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箫声乱芙蓉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3-23上架
  • 807643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满门抄斩

箫声乱芙蓉 喵人粪 2736 2019-03-22 21:52:29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她以为,梦醒了就会回到原点,可是她错了,这场梦注定不会醒,只会残酷地推着她往前走。

  从最初的惊诧错愕到合家欢乐最后满门抄斩,仅仅只需要几个月。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手,从她记事起,她就生活在秘密基地,每天经历残酷的训练,她不知道她叫什么,她的父母是谁,她只知道她有个秘密身份,叫杀手。

  她记得她的最后一项任务是刺杀一位重要的领导人,那是她第一次失手也是最后一次。

  一场意外,她来到这个全新又陌生的地方,她听说这里叫天耀王朝,父亲是当朝丞相,她有了一个新名字,叫谢君华。

  陌生的身体,陌生的世界,曾经也让她惊愕、害怕、恐惧,太多复杂的情绪最后转化在一张平静且倾城的脸上。

  她茫然地透过缝隙看着母亲倒在血泊之中,沾满鲜血的嘴唇一张一合,心间泛着一丝丝抽痛,疼得她难以呼吸。她想,这应该是原主最后残留的一点点意识。

  母亲给她的感觉一向都是文静、优雅而不失庄重的,如今却以这种狼狈、不堪、一副屈辱的模样死去,她猜测,母亲应该是不甘心的。

  没有和失去是不一样的,因为她曾经拥有过,感受过爱的温暖。她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了。

  她走出柜子,轻柔的扶起血泊中的母亲,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将脸凑过去听母亲孱弱的声音。

  “去找……你……弟弟。”母亲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完这句话撒手人寰。

  她闭上眼睛掩去眼里所有复杂的情绪,再睁眼时,眼里由一片混沌变得清明,黝黑,深不见底。

  她放下母亲的身体奔出房间,四下张望一番,前院的杀喊声不减反增,来势颇为凶狠。

  她定了定神,直奔父亲的书房。她想到弟弟平常躲猫猫时最喜欢藏书房,今晚发生这样的事,弟弟肯定会下意识藏进书房。

  她到时父亲在和一名刺客搏斗,父亲是文臣,再加上年老体弱,身上被刺了好几刀,衣服上侵染着鲜血。

  她临危不乱地抓住旁边的花瓶向刺客砸过去,虽然精准无误但力度不行!趁刺客还未反应之际,她一个手刀劈过去,刺客始终是受过训练的,反手抓住她的手,手中的剑向她刺去,说那时迟那时快,她一脚踢在刺客胯下,接着一个倒挂金钩踢在刺客的头上,刺客闷哼一声松开抓住她的手后退几步,她侧身抓住刺客握着剑的手用力按住刺客拇指和食指间的虎口,手上的刺痛让刺客松了剑,她接住,一刀划向刺客的脖子,刺客脖子上的大动脉顿时血液喷溅,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歪了脖子。

  受过训练的身子和养尊处优的身子果然不一样,这一系列动作下来,她已经精疲力尽了,惨白着一张脸靠着桌子大口喘气。

  “统统格杀勿论!”

  “是!”

  门外官兵的声音大的骇人。

  父亲从桌下把弟弟拉出来,还有弟弟的贴身丫鬟锦怜。父亲推动书桌上的砚台,书房后的一面墙壁就打开了。她眼神定了几秒,这是……密道?她更加没想到一向诚恳忠心的父亲也会设置密道,也许他早已料到有今日,提前做了准备。

  “君华,保护好弟弟,快带着弟弟走。”父亲推着她和弟弟走进密道。

  她看向站在密道外的父亲,忍不住问道:“父亲,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这里记载着我曾经的大志宏图和我一生的勤恳……忠心!我不走。”

  她看着父亲脸上的沧桑和无奈心酸,心一横,回头拉着弟弟往密道深处走去。父亲一生惊鸿,自然不愿如蝼蚁般苟且偷生,这样对他来说,不如轰轰烈烈死去来得痛快!

  满腔热血、精忠报国的一介之辅沦落到以权谋私、嫉贤妒能的奸吏小人,这是朝廷的损失还是朝廷的悲哀。

  皇帝昏庸,奸臣当道,朝廷腐败,这样的王朝留着有何用?

