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山海不可及

第四章 再次相遇

山海不可及 小阿咸 3552 2019-03-22 21:49:31

  因为昨日与林佩瑜约好了下午陪她去置办首饰,阿念起了个大早,陪姜氏赶绣大夫人房里的衣物。阿念认真地绣着郑雅礼新衣上的月亮,因为郑雅礼是八月十五的生日,格外喜欢月亮,丞相还给她起了个闺名——“婵婵”。这件衣服是上好的烟沙罗,是西域多罗国进贡的,整个京城也没有几匹,是大夫人生辰那日,皇帝御赐的。衣裳的款式也是宫里流行的式样,据说是皇后娘娘的最爱,也渐渐在显贵夫人们之间流行起来。

  姜氏看着低头认真绣花的阿念,身上还是去年置办的衣服,是最便宜的棉缎,袖口都短了一截,忍不住心酸,“念儿,现下没工夫,等开春,阿娘去置办几匹锦罗,据说是京城小姐们的最爱,也给你置办几身春装。”

  “阿娘,不用了,我这衣裳不是还新的很,去年还有大嫂送我的几身春装我都喜欢的紧,还没穿够呢。”阿念笑笑,“倒是松儿,个子长得快,衣服都小了,你给他做几身吧。”

  “我们念姐儿真是懂事,”春嬷嬷感叹道,“又听话又乖巧。这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念姐儿都十六了,希望老爷能给念姐儿寻个好人家。”

  “是啊,”姜氏也附和道,“希望我们念儿能遇到个好人家,能遇到个把她放在心里疼的人。我们念儿,吃了太多苦……”,说着,姜氏的眼圈又红了。

  “阿娘,”阿念伸出手握住姜氏的手,“我过的很开心啊,每天同阿娘,松儿还有春嬷嬷,云雾在一起,我很幸福。”

  “是啊,夫人你放心吧,如果以后有人欺负小姐,我云雾第一个站出来。”云雾也拍着胸脯保证道,惹得一屋子人笑起来。

  “阿娘!阿姐!”院子里远远传来郑松安的喊声,不一会就看见他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满脸兴奋,“阿娘,阿姐,你猜我看到谁了?!”

  “你不是去练武场玩去了吗?遇到谁了?”阿念笑问道。

  “我遇到镇西将军啦!”郑松安一口气喝完春嬷嬷递过来的茶,满脸开心道,“他还夸我功夫不错,有前途呢!”

  阿念心下觉得不好,她本就怕大夫人找他们偏院的麻烦,处处小心,可如今郑松安被贺回这么一夸,岂不是惹得大夫人注目,“松儿,他只夸了你一人吗?”

  “当然啦!我同赵川书他们在练武场比摔跤,连赢了好几人,恰好被前来练箭的将军看见了,他特地问我是哪家公子,还说将军不分嫡庶,让我以后给他当副将呢!”

  阿念内心不好的感觉愈来愈强烈,这练武场是官中子弟们练习骑马,射箭的地方,贺回偏偏只夸奖了松儿一人,这定会被有心之人传到大夫人耳朵里,阿念总觉得这贺将军没有那么简单。

  吃过午饭后,林佩瑜的马车就在丞相府门口等着阿念了,她们约了去蝶翠轩看看新出的首饰。云雾站在马车外,随着马车一起走着,透过帘子,对阿念说,“小姐,我听说大小姐也出门逛街了,咱们可千万别撞见她。”

  “撞见又如何,咱们买咱们的,又碍不到她什么事”,林佩瑜说道,“阿念,你就是太软弱了,那郑雅礼才会欺负你,你放心,这次有我在,别怕。”

  “啊?嗯,好。”阿念心中还想着郑松安今早说的事,放不下心来,根本没听见云雾和林佩瑜的说话。

  “哎呀,阿念你就别担心了。既然出来了,就好好逛逛,听说蝶翠轩新出了好几款簪子和手镯呢!”林佩瑜还以为她是怕撞见郑雅礼,安慰道。

  “好呀!蝶翠轩的老板看见你这个小财主肯定很开心!”阿念打趣道,林佩瑜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上面又有几个哥哥宠着,也是要啥有啥的。

  到了蝶翠轩,阿念和林佩瑜刚被扶下马车,就看见了郑雅礼正在店里兴致勃勃地选珠宝,掌柜在后面弯着腰伺候着,“真是小鬼难缠”林佩瑜咬着后牙,对着阿念小声嘀咕了句,便不由分说的拉着阿念进店了。

  “两位小姐,里面请,随便挑挑看看,有什么喜欢的知会一声。”机灵的小二看见阿念她们进来,赶紧上前迎客。

  郑雅礼看见阿念进来,冷哼了一声,没理会对她行礼的阿念,转过头继续选首饰。她看中了店正中檀香盒子里的一支金步摇,翠绿的簪体是浪花形状,下面坠了四颗泪滴形状的珍珠,煞是好看。“郑大小姐真有眼光,这支簪子名唤‘美人泪’,别说整个京城,放眼全国,也就这么一支。”掌柜的颇有几分骄傲,这是他花了大价钱进的货。

  “那就这支了,给我包起来”郑雅礼说道,侍月上前掏出荷包,准备付银票。

  “这……郑大小姐,不是小人有意为难……”掌柜犹豫道,“只是,这支簪子是镇西将军早就定下来的,已经付过定金了。”

