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九章 大气秉然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605 2019-03-25 12:05:00

  不知是谁报了官,捕快官兵来了。

  “大家原地不许动!全都给本官站着!”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掷地有声,大家都安静下来。

  一个捕快抓住一条蛇放进袋子里。

  这时大厅的人丑态百出,衣衫不整,严重点的手还划破了血。

  仵作验了验尸体,说道:“死者身体还温热,应该是刚死,扭断脖子而死!”

  段大人走过去,捡起桌上翻到的酒杯,尝了尝酒杯里残余的酒,突然眸光一闪,“将现场封锁,今天出现的人通通搜身!”

  老鸨暗叫事情不妙,张口结舌道:“段大人,这怎么回事啊?”

  没人回答她,官兵开始搜身,挨个挨个搜。

  这场景弄得人心惶惶,个个担惊受怕,深怕被牵连。

  到孟芙了,她还卷缩在地上,双手紧紧抓住衣裙,目光闪烁不定,看似真的吓得不轻。

  “姑娘,请配合搜身。”

  孟芙还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动不动。

  段大人走上台去,毫不怜香惜玉提起孟芙,孟芙顿时像受到很大惊吓,惊慌错乱,“啊!走开,走开,有蛇,有蛇,蛇!”

  段大人抓住她的一只手将她身子翻转过来,又抓住她的另一只手,一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他微微惊了一下,他抓过很多人,可从没见过有任何人的手能如此纤细,孟芙继续尖叫着,他腾出一只手捂住孟芙的嘴!呵斥道:“别叫!现在没蛇了!再叫把你丢进蛇堆。”

  他说完孟芙僵硬着身子慢慢安静下来。他将孟芙推出去,孟芙刚刚受了惊吓,腿脚酸软,一下子又跌坐在地上。“给她搜身!”

  捕快搜完,摇摇头。

  “老鸨,今日出现的还有哪些人,从实招来,不然我封了你这妓院!”

  老鸨被段大人的气场吓得冷汗直冒,她左右看了看,“不对,端酒坛子出来的一共有十二个人,而如今只有十一个。”

  “还有一个呢?给我搜!”段大人命令着自己的手下去搜。

  一会儿,捕快从后台提着几个家丁出来。“老鸨,看看是谁!”

  老鸨用手指了指。

  “搜!”

  突然捕快在一个家丁身上搜出了一包迷药,“大人你看!”

  段大人突然一脚踹在家丁身上!“说,你都干了什么,人是不是你杀的。”

  家丁被踹趴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被吓得魂飞魄散,马上爬过去抱住段大人的腿,“大人,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一醒来就被几位官爷提过来了,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那这迷药从何而来?”

  “小的真的不知道啊,我被打晕了,什么都不知道,我醒来时,就已经这样了,大人,人不是我杀的,我没有。”家丁哪见过这样的阵势,一时被吓尿了。

  段大人又一脚将他踹得远远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别逼我用酷刑!”

  家丁被吓坏了,眼泪大颗大颗直流,“我招我招,我只把蛇放进酒坛里,可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大人,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家丁跪着爬过来,一边爬一边使劲拍打自己的脸。

  “是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孟芙的眼泪大颗大颗往外流,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过脸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为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弱不禁风的她一下子又跌坐在地上,芙蓉本就苍白的脸这下更白了,全身没力气,瘫在地上,梨花带雨的脸上又多添了几分姿色

  “芙蓉姑娘,芙蓉姑娘,不是这样的,是杜鹃,是杜鹃,是杜鹃叫我做的,大人,我只抓蛇放进坛子里,我没有杀人,也没有想害任何人,大人,你相信我啊。”

  孟芙惊了一下,又不动神色掩饰下去,她以为是牡丹指使的,怎么变成杜鹃了,那天那个人明明是牡丹,她不会看错!

  “去把杜鹃带过来。”

  杜鹃一来,看这情形,脸色顿时苍白如纸,一下子跪在地上,“大人,大人,都是旺富做得,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啊。”

  人一旦到了关键时刻都是疯狗乱咬,狗咬狗。

  “大人,大人你别听她胡说,她前几天说我在坛子里放一条蛇,吓吓芙蓉,她就陪我一晚上,大人,大人,是她叫我做的,她才是罪魁祸首,不关我事啊。”

  “够了!你二人最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牢里有你们好受的。”

  杜鹃顿时大惊失色,吓得眼泪立马夺眶而出,她慌了,她这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了那些苦,而且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问题。“不,大人,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吓吓芙蓉,我没想杀人,她说她怕蛇,我才叫旺富抓蛇的,我没有杀人,大人,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旺富,你快说话啊,我没有叫你杀人。”

  “是呀大人,大人,人不是我们杀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醒来就被几位官爷提出来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大人,我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芙蓉她之前说要在今晚玩个游戏,可我不知道玩什么游戏,我想着用蛇吓她,让她出丑,可我不知道她要玩的是脱衣服,要是我知道,我绝不会这么愚蠢陷害她的,大人,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这时,又一群官兵过来,“儿啊!儿啊!我的儿!”

  在场的人都颔首拜见进来的人,“参见李大人。”

  李太尉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给你说过,叫你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命没了,命没了,我的儿啊。”

  “李大人,请节哀,下官一定会查明真相。”

  “真相!你倒是说说你查到什么了!”李太尉愤怒的从地上站起来,横眉冷对!

  “回大人,下官目前查到,在这名男子身上搜到迷药,而李少爷的酒杯里有相同的迷药,而这名家丁说是这位姑娘指使他的,目前情况不明,待下官查明……”

  “啊!”

  突然一阵惊呼打断了段大人,他抬起头来看,两人已经倒在地上。

  李太尉给属下使了个眼色,后面的官兵立马拔刀杀了两人,血液一阵乱喷,溅在李太尉的身上!“废物!”

  官兵赶紧往后退,“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段大人,等你查出来,小儿的坟头草不知多高了!来呀,把和今天有关的一众人等通通灭口,给小儿陪葬!”

  官兵立马拔刀。

  “且慢!”段大人大喊了一声,气场大迸发!“李大人,你这是滥杀无辜!案情还未查明,你却杀了唯一的线索!如今还要大开杀戒!”

  “段大人!他们不该死,难道我儿就该死吗!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和我儿的死都有关系!本官为我儿报仇怎么了!别忘了,本官官职比你高,你想以下犯上不成!”

  “官职高就可以滥杀无辜吗!李大人的儿子是人,难道他们就不是人吗!李大人也别忘了,下官才是京城的父母官,李大人就不怕下官上报朝廷说李大人公报私仇,用官威压人滥杀无辜吗!”

  “段正!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下官既然是京城的父母官,就要保护他们,君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要下官还站在这,李大人就别想动他们一根头发!”

  “你!”李太尉被气得不轻,一口气憋在心里,胸口剧烈起伏!

  “好!既然段大人义正言辞,那么本官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查不出真相,本官要你给我儿陪葬!回府!”

  李太尉等人抬着李元霸的尸体浩浩荡荡离去。

  段大人挨个挨个排查,录口供,直到深夜,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后,他看了地上的芙蓉一眼。

  孟芙被那极为锐利的眼神看得极不自在。

  “回府。”半响,段大人才发号施令回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