  “谢君华,报仇!”父亲说完转动砚台,密道的门慢慢地关上。

  她回头时看到了父亲眼里的愤怒和不甘,父亲心里一定很恨吧。自她来到这里,父亲就没叫过她全名,这是父亲给她的第一个任务,复仇!

  密道通往郊外,她们出来时天空下起了雨,仿佛苍天也为谢家七十四口人的性命惨死而悲伤。

  她说:“前面有个破庙,我们先去避避雨。”

  弟弟穿了一身雪白的袍子,眼眸黝黑,他的神情仿佛一只温顺的白兔,不哭不闹。今年他十三岁,她长他三岁。这样小小的年纪能如此镇定已纯属难得,也让她省去不少麻烦。

  她低下身去,慢慢地唤了他的名字,“君逸。”

  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她握住他稚嫩的手,手心里全是汗水,“君逸害怕吗?”

  他摇摇头,“君逸不害怕。”

  她笑着揉了揉弟弟的头,“从今天开始,姐姐会永远保护你。”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可谢家待她确实不薄,谢君逸是谢家唯一遗留下的血脉,她觉得她应该为谢家做点什么。

  她抱着弟弟坐在佛像下,轻轻拍打着弟弟的肩膀,锦怜坐在另一边,她说:“既然命运选中了我们,那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会笑着接受。”

  几人沉默了一阵。

  半响,她突然问道:“锦怜,你什么时候进的府,什么时候跟着少爷的?”

  锦怜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站起来低着头回答道:“回小姐,奴婢去年进的府,跟着小少爷快两年了。”

  “你没进府前家里是做什么的?”

  锦怜不假思索道:“奴婢是临县人,家里以前是种地的,可常年遇大旱,没了收成,父母都饿死了,我和乡里人一起来到京城,可体力不支赶不上他们,我们就走散了,在我穷途末路时遇见了夫人,夫人把我带进府赏了我一口饭吃,因为我年龄偏小又有些小聪明,夫人就让我做了少爷身边的丫鬟。”锦怜说完偷瞄了她一眼。

  这个丫鬟说得合情合理,找不出一丝破绽,而且谢夫人已去,就算她想核实也无从下手。“我给你一次机会,一次离开的机会。”

  锦怜一听吓得脸色苍白赶紧跪下来,漆黑的眼眸里蓄满了泪,“小姐,小姐你要赶奴婢走?不要,小姐不要,求求你不要赶奴婢走,求求你,奴婢会洗衣做饭,会做很多的事情,奴婢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锦怜声音有些沙哑,言词中透着不可置信和难以接受。

  她想,锦怜在现代一定是一个很出色的演员,她的演技无可挑剔。“我不是要赶你走,而是放你一条生路。如今我和小少爷必然成了朝廷的钦犯,你跟着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锦怜哭得满脸是泪,“不小姐,奴婢不怕,奴婢要和你们在一起,在奴婢走投无路时是夫人救了我,从那时起,奴婢发誓要一生追随谢家,小姐求求你不要赶奴婢走。”

  秀眉微蹙,她最讨厌看见别人哭,也许是她从小心肠过硬,无法理解别人为什么要哭。

  “跟着我们,你就得跟着我们一起颠沛流离,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你确定不走吗?”

  锦怜擦去脸上的泪水,“奴婢不走,奴婢只求能跟着小姐和小少爷,能为小姐小少爷尽一些绵薄之力。”

  “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今晚不走,以后就走不了了。”

  锦怜点点头,意志坚定不可动摇,“奴婢不走。”

  她来不及多说,外面响起了急促地脚步声,她拉着弟弟和锦怜躲到佛像后面。

  “前面有个寺庙,进去看看。”

  听着脚步声人应该不少,至少二十几个,以她现在的实力,别说二十几个,解决一个都够呛!

  脚步声越来越近,几人神经绷紧。她不能坐以待毙,否则官兵一进来她们都得死。

  “君逸,乖乖的等姐姐回来。”

  谢君逸拉住她的手,“姐姐小心。”

  她揉了揉他的头,“好,姐姐很快回来找你。”她说完朝着锦怜使了个眼神,“照顾好他,这是你能不能留下来的第一道考验。”她说完起身用佛像后的破布盖住他们,自己又扯了一块布顶在头上跑出去。

  她要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动静越大越好。

  “在那,他们在那,快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