  “这有何难,他出多少钱,我出他的双倍。”郑雅礼不屑道,不就是钱嘛,没什么是她得不到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大小姐……”,掌柜很为难,他知道郑雅礼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这丞相府他可得罪不起,丞相夫人长平郡主的脾气更是不好惹,但是镇西将军他也得罪不起,他手下那些兵各个凶神恶煞的,“要不,大小姐来看看这支‘风吹柳’,也是顶顶好的货色,这上面的宝石都是从……”

  “不必了,”郑雅礼打断掌柜的话,对侍月说道,“侍月,去把簪子给我包起来。”又转头对掌柜的说,“要是镇西将军怪责你,让他去丞相府找我好了。”说罢,便准备走人。

  “这位小姐,且慢。”阿念吓了一跳,她刚刚正专心致志得看戏,并没注意门口什么时候多站了两个人,还很眼熟。

  门口那位男子走到郑雅礼和掌柜身边道,“这支簪子是在下早已预定过的,小姐如此强抢,恐怕不妥吧。”阿念突然想起来这男子居然是镇西将军贺回,难怪觉得他的眼睛很熟悉呢!那旁边应该是他的新纳的侧室了,长得倒是乖巧的样子。

  “放肆,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我家小姐可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侍月怒道。

  “侍月,不得无礼”郑雅礼对侍月道,“这位是镇西将军“,又对贺回道,”丫鬟不知礼数,还望将军见谅。只是这支簪子,雅礼一眼便相中,能否请将军割爱。”

  有意思,阿念心想,这还是她第一看见郑雅礼对抢自己东西的人如此礼貌。这时林佩瑜碰了碰阿念的胳膊,给她递了个眼神,阿念知道她也察觉出了郑雅礼的异常,提醒自己好好看戏。

  “这……恕在下无礼,这簪子无论如何是不能让的,”贺回似乎并不打算退让,“瑶瑶说她未见过大海,我好容易才寻到这支簪子,说好送她做礼物。”说完还用手搂住身边的女子,眼神里满是宠溺。

  阿念几乎都要怀疑自己的判断,这将军竟如此蠢笨,猜不出皇帝赐他的侧室十有八九是来监视他的,还真如话本里所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真是白长一副好皮囊,内里却是草莽,可惜啊可惜。不过将军身边那位名叫“瑶瑶”的女子在将军碰到她时,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自然,并不是小女儿家的害羞,而好像是不习惯如此亲密的举动,虽然这表情一瞬即逝,但还是被阿念看到了。阿念心里有点小得意,自己的猜测还是很准确得嘛,看样子贺将军不但武艺了得,演戏也是一绝啊。

  阿念正沾沾自喜地佩服自己的聪明,不经意间却瞄到贺回看了一眼自己,眼神里似乎是警告,吓得脸色一白,立马转过身去假装在挑首饰,心脏却扑通扑通要跳出嗓子眼来,心里默念,“老天保佑呀!光一个郑雅礼加一个大夫人,就够她受得了,千外别再惹祸上身,得罪这个将军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郑雅礼满脸通红,可能是因为不相信有人居然会拒绝她,也可能是因为被贺回如此亲密的举动吓到了,但是她知道郑念礼和林佩瑜正看自己呢,决不能退缩,但又不知说什么好。

  “贺郎,”一直沉默的将军夫人开头说话了,“既然丞相家的小姐也喜欢这支簪子,不如就让与她吧,贺郎有这份心意,瑶瑶就很感动了。”

  “雅礼愿以三倍价钱买下这支簪子,”郑雅礼似乎没听见将军夫人的话,抬头看着贺回,展开一个笑颜,“贺将军退让一步可好?”

  不得不说郑雅礼笑起来真好看啊,明艳如春日桃花,两个梨涡醉的人醒不来,别说男人了,就连阿念和林佩瑜心内都忍不住感叹,这郑雅礼虽然时时冷着一张脸,但真真是个美人啊。

  “望小姐见谅,改日鄙人必亲自去丞相府请罪,只是今日这簪子确实退让不得。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

  “你!”郑雅礼柳眉竖拧,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阿念心里叹了口气,她思虑再三,决定上前帮郑雅礼解这个围,一是因为今日她看了郑雅礼的笑话,虽说不是她引起的,但是郑雅礼必定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二是因为郑松安的事让她一直放心不下,万一郑雅礼领了她这个情,说不定在大夫人面前有点作用,于是她不顾林佩瑜拉着自己的衣袖,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姐姐,”阿念对着郑雅礼道,“家中这种簪子数都数不过来,何必非要这一只,况且这是将军对将军夫人的一份心意,咱们何不成人之美?姐姐要是实在喜欢,可以让阿爹找工匠给你做一只一模一样的可好?”

  “罢了,我素来不喜欢和别人重样的,这支簪子就送给侧夫人吧。”郑雅礼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得意,她知道这是阿念在讨好她。

  “那就谢过郑大小姐,郑二小姐了。”贺回拱手道。

  “贺公子多礼了。”阿念都不敢抬头看贺回,她觉得刚刚贺回看向他的眼神里不是什么善意。

  郑雅礼没了逛街的心情,带着侍月走了。贺回也包好了簪子,带着夫人走了,临出门,还听见郑二姑娘同行的那位小姐,问她:“阿念,你为何要帮那郑雅礼啊!”,“当然是为了活命啊!”听到这句话里的无奈和崩溃,贺回不禁弯了弯嘴角,刚刚自己瞥见那姑娘脸上的小得意,她便吓得转过身去,还真是又聪明又胆小的小姑娘啊,真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