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山海不可及

第六章 元宵佳节

山海不可及 小阿咸 3207 2019-03-26 21:55:44

  除夕之后的几天里,拜访丞相府的人络绎不绝,门槛几乎都要被踏碎了。除了如同往年官场上的人情来往,今年更是多了很多来打探丞相夫人口风的夫人们,毕竟郑雅礼已经到了可出嫁的年纪,若是谁家能攀上丞相府这门亲事,那必定是前途无量,不说能得到丞相大人的提携,就凭丞相夫人郡主的身份,更是能和当今圣上攀上关系,说不定还能混个爵位。云雾每天都向阿念汇报进度,今日谁谁谁家夫人来了,夫人只陪她喝了杯茶,那谁谁谁家夫人,夫人可是留下她吃午饭了,阿念听着津津有味,还不时和云雾打赌,大夫人今日可会留人吃饭,就这,云雾都折了好几枚铜板了。

  阿念内心自是盼望郑雅礼不要早早嫁出去,虽说郑雅礼大小姐脾气,待在丞相府不时给他使绊子,但是只要她一日未出嫁,大家一日不会把目光放到她身上,她也就能多在丞相府陪伴阿娘一日,保护阿娘一日。大夫人对郑雅礼宝贝得很,必然不会轻易许了人家,能被大夫人看得上眼的,也就那么几家。一是皇上的亲弟弟,仁亲王,地位尊贵,与皇帝关系更是好,只是这仁亲王神龙见首不见尾,喜游历山川湖海,是个逍遥王爷,大夫人说不定瞧不上眼。二是太尉高家大公子,大公子原先是御林军统领,四年前为了保护皇帝,被潜入皇宫刺杀的前朝余孽伤了一条腿,虽被皇上赐了忠义爵,可惜右腿到底是废了。二公子也到了适婚年龄了,自他大哥受伤后。便接管了御林军统领一职,也算是个青年才俊,可惜又是个没爵位的。三就是镇西将军贺回了,年少高位,虽现下没爵位,但自小养在太后身边,与皇上一起长大,算是半个王爷了。

  阿念想到这儿,叹了一口气,她觉得除夕那夜的贺回似是一场梦,虽然他冰凉的手指敲在自己额头上的感觉仍然清晰,但是除了院子里那颗桂花树,没有人能知道贺回是否真的来过。

  转眼便是元宵节了,每年这个时候,皇上就会在宫中摆家宴,丞相和大夫人一房自是年年参加,听云雾说,郑雅礼为了这次晚宴,新年后便日日跟着教习师傅们学琴练舞,“哪像小姐,每日除了吃饭,看书,就是在院中发呆”,云雾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自家小姐模样才艺都比不过大小姐,才更要勤加练习,勤能补拙的道理连她一个丫鬟都知道,怎么小姐这么聪明就是不明白呢。阿念并未理会云雾的抱怨,权力,财富,地位,与郑雅礼而言唾手可得,与她自己而言过眼云烟,她又何必去争,她所愿不过粗茶淡饭,安度此生。

  吃过午饭,丞相便带着大夫人,郑竹安夫妻两个和郑雅礼坐着马车,浩浩荡荡入宫了,估摸着得等到用过晚膳,赏过宫中花灯之后才回来。所以一吃完晚饭,阿念和姜氏打了声招呼,便带着郑松安上街去玩了,只是需要在丞相回府之前到家即可。每年元宵节长安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一副太平盛世的景象。阿念领着郑松安,一路走走看看,猜了几个灯谜,玩的不亦乐乎。

  阿念忽然看见街边小摊上有一花灯做得精致小巧,便走了过去,欲拿起来细看,却不想旁边之人也伸手去拿,转过头看去,那男子惊喜道,“郑家小姐,这么巧,你也喜欢这盏花灯吗?”

  阿念一时记不起这是谁,云雾在耳边小声提醒道,“这是顺天府丞的赵家公子。”

  “见过赵公子。我只是随意看看,若赵公子喜欢,买去便是了。”阿念心想,我只是随便看看,并没有闲钱买这些东西。“赵大哥好!”郑松安也很有礼貌地打招呼。

  赵川墨付了钱,把花灯递与阿念,“二小姐,这花灯送你,还望不要嫌弃。”

  “这……”阿念没想到他会把花灯送给自己,“赵公子,这怕是不妥吧。”

  “一盏花灯而已,算不得什么,莫不是二小姐看不上眼?”赵川墨生怕阿念拒绝。

  “那……那如此,便多谢赵公子了。”阿念接过花灯,想着是不时该立即向赵川墨告辞,还是再客套一番。

  “若二小姐不嫌弃,赵某可随着二小姐随便看看,这街上人多事杂,多个人总是好的。”很明显赵川墨没打算马上离开。

  拿人的手短啊,阿念在心中哀嚎,却也不得不随着赵川墨在人群中慢慢走着,赵川墨走在她左侧,靠的不近,帮她挡了不少人流。

  “二小姐可想去放莲花灯?据说放莲花灯时许的愿最是灵验。”赵川墨突然对阿念道,紧接着又怕阿念拒绝似的,说道,“二小姐在这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不一会儿,赵川墨就跑着回来,递给阿念和郑松安各一只莲花灯,郑松安之前看见别人在河边放莲花灯就心里痒痒,如今赵川墨送了自己一盏,开心坏了,说了句,“谢谢赵大哥”,便迫不及待地拉着阿念前去岸边,跃跃欲试。

