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暖婚:老婆大人,求宠爱

37.耍无赖

  听到小混混的话,苏妙心好笑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话吗?从一出门你们就盯着我,还敢说没人指使,再有,我浑身上下穿得这么朴素,哪里像是有钱的样子。要真的是想抢劫钱的话,刚才从我身边路过的那个女的怎么不抢啊?人家浑身上下金灿灿的,怎么看都比我有钱。而你们却偏偏选中我,说是没人指使,怎么可能。”

  说着抬头看向了白司南,“那个谁,你身上带手机了吗?打电话报警。”

  小混混头目一听苏妙心说要报警,就有些急了,赶紧起身跪在她面前。

  “大姐我们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有一个女的拿钱给我们,让我们叫你那个什么,她叫什么名字我们真的不知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你不要报警抓我们。”

  那些小混混特别怕进警局,最近打黑特别严重。他们要是进去了,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还得再倒贴些钱。

  不过苏妙心可没那么好心。“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敢做这种事儿,今天要不是我功夫好,岂不是着了你们的道了,下次要是遇到个柔弱的女孩子,你们不就毁了人家一生吗?像你们这种社会的蛀虫,就得进去好好改造改造,口头保证可是最不可靠的,还是棍棒底下最有说服力。那谁,打电话报警。”

  听苏妙心态度这么坚决,白司南就拿出电话报警了。

  这一举动彻底惹怒那些混混。

  “臭娘们,我们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说着就想起身来打苏妙心。

  苏妙心直接伸出手指在他的檀中,那小混混瞬间就疼得吱哇乱叫的。

  “怎么样,还嚣张吗?”

  那小混混疼得五官都有些扭曲了。嘴里不停的求饶着。

  “不敢了,不敢让我们错了。你快放开我吧,我要去警局。”

  突然之间小混混觉得警局好像会更安全一些。

  这女人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再折腾下去,估计不残也废了。

  苏妙心收回手,让他们一个一个的挨着墙蹲好。

  目光如炬的看着他们。“你说说你们一个个的手脚健全,不好好的上班工作回报社会,却干起了这种勾当,对得起辛苦养大你们的父母吗?要是再这样下去估计都敢杀人放火了,迟早那监狱的大门在等着你们,到时候让你们的父母怎么办?”

  这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没有父母,用不着对不起他们。”

  听到这话苏妙心过去站在他面前。伸手在他头上打了几下。

  “臭小子,没有父母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你的父母是因为意外离开你的,而不是故意的,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他们肯定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变成这样,你想让他们死了都不瞑目吗?要是你父母在的话,他们只希望你健健康康的长大,娶妻生子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可因为意外,他们不能陪你一起成长,你却当成这是你自暴自弃的理由,你觉得对得起父母的生养之恩吗?”

  那小混混被苏妙心这一番说辞说的眼睛都红了。

  他就是因为父母不在,从小被亲戚嫌弃,所以十来岁就走上了这条道路,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种话,问的最多的就是厌恶咒骂的。

  第1次听到有人这样对他说。

  鼻子抽噎了一下,低着头,闷声的对苏妙心说了一句,“对不起。”

  听到他说的那三个字,苏妙心叹了一口气,“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

  说完就走到一旁去,一会警察就来了。

  跟苏妙心他们录了一下口供之后,又签了字,就将那些小混混都带走了。

  目送他们上了警车之后,苏妙心提起自己的书准备走。

  但是能凑到苏妙心的面前。

  装作一脸痛苦的样子,“啊…,我好像受伤了。你可不能这样丢下我自己走啊。”

  听到白司南这有些无赖的话,苏妙心停下脚步看着他。

  目光落在了他被匕首刺破的胳膊上。

  “那你想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帮你付医药费怎么样?”

  白司南嘴角勾起笑了一下,“我这点小伤就不要去医院浪费国家资源了,毕竟医生护士都很忙的。”

  听到白司南这么说,苏妙心眉头一皱,有一些无语的看着他,“既然不想去医院,那就随便找个药店包扎一下就好了,你那点小伤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白司南听到苏妙心说是要随便给他找个药店,伸手拉住了苏妙心的胳膊。

  “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药店那些哪里是能给人包扎啊,她们根本就不会好不好?怎么说我刚才也救了你,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听到白司南自封为救命恩人,苏妙心抬头望着他,一脸戏虐的神情,“你还真好意思说啊。真没见过你这种厚脸皮的人。既然不去医院,又不去药店,那你想怎么样?”

  神情慵懒的看着他,等着白司南的回答。

  白司南无赖的笑了一下,“你打架功夫这么好,肯定也会处理伤口的,你家应该有急救箱那些东西吧?去你家包扎。”

  苏妙心的白司南说要去她家,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只怕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去我家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不想去医院就算了,血流干了跟我没关系。我回家了。”

  说完提着书就转身走了。

  白司那赶紧抬脚跟了上去,“你这个人也太没良心了,我是为你打架受伤的好不好?再说了,大家同学一场要有爱一些,你这个人真是冷血无情啊。”

  白司南的话只得到了苏妙心的两个白眼。

  就这样,白司南一路跟着苏妙心到了她们小区门口。

  走到保安亭处,苏妙心就停下来,目光看向了白司南,“我已经到家了,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过这会儿苏妙心发现白司南的脸色有一些苍白,不仅胳膊处流着血,连腹部那也是血红一片。

  苏妙心有一些不明白的看着白司南,他受伤这么重,怎么不跟自己说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