  “妈妈,我们赚了两万一千多两,我只要八千两就好。”

  老鸨恋恋不舍的握着银票,孟芙一用力,全拿过去,“谢谢妈妈。”

  老鸨别过脸,忍痛割爱。孟芙趁老鸨不注意,拿了几两碎银子,“这些就当施舍我了。”孟芙眨了下眼睛拿着银票离去。

  深夜,孟芙绣着狮子,烛火摇曳一下,一个黑色身影闪进房内。

  “公子总是出入女子闺房,这不合礼吧。”她头不抬,一直保持着刺绣。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你就不会害怕吗?”

  “夜路走多了,自然会遇见鬼。只是我为什么要让你看见呢?你有什么资格。”

  男人被她冷漠的态度和咄咄逼人的口气吓了一跳,这和昨晚那个一副伤心欲绝的女人判若两人,难道这就是女人所谓的恨?“我来只是告诉你,我愿意帮你。”

  “不需要了,公子请回吧,也请公子不要再来了。”她依然是冷漠决绝的语气,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男人突然觉得公子这个身份好生分,还有些刺耳,“我叫傅首一。”

  孟芙抬起眼皮瞥了男人一眼,“哦,公子没事就请离开吧。”

  傅首一心里顿时一噎,“我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呢。”

  孟芙放下手里的针,走到窗边,指着窗外,“走!不然我叫了,现在每日都有官兵捕快来巡逻,我一叫,会发生什么,公子自己清楚!”

  男人看着她眼里的冷漠与决绝让他心慌,“你别急呀,我真的是来帮你的,之前你就救了我,又帮了我,我报答你是应该的。”

  “不需要,走!”孟芙别过头,又指了指窗外。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我想弥补我之前犯的错。”

  孟芙回头看着他,犹豫道:“我还能相信你吗?我只怕接下来的是万劫不复!”她又坚定的别开头。

  男人真的没招了,他何时如此低声下气过?“我发誓,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若敢违背,天打雷劈!”男人放下手,“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需要我帮你什么了吧。”

  孟芙几翻犹豫后转过头,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一生,唯我所用。”

  男子顿时一阵惊讶!嘴唇微微张开,显然这个要求给他带来的震撼不小。

  “怎么?不答应现在可以走,没人逼你。”

  男人看着她许久,低头叹了一口气,苦笑一下,“我愿意。”

  “不后悔?”孟芙出声提醒道。

  “不后悔!”男人此时眼里全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