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六章 笑而不语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474 2019-03-23 12:06:00

  次日,卯时。

  孟芙在后院等了半刻钟,可不见孟演前来。她推开孟演的房间,他正睡得沉。她微微叹息一声,在他的房里又等了半刻钟再叫醒他。

  孟芙走过去一把掀开孟演的被子,孟演突然被惊醒,马上警惕的坐起来,定睛一看,是姐姐。

  孟演揉揉眼睛,弱弱的叫了声姐姐。

  “睡的可好?”

  孟演保持沉默,一时之间不知道姐姐要做什么。

  “现在什么时辰了?我说过卯时在院子里集合,而你在干什么!”

  “昨天姐姐没说,我以为不用跑了!”孟演低下头,一副做错事后忏悔的样子。

  “我没说你就不到了?难道要姐姐每天都盯紧你,提醒你,提醒你一辈子吗?”

  孟演下床来,伸出右手,“孟演错了,请姐姐惩罚!”

  “哪只手写字?”

  “右手。”

  “换左手!”孟演换了右手,孟芙毫不留情抽打左手,孟演的左手顿时出现一条条红细痕。“马上换好衣服出来!”

  “姐姐,你只打了五下!你说今天犯错要翻倍的。”

  “你迟到是第一次犯,打五下!赶紧换衣服出来!”孟芙说完走到院子里等孟演!

  两人又一起开始跑步,孟芙发现这小子真的很聪明,耳濡目染,知道观察她怎么跑,怎么发力可以减小脚步的声音。虽然动作生涩,但已经有了些样子。

  今天中途没发生什么差池,孟演也熟练了一点点,所以今天跑步结束的还算早。

  “待会儿吃过饭继续去扎马步,扎完走,然后回房看书。”孟芙说完留下孟演一个人在院子里。

  她来到练舞房,因为她现在是肆夜楼的头牌,可以拥有一间独立的舞房。

  此练舞非比练舞,她可不像男子一样需要扎马步炼耐力。她需要提高这具身体的敏捷度,柔韧度。

  “哎哟,你可别说,奸臣谢承恩嫉贤妒能,贪污受贿,被当今皇上命淮安王查出来,一道圣旨赐谢家满门抄斩!谢家七十七口人,一夜之间全部归天!那大火啊烧了谢府三天三夜!倾盆大雨都没有把那火浇灭。”

  “皇上做的好!对待奸臣小人就应该严惩!以前我还以为谢丞相是个好人忠臣,体恤我们百姓!没想到就是个伪君子!”

  “对!谢承恩就是个伪君子!”

  “可是先生,谢家不是逃了两个小的?前几天满大街都是告示啊!”

  “哈哈,经过官兵每日每夜的搜捕,已经抓到了。”

  孟芙的手忍不住抓住二楼上的栏杆。

  “两姐弟逃到悬崖边上,不愿被捕,双双跳崖了,官兵在崖底找到了他们的尸体,你看,街上现在还贴有告示吗?”

  “是呀,那告示都撕了。”

  “曾经显赫一时的丞相府,如今成了废墟一片!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其实想想谢家也挺可怜的,明明是谢承恩一个人作孽,却要一家妻儿陪葬。”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还同情起来了,虽然谢承恩一个人作孽,可他搜刮的东西他家里人可享用着呢,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用剩下的东西,你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

  孟芙转身下楼,孟演在鹅卵石上走!一步比一步艰辛。

  孟演走完,躺在草地上歇气。

  孟芙走过去,孟演马上如惊弓之鸟般警惕的坐起来。

  她笑道:“别紧张,你任务完成了,我不会罚你。”她走到孟演旁边坐下,“小傻瓜,你做完以后用拳头轻锤下大腿,大腿就不会那么酸疼了。”

  “哦。”孟演试着用拳头锤腿。

  “演儿,你恨姐姐吗?”

