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暖婚:老婆大人,求宠爱

54.扭转乾坤

  苏妙心的话震惊了所有人。

  而且也激怒了那个女生。那女生立马就扔下书包向苏妙心跑来,脸色狰狞,仿佛苏妙心就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大有拼个你死我活的感觉。

  “苏妙心我让你胡说八道,我让你污蔑我。看我不打死你。”

  一见那女生过来了,刘雪楠赶紧挡在苏妙心面前。

  “王静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打架可是要被处分的,严重了还要被赶出学校,你少胡乱来。苏苏她没说什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要不是苏苏心理强大,这会真的说不定就有了想死的念头,你这种喜欢嘴上火上浇油的人,那些谣言什么的,就是因为你们才会传播开。”

  这下王静是彻底的疯狂了,伸手就想朝刘雪楠脸上打去。

  苏妙心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才说了这些不轻不重的话,你就这样了。换位思考,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王静恶狠狠的瞪着苏妙心。

  “换什么位思考,你这种不要脸的婊子做出来的事情,还怕人说啊,有脸做就别怕人说呀。”

  苏妙心被王静这种死不悔改的精神激怒了。

  “那好呀,要死就大家一起死了,不就是语言攻击吗,谁不会呀。王静,说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啊?来啊,互相伤害吧。你年纪小就堕胎,也不怕伤了子宫以后就生不了了。”

  王静听到苏妙心的话整个人都愣了,震惊的看着苏妙心。

  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声音都带着颤抖看着苏妙心。

  “你……苏妙心,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堕过胎,你要是再这样胡说八道,我可就要去老师那告你了。”

  见她终于急了,苏妙心嘴角勾起,邪魅的看着她。

  “我哪有胡说了?你眉心散开,一看就是偷吃过。屁股松散,盆骨微松,胎儿的月份不小吧。”

  听到这王静已经彻底的疯了。双手挣扎的向苏妙心脖子伸去。

  “我让你胡说八道,我打死你。”

  一看真的要打到一块了,其他同学也就反应过来,赶紧将两人分开。

  班长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这会儿也因为拉架,衣服都有一些零散的。

  站在中间左右的,看了看苏妙心和王静。

  “好了,都闹什么呢?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过就是随口说些玩笑话而已,对苏妙心同学,大家以后也少胡说八道的。流言是不可信,不要仅凭几张照片就随意的给别人定罪名,有时候亲眼所见也并非是真的。”

  对于班长的维护,苏妙心还是给她面子。

  “还是班长明事理,不过我这也有一份证据可以证明我自己是清白的,也省得以后别人在造谣编排我了。”

  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将那天和顾云泽母亲所录的话放了出来,将按键的音量放到最大声。

  所有的人将里面的话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在看向苏妙心都时候,眼里都带着抱歉的神色。

  而王静彻底将苏妙心恨上了。因为她知道苏妙心说的是真的。就算是苏妙心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可她也不会放过苏妙心。

  谁让她将自己心底隐藏最深的秘密说了出来,而自己偏偏无力为自己解脱。

  班长的一句说是开玩笑,并不能消除所有人的好奇心。

  这一后续是什么,苏妙心也懒得管了,家里还有一个等着吃饭的人呢。

  拉着刘雪楠的手就出了教室。

  一出教室刘雪楠就神采飞扬的看着苏妙心,“苏苏,你有这个为什么不早些拿出来?要是早点拿出来的话就能堵住他们的嘴了,省得那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喜欢说三道四。”

  苏妙心淡淡的笑了一下。

  “当时录这个也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怕顾云泽的母亲报复我,没想到会在今天派上用场。本来对于那些流言蜚语我也是无所谓的,谁知道我不去制止流言,流言却越演越烈了。没办法,只能将这个拿出来了。”

  听了苏妙心的话,刘雪楠点了点头,“还是你聪明。中午想吃什么啊?咱们学校今天中午好像有糖醋排骨。”

  听到刘雪楠说吃饭,苏妙心的肩膀就垮了。

  “你跟可可去吃吧,我……最近编辑催稿子,我得回家加班加点写字去了。你们两个去吃,不用管我了。”

  刘雪楠疑惑的看着她,“吃个饭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啊,再说了你,写字难道还能不吃中午饭吗?”

  这下苏妙心是没有什么反驳的理由了。

  跟着方可可她们去饭堂吃了饭。

  临回家的时候方可可拉住了苏妙心。

  “苏苏,我爸让我问你衣服图纸的事情怎么样了?工厂那边他也联系的差不多了,就差你这设计师的图了。”

  一听方可可的话,苏妙心拍了自己脑门一下。

  “看我这记性,我这就回去画,明天就可以给方叔叔了。我先回家了。”

  跟方可可他们告别了之后,苏妙心就朝他们小区走去,路过一家快餐店的时候,打包了三菜一汤回去。

  全部都是素菜,炒菜花,炒油菜,炒土豆丝,西红柿鸡蛋汤。

  看着手上的餐点,苏妙心开心的一笑,提着饭回去了。

  刚走到小区门口,手机铃声就响了。是白司南打来的。

  苏妙心按的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耳边,“干嘛?”

  “你说干嘛,这会儿都快一点了,我的饭呢,你是不是想饿死我?”

  电话对头的苏妙心笑了一下,她还真的有这个意思。

  “我马上就回来了,在有5分钟就上楼,催什么催呀。”

  一边说一边朝小区内走去。

  等到了她们那一层,一出电梯就看到站在门框边上的白司南。

  苏妙心过去将他上下看了一遍。

  “能走到门边来,说明情况还好呀,又不是断胳膊断腿儿的,自己下去吃个饭怎么样?”

  白司南一再的做着自我的心里安慰。

  打是亲,骂是爱。他们家阿心一定是关心自己才这样说的。

  做完自我心理安慰后,嘴角扬起笑容看着苏妙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