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山海不可及

第三章 大哥郑竹安

山海不可及 小阿咸 2380 2019-03-21 21:44:09

  还有三日便是新年了,阿念坐在清风阁中慢慢收拾着笔墨,今日是她在清风阁的最后一日。清风阁是官中为这些权贵家女儿们办的学堂,多是教一些《女戒》、《内训》之类的书,还有女红,礼仪等,偶尔也会请一些夫子来讲讲《论语》,《诗经》之类的。但是像郑雅礼这种出身尊贵的嫡出小姐自是不会跟在这里学的,多是家里请了名师,教她们读书识字,琴棋书画,据说郑雅礼的“飞彩舞”天下无双,在去年太后的生辰上一舞动京城。不过阿念自是没机会看见的,这种场合怎么也轮不到她参加,她能有幸在清风阁读书,还是丞相怕她大字不识,丢了丞相府的脸,加上大哥在旁说和才能成的。

  年关将至,清风阁也放假半月,只是官中规定女子到十六岁便不能在清风阁学习,明年阿念就十六了,便也不能再来这清风阁。想到这里,阿念突然有些舍不得,虽说她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但是在这里无忧无虑的时光,怕是再也没有了。

  “阿念!”身后的林佩瑜跑到她身边来,林佩瑜是光禄大夫家的小女儿,性格活泼可爱,也是阿念为数不多的好友,“明日我要上街置办新年首饰,你要不要一起呀!”

  “怕是不行,明日我要帮阿娘绣衣物。”阿念有些抱歉,虽然姜氏是丞相府妾室,但是因为年轻时绣艺京城无二,所以入府这么多年都要帮大夫人一房绣一些手绢,衣服之类的。

  “你们丞相府的大夫人只是太厉害了”,林佩瑜压低了声音说,“你阿娘好歹也是妾室,还生了你和你弟弟,她却处处欺压你们”,她是知道阿念的境况的,但是自己又帮不上忙,丞相夫人别说她,就是她阿爹也惹不起,只能偷偷吐槽。

  “没事的,我能应付的来。”阿念笑笑,只要丞相夫人不危及阿娘和阿弟,这些她都能忍受,“今年过年,我再绣个手绢给你可好?你想要什么花色”

  “真的吗?那你给我绣一个清风玉蝶好不好?”林佩瑜一听阿念又要送自己绣帕,开心得不得了,她知道阿念可是得到她阿娘真传的,绣的手帕比京城最大的绣坊里的还要好,只是阿念不要她声张,“你看,你去年送我的,我可每日都带着呢。哎呀,阿念,你明天还是陪我去嘛,我保证就耽误你两个时辰怎么样。”林佩瑜竖起三支手指,做发誓状。

  阿念被她缠得没法子,又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同林佩瑜一起学习了,心内不舍,就答应了,想着早起,映着雪,也能帮阿娘多绣一些。

  俩人约定好之后,阿念便带着云雾回府,还没入府,就看见丞相府门口有小厮备着马,不是是阿爹还是大哥要出门。刚进府,便看见大哥郑竹安出来。

  “大哥”,阿念甜甜地叫了一声。

  “阿念回来啦,”郑竹安笑眯眯地看着阿念,“我正出门准备办点事情,刚好你回来了,来,拿着。”郑竹安从怀里掏出一根玉簪子,递给阿念,“你的新年礼物,让你大嫂去翠蝶轩挑的,庆祝我们阿念过了年就十六啦。”

  “谢谢大哥!”阿念接过簪子,开心地对着郑竹安行了个谢礼。

  “好了,快回去吧,外面冷,小心染了风寒,我先走了。”说吧,郑竹安便带着小厮,翻身上马走了。

  阿念握着簪子,看见郑竹安的背影远去,敛了敛笑容,也回身入府。那根簪子通体碧绿,晶莹剔透,手感细腻,看起来很是珍贵。

  “大少爷待小姐是真好呢!”云雾感叹道,想了想又加了句,“跟大夫人和大小姐一点也不像。”

  “是啊!”阿念感叹道,又摸了摸那根簪子。她想起自己七岁那年,那时阿娘怀着郑松安,日日担心大夫人会不会找偏院的麻烦,正巧大哥郑竹安染了疫病,疫病传染,丞相大人带着郑雅礼搬到了另一处府宅,大夫人牵挂儿子,不愿搬离,日日焦心,大夫不让她接触大哥,她也只能日日看着丫鬟们熬好药,送进房间,剩下的时间就在祠堂里吃斋念佛,求郑家祖先保佑大哥,根本无暇顾及侧院。

  那天夜晚,七岁的阿念站在郑竹安的房门口,决定为了阿娘和未出生的郑松安赌上一把。照看郑竹安的丫鬟们,怕被传染,都趁大夫人不注意时跑去侧室里打瞌睡,阿念就偷偷溜进郑竹安的卧室。那时郑竹安不过十岁,整日躺在病床上,白日里照顾他的丫鬟们都带着罩面,不愿与他说话,晚上睡不着,他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未曾想自己的小妹妹居然偷偷溜进来了。

  “大哥哥。”阿念轻声喊道,“你睡着了吗?”

  “没呢,”郑竹安很诧异,他印象中郑念礼胆小不爱说话,几乎没怎么和自己有过交流,“二妹妹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大哥哥,”阿念声音下小小的,指了指侧卧,“我们小点声音,别把他们吵醒了”

  “二妹妹,大夫说我这个病会传染的,你别在这里待着了。”十岁的郑竹安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小妹妹一下。

  “我不怕,”阿念又走近了一些,“大哥哥,你一个人是不是在这里很无聊呀,阿念来陪你说说话。”

  就这样,在郑竹安生病的一个月中,阿念日日偷溜进房内,陪他聊天,有时还会带外面开的花,抓的蛐蛐儿,待到天快亮再偷偷离去。其实那个时候阿念很害怕,她怕自己被染上疫病会死掉,更怕传染给阿娘。于是白天她都偷偷躲在花园的角落里,撑不住时就睡上一觉,等过了饭点,再回来自己去厨房吃阿娘留给她的饭菜,并且吃完后用开水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烫洗自己的碗筷,姜氏以为是自己怀了郑松安之后,阿念和自己闹别扭,也并未多想。

  七岁的小阿念心里很清楚,长大后的郑竹安可以是她和阿娘的一道护身符。果然等郑竹安渐渐好转之后,心里便对这位夜夜来陪伴自己的小妹妹多了一份感激,这也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郑松安出生后,丞相很高兴了一阵子,偏院的日子也渐渐好过起来,虽不是锦衣玉食,但再也不会缺衣缩食了。据说郑竹安病快好的时候,大夫人去城外宝华寺上香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道士,算出因大夫人命格过于显耀,遮住了郑竹安的星盘,导致他命格暗淡,难以善终,破解之法唯有大夫人三年内不得杀生,多做善事。大夫人担心郑竹安的身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果真三年内吃斋茹素,也放过了偏院的郑松安。可是没有人知道,阿念偷偷将自己出生时丞相给的纯金长命锁送给了那位道士。

  如今,阿念拿着玉簪,庆幸自己七岁那年赌上那一把,换的了郑松安的平安长大和这么多年郑竹安的照顾,只是松儿渐渐长大了,不知大夫人还能容忍到几时,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