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五章 懂得承受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3038 2019-03-23 12:05:00

  孟芙头发扎成一个马尾高高竖起,穿一身黑色紧身便装,腰间用一条腰带紧紧系着,腰下垂着几条丝带,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黑色底裤。

  孟芙到时,孟演已经在后院等着了。

  现在天还是黑漆漆的,看不大清楚。

  “现在我们围着这个院子跑二十圈,记住,动作要轻要快!落后就要挨打,若你离我有十仗远我就打你二十扳子!”孟芙说完率先跑了起来。

  孟演也赶紧跟上。

  两个身影一高一矮,一前一后跑着,矮小的动作有些滑稽,一直垫着脚尖跑,动作像个小偷,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嘴里不断喘粗气,脸色苍白,好像缺氧一样。

  “累吗?累就停下来歇会儿。”孟芙在原地跑着等后面追上来的孟演说道。

  孟演吞吞吐吐道:“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

  孟演停下来,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气,腿酸全身软,喉间堵了一口气想要冲出来一样,呼吸困难。突然,“噗嗤”的一声,他被人一脚踹进身后的水池里,水池里的水溅出池外。他尖叫一声求生欲让他不停在水里挣扎,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这水淹不死他。

  他低着头满脸羞愧的从水池里爬出来。

  “手伸出来。”孟芙面无表情的说道,她不知何时手里多了根细竹条。她用力抽打孟演的手心。“这五下是给你个教训,昨晚的教训还不够!明日再不长记性就翻倍。现在继续给我跑,跑完二十圈!”

  湿哒哒的衣服增加了些重力,跑起来更难了。他跑完二十圈天已经亮了,后院开始有了人。

  “吃过早饭后到这里来蹲两个时辰马步,我回来你没在今晚不许吃饭不许睡觉!”孟芙将手里的竹条放在石桌上出了院子。

  她简单打扮一下换成个男孩的样子出门。

  “小弟弟,你要下注吗?你在这里都看半天了。”

  孟芙吞吞吐吐道:“我只有一两银子。”

  “你是外地人?一两也可以下注的。”

  孟芙紧张得连忙罢手,“不行,不行,我万一输了娘亲知道我来赌场我就死定了,我看你们玩就好。”

  “你也是偷跑出来的?没事,来你跟我一起买,这赌骰子我熟得很,我带你一起赢,把你那一两银子给我。”

  孟芙伸手递给他。

  “我们买大,翻三。”

  孟芙拉着他,恐慌万状,“翻三?输了我们就要赔六两银子,我没有这么多银子啊。”

  “放心了,相信我,不会输。”男孩用手搭在她的肩上。

  “四五六,大!”男孩朝着她眨了下眼睛,嘴角上翘,耀武扬威向她炫耀。

  孟芙慌乱抓住她的一两银子赶紧跑出去。

  “哎你别跑啊,我们赢了!”男孩收着银两赶紧跑出去追她。

  “你跑什么,我们赢了!”

  孟芙握着银子的手在发抖,声音哽咽,断断续续说着:“我……我刚才好害怕,万一输了我们没钱赔,我娘亲知道了,她身子又不好,我……我……”

  “哎呀,你哭什么哭,这不没输吗?来说好的,我们一人一半,给你。”

  “我……我……”

  “哎呀,拿着!男子汉大丈夫整天哭哭啼啼的像个姑娘一样!”男孩把银子塞给她,嘴里嫌弃的说着。

  “谢谢你。对了,你知道这附近那里有书坊吗?”

  “你要买书啊。前面就有一个,我带你去吧。”

  两人来到书坊,孟芙左挑右挑不知道买什么书。“你平常都看什么书啊!”

  “四书五经,史书,不过我比较喜欢看兵书,我将来要做一个大将军,为国效力!”

  “哦。”孟芙把他说的都拿了一本,再拿些笔墨纸砚,付了钱。“你知道那里有医馆吗?我娘亲身体不好,我现在有钱了,我想去给她买些药。”

  “前面左拐就是,你这么有孝心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叫韩斌。”

  “我叫孟演。抱歉,我要快些了,不然回去要挨骂,拜拜,我们下次见。”

  还不等男孩说话,孟芙就跑走了。

  孟芙来到医馆,只有一个大夫和一个药童。“大夫,我想抓些避孕的药。”

  大夫抬起头来,“小伙子你抓避孕的药做什么?这抓药可不是闹着玩的。”

  “大夫,其实我是个女的,这出来不方便我就穿了男装,我丈夫在外整天花天酒地,无所事事,我不想给他生孩子而且就算生下来也负担不起。”

  大夫看着她,她确实没有喉结,“这样啊,你伸手过来我看看你身体适不适合吃那些药。”大夫扶着胡须。“夫人,你腰部最近受过伤?”

