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第二章 瞒天过海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856 2019-03-22 22:05:12

  雨下得越来越大,雨水进了眼里,视线有些模糊,可她不能停下来。

  “啊!”

  她跑到了悬崖边,幸好刹住及时,她往下一看,黑压压一片深不见底。她擦了擦眼睛,悬崖底下两仗处有颗歪脖子树,而她穿的又是一条淡青色的裙子。

  “前面,在前面!”

  官兵到时就看见她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怎么办,她们跳下去了。”

  “怎么办,下去找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群废物!”

  她跳下来时脚没站稳腰部砸在树干上,身子直直滑下去,她刹那间反手抓住一根树枝,身子赶紧反转过来,眼疾手快另一只手也赶紧抓住,树干抖动,滑下去一些石头。

  她稳了稳心神,吐了一口浊气。

  她慢慢移动双手,身子向主杆靠拢,她尝试着用脚搭上去,可不行,她够不着。她继续向前移动,借助峭壁中岩石的支力,她侧身慢慢一步一步踩着岩石爬上树干。她坐在树干上背靠着岩石喘气,这具身体实在太笨重,一点也灵敏,力气也不行,她现在只感觉手酸得要命!

  她休息片刻后,用力撕下裙摆的一角,下来时崴了脚,刚刚又用脚使力,现在疼得厉害,她用力绑住脚踝,这样能让她暂时减少疼痛使得上力气。

  她抬头看了看悬崖,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要一口气爬上去,一鼓作气,不然等待她的就是万丈深渊。

  她撑着岩石慢慢站起来,因为下雨的缘故,岩石有些滑。

  她的双手在岩石上左右摸索,摸到一个缝隙,紧紧抓住,等双手都摸到缝隙时,右脚开始探索,她踩在一块岩石上,她确定踩稳后抬起左脚,她成功离开树干。左脚开始探索,左脚就没那么幸运了,探索半天才找到一道小缝隙,只够脚尖伸进去,她站稳后,右手继续向前摸索。

  持续一个时辰左右她才爬上来,她已经精疲力竭了,坐在悬崖边喘着粗气。

  半个时辰后她恢复了些力气,找了一根棍子撑着回去。

  现在天灰蒙蒙的,大概再过一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她到时揭开布,君逸已经睡着了,锦怜还醒着。

  “小姐你回来了!”锦怜喜出望外叫道,她冷漠的看了一眼锦怜,锦怜顿时用手捂住嘴,看向君逸。“小姐你受伤了?”锦怜赶紧跑过来扶她坐下,这次的声音小了许多。

  “无碍,不小心扭到了。”她一边解开绷带一边问道:“君逸什么时候睡着的。”

  “小少爷刚睡着。”

  “刚睡着?”她抬头看向君逸,均匀的呼吸,看样子真的睡着了。

  锦怜点了点头,“小少爷一直惦记着小姐你,眼皮早就打架了可就是不肯睡。”

  她这个弟弟好像真的比一般孩子懂事。她低头继续解开绑带,脚踝处红肿一片,“帮我用这块布去外面弄点水。”

  她将绑带递给锦怜,锦怜很快就拿着湿哒哒的布进来了。

  她接过布,“好了,你去睡吧,我守着。”

  “不不不,小姐,您去休息会吧,奴婢守着就好。”

  她抬起头,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锦怜,我不太喜欢别人总是违抗我的命令。”

  “我……”锦怜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憋在心里干着急。

  “去睡吧,明天还要麻烦你照顾少爷。”

  锦怜一步三回头到君逸旁边躺下。

  她用沾了水的布缠绕住红肿的脚踝,没有冰块,用冷水救救急吧。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没回来之前千万不要出去,我出去看看。”

  “小姐你就这样出去啊?要不蒙个面纱吧。”锦怜担忧的说着。

  “不,我要光明正大的出去,这种敏感时期,遮遮掩掩只会让人更加起疑。”

  她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街市,满大街贴满告示,城门前有一大批官兵在排查,要出城是不可能了。她继续往前走,到了一个商铺。

  店铺老板一看来人了顿时眉开眼笑,“小姑娘要买布?”

  “不不不,我不买,老板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件衣服值几个钱?”

