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山海不可及

第五章 新年快乐

山海不可及 小阿咸 4184 2019-03-23 18:37:43

  今日是永兴十四年最后一天,阿念一大早便被姜氏从被窝里拽出来,卯时三刻丞相便要带着他们在祠堂里办祭祖仪式,阿念睡眼惺忪得洗漱换衣,想了想,还是没带大哥送她的簪子,低调,低调行事。郑松安也是一边吃早饭,一边困得前仰后合。等到卯时三刻,丞相府上上下下,已在祠堂里列得整整齐齐,净手,上香,读祭文,一套仪式下来,一个时辰都过去,总算完了。丞相大人看看长子郑竹安玉树临风,已在翰林院当差,前途无量,又看到郑雅礼出落得楚楚动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再看看阿念,虽说比不过她大姐,也算是乖巧听话,小儿子郑松安也长成个虎头虎脑的半大小子了,心中甚是满意,觉得自己这一家之主做的相当成功。

  除夕这日的午膳,按照惯例是要一起用的,姜氏是妾不能同桌而食,只能伺候左右。但是阿念和郑松安是实打实的郑家后裔,须得上桌的。丞相和丞相夫人坐在正上席,左手边是长子郑竹安和少夫人顾莲卿,右手边依次是郑雅礼,郑念礼,郑松安。用膳之前,丞相说了一番君主庇护,家庭和睦之类的话后,便开始动筷。阿念埋着头慢慢吃着饭,只希望这段难捱的时光赶紧过去,和大夫人同堂吃饭,她真是会消化不良。郑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大夫人看着郑雅礼在李嬷嬷的调教下,行为举止越发得体,心下十分满意,再看看阿念,缩手缩脚,更是看不上眼了。

  饭毕,下人们取来了茶,簌过口,阿念正祈祷着丞相能下令散了,大夫人突然开口要话家常,“这松安都快长成大人了,时间真快啊,我听说前几日,贺将军还夸他身手了得呢。”

  阿念心下暗道不好,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硬着头皮说道,“大夫人谬赞了,松儿他不过还是小孩子,在练武场闹着玩,贺将军想必也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客气了几句。”

  “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大夫人自小宫内长大,气势十足,“父亲母亲没问你话,你却抢着回答,怎的如此没规矩!”

  “母亲,念儿也只是个小姑娘,何必如此严格。”郑竹安看阿念挨了训,出言相劝。

  “松儿,贺将军那日为何夸你啊?”丞相最烦丞相夫人这些礼仪规矩,却又不敢指责自己夫人,只能转移话题。

  “我和赵家的二公子比摔跤赢了,大将军看见了,就夸了我一句。”郑松安轻描淡写。阿念发现郑松安似乎不知不觉长大了,她之前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郑松安他们偏院在丞相府的处境,让他隐忍,但她又想给松儿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没舍得说,没想到,郑松安成熟的比她想象要快得多。

  “哦,”丞相有点略微有些失望,“那松儿还要好好努力,跟大哥多学学。《论语》可学过了?”

  “学了,学了,夫子教到什么‘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谨而信……’”郑松安小脸通红,想不起来了。

  “你大哥九岁时《论语》可都倒背如流了,你即使比不上大哥,也得用功,勤能补拙的道理不需要为父教你了吧,不要出去丢了丞相府的颜面。”丞相心下不悦。

  “是,松儿记下了。”郑松安低下头应了一声。

  “好了,松儿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大哥书房,大哥给你讲讲,可好?”郑竹安笑道,“男子汉,不要垂头丧气。”

  “你自己本身翰林院的事情都忙不过来,那有时间教他,你别累坏了身子。”大夫人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亲儿子对偏房这对姐弟如此关心。

  “母亲,你看大哥送我的这根簪子好看不好看。”郑雅礼突然开口道。

  “嗯,不错。”丞相夫人点点头,“你大哥的眼光一向很好。”

  “大哥还送了妹妹一只呢,妹妹今日怎么没带着?”

