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山海不可及

第二章 年少初见 念念不忘

山海不可及 小阿咸 2970 2019-03-20 22:00:37

  阿念没想到,第一眼看到贺回的样子,会在她以后的人生中一个又一个孤单而漫长的夜晚里,不断重放。

  贺回身着大红色的喜服,懒洋洋地骑在高大的战马上,头发乌黑又柔软,被红色的发冠束起,眉如墨,眼若星,鼻尖被大雪冻得有些发红,脸上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丝毫不像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将军,更像是踏青的少年郎。阿念感觉自己似乎能看见雪花落在他眼里的样子,明亮又清澈。“长得真好看啊”,阿念心想着,“虽然知道太尉家的女儿十有八九是被皇上派去监视贺回的,但是能天天看着这么好看的脸,也是一种幸福啊。”

  迎亲的队伍渐渐远去了,路旁的百姓们还在议论这英俊帅气的年轻将军,那聘礼更是丰厚,如水般流进太尉府,娶侧室就是如此场面,不知哪家姑娘能有幸成为将军府的当家主母。

  羽楼上,众人也渐渐从窗边散去,回到座位上。公子们看到贺回如此风光,几家羡慕,几家嫉妒,有的捏紧拳头心中暗暗发誓往后更加勤奋努力,出人头地,也有想着如何与这皇上心中的大红人贺回攀上关系,走走捷径。小姐们也都心思各异,有知此生无望入将军府的,羡慕一番也就罢了,也有想着能被贺回看上,飞上枝头的。阿念心中想着,虽然这贺回人是长得帅,但也不足以让自己奋不顾身,拼力一搏,此生只愿能粗茶淡饭,安稳度过。

  “别想了,以你的身份嫁入将军府,也只能做妾,何必呢?”郑雅礼看阿念一直若有所思,以为她动了什么心思。

  “小姐”,李嬷嬷的声音如一潭死水毫无感情,提醒郑雅礼莫要失言。

  “姐姐说笑了,妹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阿念心中叹了一口气,万一郑雅礼看上了贺回,自己可不想牵连其中,还是明哲保身的好,不过话又说回来,夫人和太后关系一直不好,太后愿不愿让贺将军娶这郑雅礼还真不好说,算啦算啦,自己操这么多心干嘛,好像地位更惨的是自己吧。

  “阿姐!阿姐!”,郑松安等贺回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地把头从窗外缩回来,一张小脸冻得通红,兴奋得抓住阿念的衣裳,“你看见贺将军骑得那匹马了吗,那是他的坐骑追风,传说能日行千里,还能自己认路呢,有一次贺将军身受重伤,就是追风把他驼回军营的!”

  “啊……是吗,这么厉害呢”,阿念的胡思乱想被郑松安打断,自己只顾着看贺回了,还真没怎么注意那匹马,只看着好像是比官家的马都要威风好多。

  “那当然啦!还有贺将军腰上的那把玄星剑,削铁如泥,吹毛利刃,话说有一回,贺将军骑着追风,手拿玄星,只身闯入敌军大阵,以一敌百……”,郑松安越说越起劲,小手在那不停比划。

  阿念一听就是他是从说书先生那听来的,心下有些好笑,“好了好了,乖,先喝杯热茶,仔细着凉了。”

  郑松安喝了一口茶,突然很认真的看着阿念,“阿姐,我以后也要当将军,当贺回那样的将军,号令千军……”

  “噗,”郑雅礼这次真的要笑出声来,“当将军?那你是善骑射,还是善谋略啊?兵书上的字可认全了?”

  “要你管,哼!”郑松安气的不想,把小脑袋转向一边,不看郑雅礼,小声嘟囔了一句,“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大夫人生的,有什么了不起。”

  “松儿,不要胡说!”阿念生怕郑松安说出什么惹出郑大小姐不开心的话,强行塞了郑松安满满一嘴蜜饯。虽然她相信自己有能力保护好松儿,但是最好还是相安无事。

  “小姐,该回府了。”李嬷嬷出声提醒道,仍是一副双手交叠在腹部,千年冰山的样子,“外面百姓都已散了,小厮们也把马车牵到门口了。”

  阿念从窗缝里看着郑雅礼坐着马车渐渐远去,转头对着依然还气鼓鼓的郑松安说,“我们也走吧,阿娘该等我们吃午饭了。”他们俩没有马车可乘,郑雅礼明显也不会带上他们,只能步行回府。

