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四章 一夜成名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218 2019-03-22 22:24:37

  三月十五晚。

  她端坐在铜镜前,芊芊玉手描着细长的柳叶眉,着一袭红衣,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盈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

  老鸨人未到声先传,遥远就听见了老鸨愉悦的笑声,喜出望外走进来,“芙蓉啊,外面来了好多人,很多的达官贵人都来了,你什么时候出场啊?”

  “急什么,时间到了?”她不急不缓放下手中的眉笔,拿起涂满胭脂的纸放在唇边抿了抿。

  “还有半盏茶的时间。”

  “下去准备着吧。多安排些人,恐怕出现混乱。”

  “哎。”老鸨转身出门去吩咐。

  忽然大厅的灯光全熄灭了,人声鼎沸的客厅顿时安静下来,突然又引起一阵骚动,“怎么了?”

  “怎么了,老妈妈,你这怎么回事啊!”

  “你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男人们粗着嗓门大声吼着。

  二楼走廊上渐渐透出微弱的光,整个客厅呈现一种灰蒙蒙的状态,昏昏暗暗、朦朦胧胧,天空忽然洒落花瓣,花瓣满天,红色的玫瑰花瓣犹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出现。

  男人们安静下来,一脸茫然的静看下文。

  突然横空出现一条丝带,丝带的另一端是一个蒙着面纱的红衣女子,女子脚尖轻点,莲步踱来。

  顾盼生姿,目光似月华般流泻如水,脸上好似含着浅浅的笑意,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眼落星辰,面纱忽然滑落,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美得惊心动魄不可方物。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灯光熄灭。

  “啊干什么!这灯一熄一亮干什么!是想老子砸了你们这窑子?”

  “干什么!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灯光一束束汇聚在舞台中央,一个红衣女子手持一束红玫瑰,半寐半遮。

  悠扬婉转的音乐响起,女子体态轻盈,步伐稳健,曼妙的身姿扭动着,用最美妙的身躯跳最迷人的舞——凤舞舞。

  凤羽舞,凤凰涅槃的一刹,有着惊天绝艳的美。

  凤羽舞接近尾声,女子千娇百媚咬住玫瑰花的枝,流光乍现,勾人魂魄牵动人心,让人如痴如醉不可自拔。

  一舞毕。

  厅堂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好!不错不错!”

  “精彩!漂亮!”

  她拿下玫瑰,“小女子芙蓉见过各位官人。”她的声音温婉柔和,风铃般的声音,轻声细语。

  “各位官人可否愿意听芙蓉弹奏一曲?”

  “愿意愿意!”男人们异口同声道。

  “那既然如此,芙蓉能不能弹可就看各位官人愿不愿意听了。”她停顿了一下,“若各位官人能筹集出一万两银子,芙蓉便愿意给各位官人弹奏一曲,若没有一万两,芙蓉不弹,筹集的银子也原路退回。”

  “一万两?”一旁的老鸨忍不住尖叫,又赶紧捂住嘴,继续安静在二楼看着。

  几个小姑娘端着托盘下去,挨个挨个路过。

  男人们闹闹嚷嚷半天,最后都各自拿出银子。

  一盏茶之后,小姑娘们端着托盘回来。“姑娘,一万两千三百二十两。”

  她轻轻挥了下手,小姑娘们端着托盘下去。

  “那好吧,看来我也只能弹奏一曲了。”她将手里的玫瑰对着众人一抛,举手投足间尽显妖媚,婀娜多姿走到古筝前坐下。

  她喜欢现代的一首歌,画心。画心给她的感觉是黑暗压迫肮脏,如行死走肉般,就像她曾经的生活,所以她喜欢这首歌。

  她拨动琴弦,动作行云流水。

  哀怨凄美的旋律,压抑沙哑的歌声。唱出了她所有的执着与坚定,无奈与酸楚。

  高潮时憾动人心,耐人寻味。

  突然灯光熄灭,音乐戛然而止!

  场上一片轰动。

  大堂灯光再亮时,舞台上早已没了身影。

  “哇,一万两,一万两!芙蓉,你太厉害了,一夜之间身名远扬。”老鸨抱着那一堆银子笑的合不拢嘴。

  “我说了会让你看到我的价值,怎么样?可还满意?”孟芙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下。

  老鸨低头数着银票,“满意满意,哎,这些人出手还真大方,一出手就是一千两。”

  孟芙放下水杯,“我的房间可安排好了?”

  “早就安排好了,你现在可是我们店里的花魁,招牌!你的房间自然是最好的了。”

  “不用了,我就要后院那间空着的厢房就好。”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两人,“妈妈不好了,下面的人闹得厉害。”

  “行了,我知道了。”老鸨对着门外一阵吼,又献媚的看着孟芙,“芙蓉,你看你要不出去……看看?”

  “这时候你不叫你的姑娘们去接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趁他们现在有食欲!再说了,男人就不能惯着,要一直吊着他的胃口,如果他们得到了满足,就会失去兴趣,失去了兴趣,你还怎么赚钱?这叫供不应求,一种营销手段。再说了,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妈妈,我不信你连解决这点事的能力也没有。行了,我累了,我要去休息了。”

  孟芙走到后院,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孟演,你怎么在这儿呀?”

  “我在这儿等姐姐你回来。”

  她揉了揉他的头,“姐姐现在回来了,我们走吧。”

  “姐姐你伤心吗?”

  她迟疑呆愣了一秒,“什么?”

  “刚刚姐姐唱的那首曲子,很深动人心。”

  她蹲下来,“姐姐没事的,姐姐很好。”

  孟演小小的手抱住她,“姐姐,孟演会一直陪着你,等孟演长大了,会保护姐姐一辈子。”

  “好,姐姐等着。孟演,你相信姐姐吗?”

  “相信,孟演永远相信姐姐。”孟演看着她的眼睛,眼神坚定不移。

  相信她可以,但不能对她形成依赖。“那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孟演点点头。

  “你站在这个石凳上,身子往后倒,姐姐接住你。”

  孟演站上去,毫不犹豫往后到。

  孟演直直摔在草地上闷哼一声。

  孟芙面无表情走过去,居高临下看着孟演,“疼吗?”

  孟演不慌不忙,从容不迫的坐起来,“疼!”

  孟芙第一反应是,这孩子早熟!疼也不知道哭的。她想了想,好像她就没看过他慌乱时的样子,“知道疼就对了,这是姐姐给你上的第一课,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最亲的人。”

  “连姐姐也不能相信吗?”

  “对,不能!记住,从今以后,你能相信的永远只有你自己,要时刻保持警惕,任何时候都不要对人放下戒备。明天卯时到这里来,若卯时你不在我就罚你。”

  “知道了姐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