  “簪子珍贵,我怕弄坏了,好生收着呢。”阿念道,当日在门口接过簪子,就知道必会有人去郑雅礼面前献媚。

  “两位妹妹喜欢就好,我哪懂你们女儿家的喜好,这可是莲卿亲自去给两位妹妹挑选的呢。”郑竹安有意在母亲面前夸夸自己媳妇。

  “莲卿,你嫁到我们丞相府也一年有余了吧,”大夫人似乎不领情,“燕窝,补品从未缺过你,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呢,为人妻子的,照顾丈夫,孝敬父母,传宗接代才是正事。”

  “母亲,我和卿儿还年轻,不急于这一时。”郑竹安偷偷握住顾莲卿的手,安慰她。

  “好了。”丞相发话了,“当着婵婵和念儿的面说这些干什么,没什么事就散了吧,别都在这拘着了,我也要去书房处理官务了。”他心里突然燃起一股无名火,朝堂上,年轻的皇帝喜怒难测,回到家里好不容易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又被丞相夫人搞僵。

  “老爷你官务繁忙,若不是我为这个家辛苦操持,辛苦把竹儿和婵婵拉扯大……”

  阿念走出正院时,耳边还能听见大夫人的唠叨,丞相府里的人都知道,丞相大人虽被先皇青睐,位极人臣,但出身贫寒,当年长平郡主嫌弃郑丞相没有爵位,不愿下嫁与他,无奈皇命难违,嫁入郑府后,处处压制郑丞相一头,手段凌厉,下人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阿姐,”回偏院的路上,郑松安突然抬起头,狡黠一笑,“其实《论语》我早就背完啦!”

  “我猜到啦!”阿念也故作得意地仰起头,“毕竟我这么聪明,你自然也笨不到哪里去!”两姐弟相视一笑,虽然前路难行,但是彼此陪伴,不怕辛苦。

  阿念搬了张藤摇椅,坐在院子里,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冬日的太阳晒在身上暖乎乎的,阿念伸出手来,遮住太阳,看着阳光从指缝中溜来溜去,早上起得太早,现下有些昏昏欲睡,突然云雾从身后窜出来了。

  “小姐,你猜谁来了?”云雾一脸兴奋又神秘得说道。

  “谁会来我们偏院啊,”阿念被太阳晒得晕乎乎的,声音也含糊不清的。

  “你看!”云雾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块手绢,在阿念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阿念抓住手绢,是天蚕丝的,比她给郑雅礼缝制的烟沙罗还要更好一些,虽说是小小一块,却也是价值不菲呢,“料子倒是好料子,只是这上面的绣花,绣得还没我绣得好看”

  “这是贺将军送来的,还有一盒顶好的胭脂水粉,说是来赔罪的,现在正在大厅里和老爷说话呢,据说大小姐正在练琴,也被老爷喊出来见了将军一面,说了会子话呢”

  “这贺将军,还真来赔罪了,云雾,你这个‘包打听’的称号真是名不虚传啊!”阿念把手帕遮住脸,刚好能遮点阳光,省的自己晒得慌。

  “那当然!”云雾听见自家小姐夸自己,万分得意,“我还听说贺将军又夸我们松哥呢,说他小小年纪就勤奋练功,是个当将军的好材料,前途不可限量……”

  阿念“腾”得一下,从躺椅上坐直,扯下脸上的手绢,“这贺将军可真会添乱!”吓得云雾往后退了几步,不知自家小姐为何突然发脾气。

  贺回坐在回府的马车上,问身边的小厮,“那郑二小姐说什么了?”

  “那郑二小姐说,那帕子上的绣花还没他绣的好呢,还说……还说……”无欢从小在贺回身边长大,功夫了得,正纳闷这次为啥将军让他去偷听郑二小姐的说话。

  “还说什么了?”贺回问道。

  “她……她还说将军真会添乱。”无欢瞄了将军一眼,“这可不是我说的,真是郑家二小姐说的。”

  “……”

  晚上是除夕,阿念他们吃过晚膳,又围着火炉剪了窗花,一边喝点姜氏自己酿的梅花酒,一边说话,闹到快寅时才歇下。阿念躺在床上,虽然喝了点酒,头有些晕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借着月光,看着手里贺回送来的手绢发出淡淡银光,干脆起身来,披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发呆。