  阿念帮郑松安整理好衣服,带上防雪的斗笠,自己也准备让云雾带上帷帽,却听见有人喊郑松安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刚刚打招呼的青衫公子身边的小公子。

  “郑松安,你明天去敬学堂吗?我们明天再比试一场怎么样,这次输了是因为我没有准备好。”

  “好啊,赵川书,明天放学后,我们一起去教武场比试怎么样?”郑松安一口答应。

  “你呀,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输了,不要找借口说自己没做准备。”赵大公子笑着数落自己弟弟,“大不了下次赢回来。”

  “知道了,大哥。”

  阿念看着俩小孩约定完了,便对着赵家两位公子福了福身子,准备带着郑松安告辞。

  “郑二小姐……”那赵家公子看阿念要走,急忙喊住她,“嗯……,在下顺天府丞家赵川墨,我是看你们未乘马车来,外面风雪大,若不介意的话,在下可以捎二位一程,以免弄湿了鞋袜。”

  “赵公子多礼了,只是我和松儿还有些事情要办,不劳公子费心了。”无论这顺天府丞家的公子是好心还是有意,阿念都不愿意招惹他,明哲保身是阿念这么多年来学到的保命技能。

  阿念带着帷帽,牵着郑松安慢慢走在长安街上,刚刚还喧闹繁华的街道,现在已冷冷清清,没有几名行人了。阿念其实很喜欢这种清冷的天气,尤其的下雪的冬天,感觉所有的辛苦或安宁,快乐或心酸都能随着大雪落下又融化。

  “阿姐,我们还有什么事啊?”郑松安还惦记着阿念刚刚的话,又看着现在是走往回家的方向,生怕阿姐忘了,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噗呲”,云雾跟在后面笑出声来,“小少爷,这你都看不出来吗?小姐这是推辞赵家大少爷呢。不过小姐,那赵家大少爷看起来也是仪表堂堂,虽然比不上咱们的大少爷吧,但看起来也是个谦谦公子呢。”

  “既然你觉得他不错,明天我就跟大哥说说,让他去顺天府问问赵家大公子可愿收了你,怎么样?”阿念打趣道。

  “小姐,这说着你的事呢!你拿我打什么趣!”云雾佯装生气,抓了一把雪要塞进阿念的斗篷里,阿念一边躲也一边捧着雪来反击,郑松安也捧着雪帮着阿念,三人一路闹闹笑笑,就到了丞相府大门口。

  云雾上前去敲了敲门,发现无人应承,又用力敲了敲,还是毫无反应,生气道,“准是大小姐的命令,这大小姐真是欺人太甚,一年到头这种事大大小小不知有多少次。”

  郑松安也气不过,想上前去踹门,被阿念拦住,“算了,今天火气怎么都这么大,咱们绕道后门去,现在是午膳时间,厨房里从后门要出秽污,总不能拦着我们不让进吧。”对于郑雅礼这种大小姐脾气,阿念并未放在心中,随着他们慢慢长大,丞相府怕很难再如往日安宁,那繁华表面下的权谋诡计比这要可怕的多。

  三人从后门进了府,走到偏院门口,郑松安突然停下脚步,仰着头看着阿念,说道,“阿姐,我一定快点长大,保护你和阿娘,让阿娘和你都坐上大轿子,再没有人敢把我们关在门外。”阿念看着郑松安,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伸出手,揉了揉郑松安的头,“我相信我们松儿肯定能做到,只是,阿姐,更希望你能永远平安快乐。走吧,去吃饭了。”

  进了偏院,饭菜的香味引得人肚中馋虫大动,阿念和松安一路喊着阿娘,进到了内厅,看见饭菜已经摆上了桌。春嬷嬷看他们回来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边帮他们摘下帽子和斗篷,边说,“念姐儿和松哥儿回来了,夫人特地让我炖了汤,我去端来,你们喝了去去寒。”这时姜氏刚好端了汤进来,于是院子里老老小小五人,不分主仆,一起围坐在桌边吃着饭,听着郑松安讲着今天看到迎亲场面,即使屋内的煤炭没那么充足,似乎也不觉得寒冷了。阿念看着屋外纷纷扬扬的大雪,不知为何,总是想起雪花落在贺回眼里的场景。

  那边,郑丞相还有郑大公子参加婚礼还未归,郑雅礼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身后的李嬷嬷不时出声提醒她用餐的礼仪,“汤匙不能碰到碗沿发出声音”,“放筷子的动作要轻,要准确得放在止箸上,不得滚落”。郑雅礼心里重重得叹了一声气,又强打起精神,学习这些大家闺秀的礼仪,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