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三章 反客为主1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429 2019-03-22 22:16:02

  “小姑娘,这里是能让人醉生梦死,能让你飘飘欲仙的地方。”老鸨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早已垂涎三尺,这么一副好皮囊,要是能来她们店里头,生意肯定蹭蹭往上长,让肆夜楼生意更上一层楼。

  “真的吗?有这么好?”

  老鸨看着小姑娘疑惑不定的表情,又听着她的口音不是本地人,穿得也不好,更加喜出望外。她心想,肯定是刚到京城的难民,人生地不熟又加上涉事未深,若再加以利诱肯定中计,到时候卖身契一签,她想跑也跑不掉了。小姑娘已然成了她的囊中物。

  “当然了,只要你愿意留在这里,这里不仅能让你有口饭吃,有钱赚,而且还能让你快活,过上神仙般的生活,整天有滋有味的。”老鸨说完用丝巾捂住嘴呵呵一笑,“你看那些姐姐们穿得漂不漂亮?她们穿的用的,你都将会拥有。”

  “的确很漂亮,我也想要,我愿意留在这里,我们到屋里谈好吗?我太适应当着这么多人说话,他们都盯着我,感觉怪怪的,不舒服。”

  老鸨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

  老鸨进屋后关上门,回头道:“小姑娘可是同意留下了?”

  “嗯,不过我要两间房,我还有两个妹妹。”

  老鸨一听拍手叫道:“好啊,你的那两个妹妹呢?把她们也叫来啊,这里肯定不会亏待她们的。”这一个就够漂亮了,还一下子来三个,这下她发了。

  “我的那两个妹妹只要一间最偏僻的房间就好,我无所谓,这里有我一个就够了,我不签卖身契,只寄居,我卖艺不卖身,我赚的钱我们四六分,我四你六。”

  老鸨越听脸色越不好,放下脸色凶道:“小姑娘,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还四六分?进了我这里你就别想出去!还敢跟我讨价还价。”老鸨转身开门叫人,可突然感觉后背有人,害怕的不敢动弹,身子僵硬着站立。

  “你是想叫人吗?要不要试试是你的那些人来得快还是我手中的利器快?可能他们来时正好可以看到鲜血从你脖子喷出的场景,没准还能溅他们一脸的血,看着你鲜血淋漓死不瞑目的样子。反正我是什么也没有了,我不怕!只是……可惜了你。”

  老鸨感受着小姑娘嘴里吐出温热的气息,手在她的脸上滑来滑去,她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急得手心里全是汗,吞吞吐吐的,“姑娘别动怒,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我不叫人,你把刀放下来好不好?我们四六分。”

  “是吗?可是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反正我爹娘都死了,家里也被水淹了,整天过着逃难的生活,有今天没明日,反正早晚都得死,我拉着你一起走也是挺好的,黄泉路上不孤单。”

  小姑娘突然用力准备划下老鸨的脖子,老鸨吓得大叫,“啊不,姑娘,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都答应你,我都答应!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老鸨心脏就像要跳出来一样,惨白着一张脸,她不断吞口水,希望把心脏压下去,背心里全是冷汗。

  “真的?”

  “真的,真的,我不反悔,我要是敢反悔天打雷劈!”老鸨害怕小姑娘不相信她,还发起了毒誓。

  “今天几月初几?”

  老鸨下意识说出口:“三月十一。”

  “那你可听好了,我卖艺不卖身,我要两间房,一间是后院最偏僻的,另一间你定,我每个月只出演一天,就是每个月的十五,我赚的钱四六分。为表我的诚意,第一次出演不分钱,四天后我第一次出演。”

  “好好,我答应。”老鸨说完小姑娘松了手,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腿脚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四肢无力。

  “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价值,留下我,你不亏!好了,现在带我去看房吧。”

  老鸨胆战心惊的站起来,跟着小姑娘一起下楼,小姑娘把两个妹妹领了进来。

  “这里就是最偏僻的一间了,你的那间还没定在哪。”老鸨没好气的说着。

  “我的不急,谢谢妈妈,妈妈您先去休息吧,明天我和你商议一下出演的事。”

  老鸨瞪了一眼,哼一声甩袖离去。

  孟芙摊开手心,笑了笑,这是她在路边捡的石头片,她特意挑了一块很薄的,她继续把它藏兜里。

  “好了,今晚就将就下吧,明天在打扫。”

  次日,孟芙去找老鸨谈事情。

  “妈妈,你帮我把信息放出去,想要赚多少钱就看你传了多少了,东西越响亮越神秘,越能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就越能卖个好价钱,传的多你就赚得多。”

  老鸨心存疑虑的看着她,“真的假的,你行不行啊?”

  “如果不行,我签卖身契,开门接客,我一切由你处置!”

  老鸨看着小姑娘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看样子十拿九稳了,就算不行小姑娘可自己说了签卖身契,出去接客也是一样的,反正她的任务就是赚钱,只要不要她的性命,怎么着她都是赢的。

  老鸨思考半天最后点头答应,“好吧。”

  “那现在我们就商量舞台的事,你们在上面系一根红布条,麻烦系稳点,当晚中央的那个大灯笼就不要点了,把蜡烛全移到旁边的走廊上。”

  听到这里老鸨忍不住打岔,“哎哎哎,把中央的大灯熄了拿什么照明?移到旁边那些昏暗的光线怎么照明整个客厅?昏昏暗暗的还怎么看你表演?”

  “妈妈你别急,你听我说完啊,我出场时,你让人拿着铜镜将光反射在舞台上,四面八方的灯都反射汇聚在一处,我到哪,灯光就到那,然后再让几个人拿着小镜子在蜡烛处晃来晃去的,那晚昏昏暗暗的,你不觉得更加有意思吗?我试试给你们看。”她找了块镜子在蜡烛边上将灯光反射过去,她移了移镜子,灯光随着她的方向移动。

  “灯光越强,反射的光就越强,当晚你们就放一堆一堆的蜡烛,放个四五堆就好,但也找块木板稍微挡住客厅这一边,避免灯光太强,把客厅也照亮了。那晚你们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借助月亮的光线,和蜡烛的火光一起照射在舞台上。”她说完拍了拍老鸨的肩膀,“放心吧,那晚你的生意一定能火爆,保准你的姑娘们个个都能接客,但前提是照我说的去做。好了,我去练舞了,成败就靠你们了。”

  她走来后院,红袖和孟演在打扫房间。

  “孟演,你去歇着吧,我来就好,”

  “没事,姐姐说自己动手风衣足食,我要学会照顾自己。”

  孟芙笑了笑,“孟演,过来。”

  她低下来揉了揉他的头,“姐姐,你为什么要选这里呀?”

  孟演稍微有些不满,他曾经好歹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对这种地方还是有些排斥的。

  “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呀,肆夜楼,鱼龙混杂,他们绝不会想到我们就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而且谢君华是个大家闺秀,足不出户没人会认识她,并且拥有着良好的教养,可能宁愿死也不愿意来这种风尘烟花之地吧,更别说会出去卖艺。

  孟演懵懵懂懂的点着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