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嗨!乡村教师有话说

正式报到

嗨!乡村教师有话说 小黑莓99 3587 2019-03-22 21:39:41

  带着满满的愧疚,小枝吃好早点后径直往教育局方向走去。到教育局门口时,已经有很多人等在那里了,一问才知道,全部都是去那能的。在这里等班车来接。“这回有伴了。”一行人林林总总也有10多个。小枝心里乐开了花。“你也去那能吗?听说很远的,你的行李怎么这么少?······”一个姑娘机关枪似的问了小枝一连串问题。“是啊,是啊。”这才仔细端详了刚刚问了一连串问题的姑娘,身高竟然比小枝还矮,要知道,身高可是小枝心中的痛,学生时代的小枝可是课桌坐位第一排,做操列队第一排,升旗列队第一排。直到大学,身高好不容易长到155厘米,这种尴尬才结束。因为大学都是来自各地的学生,自然也有很多比小枝矮小的。今日一见“机关枪老师”,小枝顿时又由刚刚的愧疚中找回了一点点自信。“我前几天去过那能了,行李提前拿去了,所以没多少。”“啊,去过了,你是那能人吗?去那么早干嘛?不是昨天才选岗吗?”小枝真想说:“机关枪老师,你的问题能一个一个来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可是还没熟悉到那份上啊,只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回答人家。“我是那能中学的心理健康老师,全县就招聘了我一个,所以我没岗位选。家又是外地的,前几天家人一起陪同来,就提前去学校看了看”。“哦哦哦,原来这样”。只见她拼命的点头。在后来的聊天中,小枝得知她叫马丽。选的岗位是那能中心小学的数学老师。老家就是A 县的。小枝露出了羡慕的脸色,“真好啊,可以在自己的家乡工作”。“好什么啊,那能太远了,我家正好在和那能相反方向的乡镇。以后周末我们一起玩了”。“好啊,我还正愁周末没伴呢!听说我们去到学校要租房住,报到后我们一起去找房子吧”。“是啊,我们A 县的乡镇教师,大部分都要在集镇上租房住,太气人了,工资又低,听说才2000块左右,一个月租房都要300-400块,可怎么活啊!”说到激动处,马丽提高了嗓门。惹得旁边低头玩手机的几个新老师也一起加入了她们的讨论中。“A县真的可气啊,人家其他地方都给新老师发放8月份一半的工资,A县没有这半月的工资,要从九月份工作的第一天起,才开始算工资,还不到月底绝不发放。”人群中一名义愤填膺的男老师说到,看来他对A 县的教育系统稍有了解,一定也是个本地通吧。“唉,A县是国家贫困县,能按时发工资就不错啦,大家要求不要太高。”一名女老师怯怯的说到,边说边还不忘转头到处瞧瞧,有没有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出没。大家都表示赞同,连连点头。然后,沉默不语的又低头玩起了自己的手机。也许在这里聊这样的话题不合适,也是大家还不够熟悉,没必要说这么多。总之,大家各怀心事,原谅着彼此的心机。小枝不禁替自己未来的生活捏了一把汗,紧紧攥住了父母来时递给小枝的3000块生活费。“还好有你!”心里默念,“去到学校要租房,要买生活用品,要吃饭······气候不适应,还会生病,这钱我得节约着一点花。”“真的很感谢姨妈一家,开车把我送到了这里,管吃管住管路费,不然自己的3000块钱怕还没到学校就花去一半了。”想到这些,小枝不由得露出了笑脸。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差不多了。在小枝和马丽聊天的过程中,也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个新老师。环顾了一遍人群,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第一天在教育局碰到的新老师吗,那天小枝跑去人事股询问自己被分配到哪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姨妈一家正在跟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聊天,他说,他老家是省会昆明市某下辖县的,和小枝老家刚好相邻,姨妈一家便跟他聊了起来,记得当时姨妈问他:“小伙子,来这么远,还要去下面的乡镇任教,你待得住吗?”他曾自信满满的说:“既然来了,不管去哪里,我都待得住。”姨妈还当着小枝的面夸他“小伙子好样的,小枝你应该像他学习。”再后来校长接走了小枝一家,也就和他告别了,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没想到,竟然选择了同一所学校。小枝想,这边是缘分吧,便主动走到了他的前面,“嗨,还记得我吗?教育局报到的时候见过。”男生露出了羞涩的微笑“哈罗,哈罗,记得呀!”“没想到我们竟然选到了同一学校,缘分啊。对了,你是什么岗?”“初中物理”,男生说话总是那么的简明扼要,不多说一个字。这时,马丽走了过来,“你们认识啊!去车上说吧,车来了。”“好的。”一行人忙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班车货仓里,径直走上了车。马丽和小枝坐到了同一排座位上。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上了车,润了润嗓子说到:“大家好,我是那能中心学校的马主任,早上给你们发过短信,欢迎你们选择了我们那能乡中心学校。”“那能有多远啊?坐班车去要几个小时啊?”“去那能的路好走吗?”·····新老师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向了马主任。只有小枝,马丽,还有小枝熟悉的那个男生安静地坐在坐位上。就在班车快要启动的时候,一个胖胖的男生提着他大包小包的行李挤了上来,最显眼的便是怀里抱着的一台电饭锅和一台小风扇。放下行李后,豆大的汗珠盘旋在他的额头上。他环顾四周已经没有位置了。马主任从后面给他递来了小板凳。“好的,谢谢!”清脆而敞亮的普通话,和后面激烈讨论的方言格格不入。“你就是来支教的老师,是吧?”“是啊,之前没开学,我都在团县委上了一个月的班了,这回终于找到大部队了。”“嗯嗯,找个地方坐着吧,我们准备出发了。”马主任贴心地说到,他抬着板凳,坐到了小枝和马丽边上。夹杂着新老师们热烈的讨论声,汽车缓慢的上路了。

