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七章 偷梁换柱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857 2019-03-24 12:05:00

  孟芙到后院时,孟演早就在哪里等待着,“很好,没有迟到!”

  “谢谢姐姐夸奖!”

  “开始吧。”孟芙继续率先跑出去,让孟演在后面追赶。

  孟演追上姐姐,一边跑一边说着,“姐姐,我们跑步有什么作用啊。”

  “跑步可以锻炼你的体力和耐力。”

  孟演点点头,两人继续跑。

  “演儿,你这样,慢慢吸气停顿一下,再慢慢呼出来,重复做三次。”

  孟演照孟芙说的,做了三次后,“姐姐我感觉好多了。”

  “嗯,这样能让你呼吸畅通,你呼吸畅通了,就不那么累了,也能缓解你跑步中的不适。好了,去休息会儿吃饭,然后继续扎马步。”

  孟芙走到前院,一个身影匆匆跑去,“云忻。”

  云忻回过头,“芙蓉。”

  “你要去哪啊?”

  “今天是科考,我不说了,我要去了。”云忻说完又匆匆离去。

  孟芙走到楼上打开窗户,外面人山人海,街上一片拥挤。有参加考试的,有亲人来陪伴考试的,有看热闹的,闹闹嚷嚷的一片。

  孟芙回头时,看见角落里的云忻。

  云忻羞涩的低着头,眉目含情,细语如珠,“公子。”

  吴公子握住云忻的手,“忻儿,若我金榜题名,归来时,定不负你。”

  云忻低头羞涩道:“我相信你。”

  吴公子抬起云忻羞红的脸,在额头上轻吻一下,“等我。”

  云忻情深不悔的看着吴公子远去的背影,久久不移不开眼。

  孟芙笑了笑,关了窗。

  孟芙一天都在练舞房,出来时天已经很暗了,她随便吃了点东西回房间,太累,不怎么吃得下。

  她回到房间看见刺绣,到绣绷前坐下,她想了想,绣头狮子吧,绣头小狮子。

  她照着云忻教她的,一针一线绣起来。

  不知绣了多久,她抬头看窗外,外面漆黑无比,已是深夜。她伸个懒腰,看着云忻绣的和她绣的,差别还是挺大的。

  突然起了一阵风,窗户煽动两下,她回头,突然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别叫,不然我杀了你!”男人恶狠狠的警告着。

  孟芙一脸平静的听着刺客的恐吓,男人口喘粗气,中气不足,受伤了?“公子,我又没叫,你凶什么。”

  “开门开门!”

  外面响起了官兵的声音,来势汹汹,引起不小的骚动。

  “公子,你这样等官兵进来我们俩都得死,他们会以为我和你是同伙,就算他们知道我是良民也不会留情。”

  “所以呢?”刺客架在她脖子上的刀逼近了些。

  “你可以放开我,我掩护你。”

  刺客犹豫了一会儿,“我为什么相信你?”

  “可你现在只能相信我,不是吗?”

  “给我搜!”官兵来到院子里大喊着。

  “好,你别给我耍花招,不然我不放过你!”刺客放下手中的刀。

  “躲下面去。”孟芙指着绣绷说。

  刺客也不矫情,一下子躲进去,地方有点小,他卷缩着身子才能勉强进去。

  孟芙刚坐好,官兵一脚踢开房门,“哟,这里还有个美人啊。”

  “官爷要搜要查就请赶快。”孟芙头不抬一直保持着刺绣。

  官兵被甩了脸色,翻箱倒柜砸东西。“姑娘,打扰了。”官兵主动关上门离开。

  “别出来。”孟芙压低声音提醒着绣绷下的人。

  突然门一下子又被踹开!

  官兵看着孟芙不满的抬起头。“哟,不好意思,走错了,走错了,走,这间搜过了。”

  孟芙起身关门,“出来吧。”

  刺客从绣绷里爬出来,蒙着面,孟芙这才看到,他的衣服上好多血。

  刺客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还会回来。”

  “站着踏步发出的声音和走路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刺客盯着她看了几秒,“多谢!”说着便打算离开。

  “等等,我们谈谈?”孟芙叫住正要准备离开的刺客。

  刺客眯眼,“我为什么要和你谈?”

  她微笑,“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有着共同的目的!”

  刺客顿了顿,“什么目的。”

  她薄唇轻启,不急不缓吐出两个字,“报仇。”

  刺客一惊。

  “我不知道你要杀的是谁,既然你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得手,还受伤了,不是你的能力问题就是你的策略有问题。不如我帮你,我助你手刃仇人,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一个终身有效的条件。”

  “呵呵……姑娘在说笑吗?你一个姑娘能帮我什么?况且,我也不需要谁的帮助。”

  “是吗?那刚刚要不是我,你觉得你逃得掉?”