  阿念之前看别人放莲花灯,也觉得十分有趣,只是实在不信能实现心愿这种骗小孩的话,如果简简单单对着莲花灯许个愿就心想事成,那世上哪来那么多家破人亡,生离死别。想到这里,阿念向前走了一步,蹲下身来,准备直接将灯放入水中,却被赵川墨拦住了,“二小姐,元宵节的莲花灯可最是灵验,不妨一试啊。”

  阿念不好拂了赵川墨面子,闭上眼,脑海中却浮现了那夜贺回对自己敲自己脑袋的样子,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认认真真在心里对莲花灯说道,“愿今生有幸,能乘舟海上,能纵马草原,足矣。”许愿嘛,要许就许个大的。

  放完了莲花灯,阿念向赵川墨告辞,没想到赵川墨又执意要送自己回家,推辞不过,只好答应。

  “阿姐,你刚刚许了什么心愿啊?我刚刚……”郑松安放了莲花灯,兴奋不已,要拉着阿念分享一下自己的心愿,却被阿念无情打断,“说出来可就不灵了哟!”吓得郑松安赶紧闭上嘴巴,生怕自己的心愿不小心从嘴巴里冒出来。

  “没事的,”赵川墨笑着对郑松安说道,“有些心愿说出来,说不定更容易灵验哦。”

  郑松安摇了摇头,他还是觉得自己阿姐更可信一点。

  “赵公子,”阿念开口道,“你可曾去见过我们中州北边的草原或者东边的大海?”

  “呃……未曾”,赵川墨没想到阿念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想了想,决定为自己找回点面子,“两年前倒随着父亲去了江南一趟,那里小桥流水,青瓦白墙,与京城比,别有一番风味啊。”

  “哦。”阿念点了点头,大哥郑竹安曾经去过江南,还给她带回了很多礼物,她最喜欢的是那副《江南春光图》,并非名家手笔,却画得栩栩如生,大哥说跟他亲眼见到的一模一样,阿念也想去看看的。

  赵川墨看阿念不甚感兴趣的样子,心下有些懊恼,又鼓起勇气,说,“宝华寺后山的梅花开得正艳,若二小姐觉得烦闷的话,在下愿陪二小姐前去观赏一番,不知二小姐可否赏脸?”

  “多谢赵公子盛情,只是家中事务繁多,阿念需帮母亲打理,实在没有时间,还望公子见谅。”阿念可没有说假话,三月便是太后生辰,每年阿念和母亲姜氏都要早早为郑雅礼缝制舞衣,虽说赏花的时间还是有的,只是若和这赵公子一起赏花,难免会有流言蜚语,还是拒绝的好,“赵公子,前面就是丞相府了,今日真是有劳赵公子,还请路上小心。”

  “赵大哥再见。”郑松安也很有礼貌地想赵川墨道了别。

  “那在下告辞了。”赵川墨不好坚持,便也告辞,转身走了。

  “小姐!你为何拒绝赵公子呀!”待到看不见身影后,云雾实在是憋不住了,“我看那赵公子身世样貌都很不错啊,对小姐和少爷也好,小姐怎么不领情呢?!”

  阿念被云雾的突然大声吓了一跳,看着云雾着急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我要是同这赵公子传出什么流言,大夫人还不借机说我辱了丞相府门楣,扒了我的皮。快回去吧,不然阿爹和大夫人看见我们这么晚才回去,不知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对对对。”云雾和郑松安听阿念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准备紧走几步回府。

  “阿念姑娘!”忽的听见背后有人喊她,阿念一回头,发现是贺回带着小厮骑着马过来了,阿念心下奇怪,之前没听见马蹄声,不是是自己没注意,还是他一早在这了。

  阿念赶紧福了福身体,仰头对马上的人说道,“见过将军,还望将军莫要再呼阿念闺名,实在有悖……”

  “阿念姑娘这是从哪里来啊?”贺回还没等她说完,“手中的花灯倒还别致”,说着,就右手拿着马鞭卷起了阿念手上的花灯,拉到自己面前接住。

  阿念正欲发作,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将军可是从宫中家宴上回来,我阿爹可回来了?”

  “我骑马比坐马车快一些,郑大人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这花灯……”

  “这花灯就送给将军了,”阿念似乎都听见郑丞相马车的轱辘声,拉着望着贺回发呆的郑松安匆匆跑了,头也不回,“阿念还有事先走了,望将军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