  孟演摇摇头,“孟演不恨姐姐。”

  她揉揉他的头,“那就好,我们有了别人没有的遭遇,就要扛起比别人更重的担子,只有我们拳头够硬,够强大,才能保护我们想要保护的人,才能挑起我们身上的重担。你是男子汉,男子汉就要有个男子汉的样子,以后你的担子会更重,你要挺拔身子,不能让担子压弯了。”

  “姐姐,孟演会努力的。”

  孟芙又揉了揉他的头,“好。”她晃眼看到他衣服上破了一块,她想,她是姐姐,应该为他做件衣服。

  “演儿,对你身边的人都留个心眼。”

  孟演呆愣了一会儿,“姐姐是说红袖吗?”

  她笑而不语。

  孟演点点头。

  “好了,去看书吧,我可是会抽查的哦。”

  孟演站起来,“嗯嗯,姐姐我走了。”

  她点点头,“明早别再迟到了。”

  “好的姐姐。”

  孟芙看着孟演远去的背影,还是觉得这孩子早熟。

  “云忻,我听说你要去赶集?可否帮我带一条布匹?”

  “可以啊,你要什么颜色?”

  孟芙想了想,孟演性子内敛,沉着,低调,“黑色吧。谢谢你啊!”孟芙把剩的所有银子都给了云忻。

  “没事!反正我也顺路。”

  “云忻,吴公子最近怎么没来找你了?”

  云忻低头羞涩道:“快科考了,他最近都在备考。”

  “哦,那你提着食盒是去给她送饭啊。”

  云忻羞红了脸,点点头。

  “云忻,恭喜你啊,这马上就是状元夫人了,以后可别忘了我们呀。”

  云忻红了脸,耳根子发烫,羞涩道:“好了,我要走了。”云忻低着头提着食盒匆匆离去。

  “切,瞧瞧她那样,拽什么拽啊,就我们这种出身,将来能不能当上夫人还不一定呢。”

  “呵呵……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啊,就算她当不上夫人,当个妾也比我们好啊。”

  “行了行了,走吧。”

  咚咚……咚咚……

  “谁呀?”孟芙警惕的问道。

  “我,云忻。”

  孟芙将图纸收起来,起身去开门,“云忻啊,你这么晚才回来?来快进来。”

  “哦,我随便去逛了逛,就晚了些。你的布匹。”云忻把布放桌上。

  孟芙倒了杯茶递给她,“谢谢你啊。”

  云忻接过茶杯,“没事。你买布做什么?”

  “我用来做衣服,对了,你会做衣服吗?”

  “会一点点,但手艺不好,勉强能看吧。”

  “你会做衣服啊,你能教教我吗?”

  “可以啊!你想在上面绣什么图案?”

  孟芙顿了顿,“绣……图案?”

  “对啊,在衣服上绣些东西这样衣服看起来才不单调而且美观啊。”

  “我……不会啊。”

  “我教你,我去拿针,你等我啊。”

  没一会儿,云忻就回来了。

  “芙蓉,你是新手,我先教你些简单的,然后等你学会了,我在教你些难的。”

  孟芙微笑,“好啊。”她认真的看着云忻绣,“云忻。”

  “嗯?怎么了,是那里看不懂吗。”

  “不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们都是女人啊,互帮互助嘛,再说了,我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能帮点什么就帮吧。”云忻脸上带着些窃喜和幸福的笑容。

  “这么肯定?”

  云忻急切的开口:“吴公子读书很用功的,我相信他能考中。”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他考中了以后……”

  “他说过,只要他考中,就马上迎娶我的,他不会骗我。”云忻低头继续绣。

  “你们……”

  “好了芙蓉,别说了,你也希望我能离开这个地方嫁给如意郎君的吧。”

  她微笑,“这是当然。”

  半个时辰后。

  “好了,就先绣到这里,你哪里不会可以来问我,这个针线盒就送给你了。”

  “谢谢你。”

  “没事。”

  孟芙起身送云忻出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