  “阿念姑娘,”忽然听见有人喊她,阿念吓了一跳,回头一望,月光下有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脸在阴影下,看不真切。

  “贺……贺将军?”阿念以为自己眼花了,或是喝多了酒,脑子不清醒了,四下望了望,发现还真是贺回。

  “怎么?不过两三日未见,阿念姑娘就认不出在下了。”贺回朝她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些笑意,月光下似是天神下凡。

  阿念看得呆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啊,甚至治好了自己的脸盲啊。贺回看见阿念呆呆的,以为自己突然出现吓到了他,伸出手在阿念眼前晃了晃。阿念回过神来,在心里呐喊,“阿念,你争气点!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

  阿念往后退了一步,“贺……贺将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虽说丞相府不如将军府有重兵把守,但是也不是说来就来的吧。

  “我翻墙过来的,放心,没人发现。”贺回闻到阿念似乎还带着点酒气,笑脸也红扑扑的,想伸手捏一捏,但是忍住了。

  “将军半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啊?”阿念实在是猜不透这位将军的心事,翻墙过来还这么理直气壮?这大半夜被人撞见,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而且自己和这位将军认真说起来才一面之缘,不至于半夜翻墙过来找她聊天吧,万一她在睡觉呢?难道就因为自己猜到他和将军夫人的虚假关系,要杀人灭口?

  “也没什么事,只是今夜除夕,有些无聊,想找人说说话。”贺回不客气地坐在了藤椅上,像是自己家的院子一样。

  阿念想了想自己与将军仅有的过节,决定先坦白从宽,“将军可是为将军夫人之事而来,将军与夫人的关系,这满朝堂的大臣想必都有猜测,将军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不会因为这个为难小女子吧。”

  “哦?你果然猜到了。”贺回准备逗逗她,站起身来,靠近阿念,“不知道阿念姑娘有没有听说过‘杀人灭口’四个字啊。”

  阿念现下有些冷静下来了,她知道贺回应该不是来灭口的,不然早就动手了,还在这跟她废话半天,顶多是来威胁她,让她不要多事,但似乎也说不通啊,威胁她这个小女子还用得着堂堂大将军半夜翻墙?不管了,能和大将军见一面不容易,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真没机会了,于是,阿念心一横,“将军说笑了,那日阿念无意嘲笑,只是将军你不也特意跑到父亲面前夸奖松儿,大家扯平了。”

  贺回没想到阿念竟然不害怕,还有勇气说出这番话,只是眼里的视死如归出卖了她,实在是好笑,看样子,这小姑娘没自己想象的那么胆小嘛!贺回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庸碌的郑丞相,还能生下你这么个有勇气的小丫头,行,那咱们就扯平了。”

  阿念真真是一头雾水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好说话,酒壮怂人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阿念又补充道,“还请将军以后莫要在父亲面前夸奖松儿了,承受不起。”

  “那是为何,你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我,只为我帮他们美言几句吗?我看郑松安那孩子确实是块当将军的料,能屈能伸。”

  “是吗?既然大将军如此赏识松儿,不如收了他,好好培养,说不定能成为将军得力助手呢!”阿念简直豁出去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贺回看着这个小姑娘,明明怕得要死,还在这为自己弟弟找靠山。

  “我答应你有什么好处?”贺回忍不住想逗逗她。

  “如果有一天你要娶郑雅礼,我能帮助你?”阿念想了想,根基不深的将军想在朝堂上立足,郑雅礼是最好的选择。

  “你要帮我追到郑雅礼吗?”

  “不,我能保证不出手阻止郑雅礼嫁给你。”说完,阿念又补充道,“说不定也能帮你追到她。”

  贺回伸出食指,敲了敲阿念的脑袋,“成交!”

  “你等一下!”阿念回身去小厨房偷偷拿出喝剩下的梅花酿,到了一杯给贺回,自己也拿了一杯,碰了一下杯,说道,“贺将军,新年快乐!”阿念觉得贺回在除夕之夜也孤孤单单一个人,着实有些可怜。

  “阿念,新年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