  孟芙点点头,“我丈夫每日喝醉后都回家打我。”

  “我看你不需要药了,你的腰部受伤没及时治疗,严重影响了母体,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怀孕了。”

  “是……吗?”孟芙呆滞了几秒,“大夫,你还是开些药给我吧,你这也说了可能,这就怕万一啊。”

  “好吧,既然你坚持,我就给你,一两银子。”

  孟芙接过药走人。她回来时孟演在院子里扎马步,她把书抱进他的房间。

  红袖在一旁忧心忡忡看着,很是心疼,不停地给孟演擦脸上的汗水。

  “蹲多久了。”

  红袖抢先说道,“姐姐,孟演蹲了一个半时辰了。”

  “你下去吧。”她拿起桌上的竹条,坐下去。

  “我……”红袖想在说什么,想起孟芙不喜欢别人违抗她,一步三回头离去。

  孟演第一次接触这种训练再加上早上跑了二十圈,现在腿脚打颤得厉害。

  “给我扎稳了,要是坐下去,今天的一切都重来。”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孟演突然又意志坚定,咬牙坚持,努力让自己的腿脚稳下来。

  两个时辰过。

  孟演一下子瘫软在地上,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假寐,胸口一起一伏喘着粗气。

  一炷香后。

  “脱鞋在这鹅卵石上走十圈,走的时候挺胸抬头,两肩平齐,两眼目视前方。快点!”

  孟演利落的脱下鞋在鹅卵石上来回走。

  “挺胸抬头,两眼目视前方!再要我提醒我就打上去!”

  突然的一声呵斥吓得孟演一个机灵,昏昏欲睡的他顿时精神抖擞。

  “好了,剩下的时间回房看书,除了吃饭上茅坑的时间,其余时间全给我看书,练字!亥时过后在睡觉。若让我发现你偷懒,这根竹条会好好伺候你的。”

  “是姐姐。”孟演穿上鞋一瘸一拐的回房间。

  红袖犹豫不决的走过来,“姐姐。”

  “怎么了?”

  红袖被她冷漠的态度吓了一跳,和刚才完全不同,刚才是严厉但是眉宇间透着关心和心疼。

  “我觉得孟演还太小……”

  “小就不锻炼了,不锻炼他将来怎么保护他自己,怎么挑起他身上的担子!”

  “不是,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对孟演太狠了。”

  “狠?不狠怎么成大事,既然他没有了幸福的生活,就要承受别人没承受过的东西!”

  红袖看着孟芙离去的背影,她好像一点也不认识小姐了,这个小姐好陌生,感觉一夜之间成熟稳重了许多。

  孟芙回到自己房间拿出药包,里面果然有砒霜,少量的砒霜可以避孕,只是这太少了,不够杀死人!她把药包收起来走出房间。

  “牡丹姐,牡丹姐你在吗?”

  牡丹走过来开门,看见来人瞬间坏了心情,“哟,是芙蓉啊。”牡丹嘲讽的语气,脸上是不屑一顾,“怎么,一夜成名夺得花魁现在来我这炫耀呢?”

  “牡丹姐,瞧你说的,我这不也是为混口饭吃嘛!我一无所有,只能投奔到这了,实在对不起抢了你的花魁,不过我只每个月十五出现,其余时间我都不会出现,不会和你抢风头的。”

  牡丹没好脸色的瞥了一眼,“进来吧。”牡丹给自己倒了杯茶,但不打算给芙蓉倒,她嫌弃的开口:“你唱歌的声音不是挺好听的吗?怎么一说话就是这个腔调?难听死了!”

  “哦,我是外乡人,家里被水淹了才来这的,想着吧京城繁华就来某个生路,这从小声音说话就这样了,改不过来。”孟芙大大咧咧的开口,一点也没有因为牡丹的话而不开心。

  “找我什么事,快说。”牡丹喝了口茶,不耐烦的问道,不想再听她说话,更加不想看见她,看见她就莫名不爽,心里很不痛快。

  “牡丹姐,你有没有避孕的药啊。”

  “避孕?你不是只卖艺不接客吗?拿避孕药做什么。”

  “牡丹姐,虽然我不卖身,可难免男人起了歹心,像我们柔弱的女子,力气自然是比不过男人的,这万一……怀了孩子,生下来自己也养不起,而且我们这种身份也吃不起官司。”

  似乎说到牡丹的痛楚,她放下杯子,语气缓和些,但还是不喜欢她。“跟我过来拿吧。”

  “这是红花,麝香还有砒霜,拿了赶紧走!以后别来找我了。”牡丹给了她一大堆,下着逐客令。

  “谢谢牡丹姐,谢谢。”

  “快走吧快走吧。”牡丹不耐烦的赶人,急急关上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