  老板顿时不高兴了,脸垮下来粗着嗓门吼道:“你卖衣服?你当我这收废品呢。走走走。”老板说完挥手赶人,他一早上都没客人,这来了一个却是卖衣服的,耍他玩儿吗?

  小姑娘急了,“老板你先别急着敢我走啊,你先看看我这布料如何啊。”小姑娘伸出手在老板面前晃荡。

  老板不耐烦的去摸了摸,老板脸上的敷衍和不耐烦转瞬即逝,“你这可是上好的云绫锦啊。”

  老板惊喜的说着,突然又眯眼打量起小姑娘。

  小姑娘咧嘴一笑,像个庸俗粗鄙的愚妇,“老板就是懂行,那你看我这衣服你要吗?能卖几个钱。”

  老板一听这个小姑娘的口音不像是京城的人,“姑娘不是京城人?”

  “我是外乡来的,家里被水淹了,就和家人搬过来,可昨晚遇暴雨崴了脚,我和家人走散了,这肚子又饿,就想着能不能用身上这件衣服换口饭钱。老板行行好吧,一天没吃东西了。”小姑娘可怜巴巴的说着,眼里泛着星星点点。

  老板看到她裙角的泥,杵着根棍子,昨晚又的确下了雨,她的口音又不是本地人,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你这衣服我可以收,但是换不了几个钱。”

  “没关系,老板你给个价吧。”

  老板竖起一根手指头,“一两银子。”

  “一两?”小姑娘震惊不已,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她现在可没资格和别人讨价还价。

  小姑娘换好衣服出来老板给了她一两银子。“老板,你的那些旧衣服反正又用不着,要不你给我两件吧。”

  “小姑娘,我说你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呢?”老板想了想,和家人走散,她现在一个人生活也不易,他也占了她好大的便宜,最后松口,“算了算了,你拿去吧,最多只能挑两件啊。”

  小姑娘喜笑颜开,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谢谢老板,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小姑娘一边挑衣服一边说着,她挑了两件女装,“老板你看,我真的只拿了两件哦。”

  老板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刚来京城,初来咋到,如果对人没点戒备,一直如此天真憨厚,可少不了要吃苦了。

  她路过包子铺,“老板多少钱一个呀?”

  “两文钱一个。”

  “给我来四个。”

  前方人群居多,还有不少风尘女子在外面招摇。

  她问:“老板,前面是什么地方啊。”

  “姑娘是外乡人吧?我听姑娘口音不像是京城本地人。”

  她点点头。

  “那里叫肆夜楼,是个青楼。”

  她哦了一声接过包子付了钱离去,回去前她又买了些胭脂水粉。

  “小姐回来了!”

  她点点头,“我买了包子,你们快吃吧。”

  “姐姐也吃一个。”君逸递给她一个,她笑道,“姐姐在外面吃过了,君逸快吃。”

  “姐姐,我们今晚也在这里过夜吗?”君逸吃着包子口齿不清的问道。

  “不,我们今晚去城里过夜。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办法,没准很快就被人找到了。”

  她把衣服拿出来给两人换上。

  她将君逸拉到跟前,“君逸,抱歉啊,让你受委屈了,姐姐保证,只要这段时间让你穿女装,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受这种委屈。”

  君逸的小手抚上她的脸庞,“姐姐君逸懂的,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她看着君逸,明明很害怕却还假装镇定,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别人承受不起的东西,她揉了揉他的头,“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忘掉之前的一切,我们的身份包括我们的名字。锦怜从今以后你叫红袖,君逸叫孟演,我叫孟芙,我们的身份是逃难的百姓,相依为命的三姐妹!红袖今后也和孟演一样唤我为姐姐,你就叫孟演的名字,这样显得不生分,也让人看不出破绽。”

  “知道了小姐。”

  孟芙抬起头直视着红袖,眼神中蕴含着寒气,看得红袖心里发毛。红袖吞了吞口水,低低叫了声姐姐。

  “好了,现在你们跟着我学口音,我叫孟芙,是个外乡人,家里被水淹了来京城讨口饭吃。”

  什么口音她不会,但是她会说现代北方的方言啊。

  两人学得四不像,一听就感觉是故意做戏。“好了,就到这吧,私下你们再好好练练,我不在时尽量避免和别人说话,以免别人听出破绽。”

  孟芙给孟演简单化了个妆,看起来像个女孩子后带着她们离开了寺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