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八章 藏巧于浊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835 2019-03-24 12:05:00

  傍晚时分,她来后院,孟演在认真的练字,她叫红袖端了个火盆进来。

  “演儿,哪些书你看完了,姐姐要抽查。”

  孟演拿起桌上的一本书递给孟芙,“这本史书演儿已看完,请姐姐抽查。”

  孟芙随意翻了几下,把书往火盆里一丢,书马上开始燃烧。

  孟演惊了一下,“姐姐,你……”他眼睁睁看着书在火盆里燃烧,火焰越来越大,握紧的拳头又松开。

  孟芙无所谓的说道:“你不是看完了吗?既然看完了,留着它做什么,我的抽查,就是来帮你烧书。”

  孟演稍微平息了心中的震惊,说道:“姐姐,看完了可以留着回温的,难免以后会忘记。”

  孟芙突然变得严厉,“忘记?既然看过了就不该忘记,要做到过目不忘,记一辈子!你要将书里的字一字不差的牢牢记住!记不住,就努力让你的记忆力提高!下一本,兵书!三日后,我来抽查。”孟芙说完后转身离开。

  孟演回到房中继续刺绣,她得赶快把这件衣服做出来。

  咚咚……咚咚……

  孟芙起身去开门,“是妈妈呀,快进来。”

  老鸨眉欢眼笑的进屋坐下,“芙蓉啊,这个月十五就快到了,你可需要准备什么吗?”

  孟芙给老鸨倒了一杯茶,“妈妈,大厅那些座位是不是都有安排?达官贵人的位子在前面?我看前面的位子比后面的位子豪华。”

  老鸨自然的接过孟芙的茶,“自然是有的,我们就是赚这些人的钱,不然那些穷酸汉能有几个钱,不能亏待了他们呀,不然谁还来。”她说完后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

  “哦。”孟芙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半响,“妈妈,你帮我准备十一个空坛子,还有一坛酒就可以了,到时候让十二个家丁抬上去。”

  “不用在帮你宣传了?”

  芙蓉笑道:“不用了,上次的宣传够了,那些人自会把消息传出去。”

  “那你这次要做什么?”老鸨疑惑的看着孟芙。

  孟芙意味深长的笑道:“我这次要玩一个游戏!”

  次日,卯时。

  “今日,我们跑四十圈,你要跟我平齐跑,若慢一步……”孟芙突然停住,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竹条,她准备好姿势。

  孟演也极有眼力劲的准备好姿势。

  “跑!”

  声未落,两人如箭矢般飞奔而去。

  跑完后,孟演在一旁吸呼气,孟芙到井口打了小半桶水,分别倒进两只桶里,“待会提着这两只桶扎马步。扎完步,在鹅卵石上走二十圈,下午,我去检查你的书。”

  孟演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意志坚定。

  孟芙来时,牡丹已经在舞蹈房了,她随便跳了会舞,虽然不能练其他的,但也不能让自己闲着,跳会儿舞也是好的。

  下午,孟芙去检查孟演的背书情况。

  她听孟演背得朗朗上口,心想,这孩子是真的聪明,虽然有很多字她不认识,但是孟演背得真是一字不差!很快一本书就被他背完了,孟芙把书往火盆里一丢。“不错,继续保持!”

  孟演手重叠在胸前,微微鞠躬,“谢谢姐姐夸奖。”

  孟芙笑笑。

  十五晚。

  孟芙在房里等候,戌时即将到。

  突然一个身影闪进屋里。

  孟芙微笑着从铜镜前起来,转身道:“我还以为公子不来了呢。”

  男人这次没有蒙面,仪表堂堂,貌胜潘安。

  “美人盛情难却,在下自然要到。”

  “好了,去后面换上这件衣服。”这是她偷偷去衣库房偷的家丁衣服。

  没一会儿后男人从帘后走出来,虽然这是家丁的衣服,但丝毫不影响男人的仪表。

  “走吧。”孟芙带着男人到前院,男人突然说道:“等等。”

  孟芙转身,“怎么了?”

  男人递给她一包药,“这是什么?”

  “迷药!”

  孟芙点点头,趁男人不注意假装用小指甲挖了一指甲,又偷偷藏起来。

  “好了,你们抱着酒坛去后台候着吧,我叫出来你们才出来。”

  十二个家丁抱着酒坛子前去,突然闪出一个身影一个手刀劈在最后一个家丁的脊背,孟芙眼疾手快接住酒坛子,“待会儿会熄一盏茶时间的灯给你们抱坛子上去,你好好留意李元霸坐在那,好好利用,成事之后我会制造混乱,你趁机离开。刀就不要用了,拧脖子!”

  孟芙把坛子递给男人,“你放第五个!”