  支教,是发达地区的大学生或老师们义务支援落后山区的乡镇教育工作。这个只在电视里或书上见过的词,发生在了小枝同事的身上。她对眼前这个胖男孩,充满了敬佩之意。原来,当今的社会,还是大有无私奉献的人存在。此刻的小枝,对于后面的聊天,一点都不感兴趣。倒对眼前这个大男孩,充满了好奇。“你是来支教的老师啊?怎么把电饭锅,电风扇都买好了?”“是啊,都来一个多月了,之前在团县委上班,租房住,所以这些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他不似小枝之前认识的“熟悉男生”一样寡言。不一会边和小枝,马丽滔滔不绝地谈论了起来。原来他叫李书亦,来自广东广州,也是今年大学刚毕业。大学的假期去过贵州支教,便深深爱上了这份事业。这不,大学一毕业,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这里支教。“那能很远,也很偏僻,你怕吗?”小枝讪讪地问到,本以为他会迟疑一下再回答,没想到问题刚出口,他便说:“不怕啊,我就是要去最偏远,最艰苦的地方去!”这境界,小枝是自愧不如了。不过有了这样一位充满着正能量的同事,小枝顿感自信满满。

  班车再次行驶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上,兴许是不在有期待,不一会,小枝就闭上眼睛睡着了。睡梦中,他看到一群群年轻的面孔,坐在班车上,大惊失色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迷糊中,又听到了无数声音“怎么还不到啊?”“还有多远呢?”“这路也太弯了吧!”。他们像极了几天前的小枝。“到了,到了。”马丽的大嗓门惊醒了睡梦中的小枝。她睁开眼睛,车子停在了之前樊校请他们吃饭的那个饭店前。四个字赫然映在眼前“美心宾馆”,大家纷纷提着行李走下了车。马主任说“先把你们的行李提到楼上的房间,两人一间,自由组合。休息一会儿,待会下来一楼吃饭。”小枝和马丽住一间,支教老师和“熟悉身影”住他们隔壁。马主任发钥匙的时候,才知道,话少的“熟悉身影”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张亮。

  狭小的房间,破旧的电视,两张一米宽左右的小床,以及泛黄的床单。无不在述说着,“我们是这里最好的宾馆了?”“那能真是太难在了,路又远,乡镇又小!”马丽跟小枝抱怨到,“我本地人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你们外地人了。”“是啊,先就业再择业吧,以后有机会就考走。”一个本地人的陈词,让小枝更加坚定,三年后,我要一定要离开这里。顾不上泛黄的床单,两人还是拿着彼此的手机趟到了小床上,此刻急需休息,缓解坐车的疲劳。不知不觉,晚饭时间到了,好多学校领导和元老教师们都来接待她们,至于吃了什么菜,小枝记不清楚了。但是每桌一瓢满满的白酒,小枝仍然记忆犹新。壮家的待客之道,“酒满敬人,一杯一口干。”这个欢迎新老师的机会,学校的先辈们怎能错过了呢。“听说你是我们学校新来的心理健康老师?全县第一个啊”“心理老师,你能看穿我的心里在想什么吗?”“外地老师来这里不容易,欢迎你为边疆作贡献。”领导和元老们的话题,无非这几个,但最后都要加一句“一切话语都在酒里,我们干了这杯!”几轮下来,认识了不少领导和元老老师们,头也开始晕了。小枝第一次喝白酒,还是一杯一口干。虽然酒才十多度,但喝多了上头。即使小枝大学时代有过喝啤酒的经验。但此刻头晕,夹杂着胃里的翻江倒海。让她慌忙躲到厕所里吐了起来。实在熬不住了,看了一眼旁边的马丽,状态明显比小枝好多了。不愧是本地人,能喝!便偷偷躲回了二楼的房间休息,躺在狭小的床上,感觉墙壁和屋顶都在转动,看来是真的醉了。可能发现小枝不见了,不一会,马丽也扶着墙回来了。跑到卫生间一阵狂吐。看来状态也不大好了,就这样,两人轮流守着卫生间转了半晚上。第一次喝白酒,第一次醉的那么厉害。小枝的开学第一课,醉得让人忘记了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