  刺客沉默了一阵,半响,“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也需要你的帮助。你现在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心,帮你手刃仇人。”她停下,看向他的手臂,“我觉得你的手臂得包扎一下,不然你有可能死在半路上,流血过多而死。”

  她走过去,刺客警惕的用刀指着她!

  “我剪块布给你包扎。”她拿起桌上的剪刀,顺着布的一角剪开。“如果我想杀你刚才就不会救你,况且杀了你对我也没好处。”她剪下布放在一旁,“能让我看看伤口吗?”

  男人暂时放下对她的戒备,但眼神一直盯着她。

  “你这伤到筋骨了,得把你的筋缝合起来,不然你这手恐怕要废掉。”

  男人点点头,眼里全是对她的打量。

  她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药,用小指甲挖了一指甲,走到男人面前,“这是砒霜,微量砒霜可以起到麻痹神经的作用,能让你减少些痛。”

  她把砒霜倒进杯里,再放茶水进去摇匀后递给他,她找了块手巾给他,“如果真的很痛就咬住它,总之,你不能叫出声。”

  “我不需要。”男人依然是冷漠的语气。

  她重新拿出一根针,在烛火中灼烧消毒,然后四平八稳的给男人缝针。

  刺客一直盯着她,见她手法娴熟,“你这针法有些特别。”

  “是吗?这是我自创的,非常时期用着方便。”

  她拿起布给男人简单包扎,又剪了一条丝带缠绕在他的脖子和手臂间,“你回去在找人好好看看吧,我那只是做简单处理,并不长久。”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正视他的眼睛,“现在能说说你要杀谁了吗?”

  男人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名字,“李元霸!李太尉的儿子。”

  “好,这个月十五戌时前来找我,当然,你也可以不来,机会只有一次,我不会再等你下次。你现在可以走了。”孟芙说完下逐客令。

  男人看了她一眼,跳窗离去。

  次日,她陪孟演训练完后来到练舞房。来时,练舞房有个妖娆的女子正练习舞蹈。

  “牡丹姐,你在啊。”

  牡丹停止了动作,回过头看着她,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厌恶!“芙蓉,我不喜欢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甚至看到你这张脸,我就忍不住想要毁掉。”

  “牡丹姐,我有哪里做错了吗?你说,我一定改,对不起牡丹姐,芙蓉初来咋到,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牡丹看着她一副小心翼翼,泫然欲泣的样子,眼里的厌恶更深,她胸口剧烈起伏,极力忍住要撕掉她的冲动!“以前你没来时,这里是我一个人的,自从你来了以后,什么好的都是你的,就连那些男人也都整天惦记着你,妈妈甚至说,我老了,要把机会留给新来的,哈哈……你说,我心里怎么能痛快?”

  孟芙一听,顿时慌了,“姐姐,我没想和你争,真的,我只想能在这里安稳度日,既然如此,这间房就归还给姐姐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施舍吗?”牡丹突然正色严词,一脸的愤怒。

  “没有,没有,姐姐,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争什么,真的!”

  “既然你没想和我争,念在你也是新来的,别说我欺负新人,这间房,我们两一人一半!”牡丹说完厌弃的别开眼,走到另一边继续练舞。

  孟芙随便跳了两下便离开了,里面有人,她不能做其他的。她来到后院,孟演在扎马步。她走到井口边拿了两个空桶,她把空桶挂在孟演的手臂上,“抬稳了,桶掉下来你今天可就别想休息了。”

  孟演一声不吭,红着眼咬牙坚持。

  “芙蓉,你对你这个妹妹怎么这么狠?”云忻走过来,一脸不忍心的说着。

  孟芙转过头对着云忻说:“我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啊,她只有让自己变强,将来才能保护自己。”

  “可你这也太狠了吧,你这样训练她,她会长肌肉的,就不漂亮了。”

  孟芙笑着摇摇头,“无碍,我也没打算让她步我的后尘。”

  “可在这后院,她一个人,万一有蛇怎么办?”

  孟芙突然大惊失色道:“蛇?这后院有蛇?你没骗我吧?我最怕蛇了!”

  “这后院这么偏僻,又潮湿,当然有蛇了,不过你别怕,现在还没到蛇出没的季节!”

  “那就好,那就好。”孟芙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说着。

  云忻和她聊了一会儿后离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