  男人接过坛子点点头离去。

  孟芙拿出迷药藏在晕倒的家丁身上。

  她来到二楼。

  “各位官人,芙蓉马上就出来了,只是我们芙蓉要求了,她出来时得看到一万两银子,若没有,这……”老鸨说着说着就停下了。

  “真磨叽!”下面的男人们不耐烦的抱怨着。

  老鸨使了个眼色,几个小姑娘就端着托盘下去了,老鸨看着托盘里越来越多的银票银子,笑逐颜开。

  “大家稍等,我们芙蓉姑娘马上出来!”老鸨退出舞台,大厅的灯突然全熄灭了,这次没有多大的轰动,只有一部分人惊奇,多的是兴奋难耐,关灯就意为着芙蓉要出场了。

  呜咽低沉的箫声响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男人们抬头一看,引起不少轰动!

  舞台上空架着一轮明月,明月上坐着一位白衣仙女,秀发用一只珊瑚钗随意挽起,睫毛低垂,遮住眼里点点星辰,略施粉黛,手持一把长箫,如空谷幽兰,一尘不染。

  一曲毕,明月落地,大厅变得灯火通明。

  灯光拉回正在幻想、如痴如醉的男人们的思绪。

  “哇,原来灯光下的芙蓉姑娘如此美。”

  “是呀,上次只有些昏昏暗暗的光线,都看得不大清楚,简直和仙女无异啊。”

  孟芙微微颔首,“芙蓉谢各位官人赏脸夸奖,既然各位官人如此赏脸,我们一起来玩个游戏如何?”

  “好!好!”

  孟芙抬头使了一个眼色,大厅突然全熄灭,一丝光线也没有。

  孟芙在台上说道:“大家稍等片刻,有人搬东西上台,想给大家一个惊喜,为了不让人偷看只能熄灯了,大家可以猜猜是什么东西,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为了大家这段时间不枯燥,我在给大家吹一曲吧。”

  低鸣婉转的箫声再次响起。

  再亮灯时,舞台上多了十二个坛子。

  “这有什么好惊奇的!不就是几个破坛子吗?”

  “是呀,坛子有什么好惊喜的。”

  孟芙挥挥手,“大家骚安勿躁,我的面前放着十二个坛子,但是只有一个坛子有酒,我依次砸开,若里面没有酒,我喝一杯酒,脱一件衣服。”

  下面的男人顿时沸腾了,“好啊!你快脱!”

  孟芙继续说道:“若是有酒,你们喝酒脱衣服,怎么样?我的有十一个,你们只有一个,想想芙蓉就吃亏。”芙蓉故作委屈。

  “可以,可以!”

  “那统一而见,我给自己倒十一杯酒,也为你们每个人都倒一杯!”

  几个妖娆的姑娘端着空酒杯上台,她低头倒酒,她压低声音道:“你们依次从左按顺序抬过去,不够在上来抬。”

  大厅的灯光又熄灭,姑娘们抬着托盘下去,一一把酒杯放在桌上。

  不一会儿大厅的灯光亮了。“现在大家面前都放了酒,那么我们开始玩游戏砸坛子吧。”

  下面一阵惊呼。

  孟芙停了一会,等男人们安静下来后说道:“不过呢,两千两砸一个坛子,大家想不想玩呢?”

  “想!想!”

  孟芙使了一个眼色,一个姑娘端着托盘下去收钱。

  “大家小心了。”孟芙抱起第一个坛子往舞台下扔,“砰!”坛子应声而碎,碎片四分五散碎裂在地,“没有呢。”

  “哎,脱!脱!脱!”

  男人们指着她,示意她脱衣服。

  她微微一笑,秀手握住发钗轻轻一抽,三千青丝滑落,如刚下落凡尘的仙子,红唇轻起,将杯里的酒一饮而下。“大家可没说发钗首饰不能算一件哦。”

  游戏继续,另一个姑娘端着托盘下去。

  孟芙抱起第二个坛子往下砸,碎片继续飞散,她委屈的开口:“还是没有。”

  “脱!脱!脱!”

  孟芙慢慢摘下第一只耳环……

  接着第二只……

  孟芙抱起坛子抱怨道:“这是第四个了,再没有我都快脱完了。”

  “脱完了不是更好吗?”

  “是呀!”

  坛子四分五裂。

  “脱!脱!脱!”

  孟芙扬起秀手,衣袖滑落,露出手臂上的朱砂痣。

  “朱砂!你们看,芙蓉姑娘手臂上点着朱砂。”男人们个个目光猥琐,垂涎三尺。

  孟芙风韵无限摘下手上的手镯。

  “第五个了,大家注意了。”

  孟芙抱着坛子往下一摔,突然惊叫道:“啊!蛇!”孟芙惨白着脸吓得瘫坐在舞台上,头冒虚汗。

  老鸨看事情不对,赶紧下楼来整顿处理。

  一时之间,台下乱成一团,个个惊恐万状,前面坐着的都是些官家之弟,养尊处优,地上又有碎片,跑得左歪右倒,还要躲避蛇,你推我就,你拉我倒,从台上看一片混乱。不知何时,有人喊道:“死人了!死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