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嗨!乡村教师有话说

路途遥远

嗨!乡村教师有话说 小黑莓99 3135 2019-03-19 17:01:47

  出发了,没有雄赳赳气昂昂奔赴鸭绿江的雄心壮志,却有徐志摩般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的柔情,外婆,姨妈,姨爹,还有在北京上大学的表弟都要一起送小枝去,小枝顿时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了,有了家人的依靠,哪怕前面布满荆棘,小枝也敢所向披靡。从小枝的县城一路驾车到A县,马不停蹄,足足用了7个小时。原本以为,到了A县,分配到的乡镇也不会离县城太远,但只是小枝原本以为。第一天,他们赶到了A县县城,一家人开车领略了这个小城的风光,这是一个四周都被大山围住的小城,县城就建在大山中间的坝子里,中间有一条宽阔的河流穿过,河流两边是一排排整齐的棕榈树和扁桃树,一看就是亚热带风貌的小县城,小城不大,可河岸两边的建筑却规划的整整齐齐,颇有陶渊明“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感觉,高速公路贯穿小城而过,“住在这样的小城,到也舒心”姨妈贴心的说到,“可是来的路上,山太大了,路途太遥远了。”小枝刚被安慰好的情绪,又被姨妈泼了一盆冷水。小枝一家在河边找了一家宾馆住下,不贵,50块钱。干净整洁,看往窗外,满满都是亚热带特有的扁桃果树,仿佛正枝繁叶茂也欢迎着小枝的到来。“县城挺舒服的,如果回不来,就努力考来县城工作”,姨爹语重心长的说。夜色降临,也许是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坏了。姨妈和外婆早早躺在床上早早睡着了,只有小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外婆的呼噜声和房间顶上风扇发出的吱吱声相互映衬,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这时,她才发现,这个小城不仅偏远,还有点闷热。房间里的电扇,窗外的扁桃果树和棕榈树无不在述说着,这里夏天很热哦,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家人们就陪伴小枝到县教育局报到,之后,教育局说,先要在县城岗前培训几天,然后按照当初面试的成绩选岗位,才知道自己去哪个乡镇学校。又是漫长的等待,自己可以等待。可是家人们是要赶着回家的,一向胆小的小枝鼓起勇气,跑到教育局人事股跟股长表明身份和来意,想提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哪个乡镇。因为小枝记得A县当时就只招聘了她一个心理健康老师。所以,对于她,根本不存在按成绩选岗位。股长听后也蛮体谅的,就告诉小枝,你的岗位在那能乡中学。还来不及问距离县城有多远?胖胖的股长就拨通了手机号“喂,小樊吗?你们学校新分配的老师是B市的,家人也一起过来了,想去学校看看,你看你方便过来一趟吗?”挂完电话,示意小枝到旁边的凳子上坐着等待。半个小时后,股长口中的小樊到了。矮小的身材,瘦得跟猴似的,皮肤白净,斯斯文文的。跟小枝印象中的能够震慑住叛逆中学生的校长不太一样····不过,樊校很热情和仗义,此刻还没开学,就因为股长说小枝一家想去学校看看,半个小时就赶到教育局接小枝一家,并请他们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饭后,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那个叫那能中学的地方。据校长说,那能乡距离县城97公里,开车还要两个多小时。“啊!怎么那么远呢?”一群人惊讶的发出了这个声音。

  校长开着一辆蓝色的铃木轿车,也是小巧玲珑的,正好和他的身材恰到好处····姨妈说,“小枝,你和校长乘坐一辆车吧,路上还可以听听校长对于“那能”的介绍,我们一家开车跟在后面,一路尾随。”“嗯,这也好!”省的在路上让家人看出自己的不开心。出城后,车子上了我们来时的那条高速,不过是从与家相反的方向行驶。高速公路两边的山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植被,小枝不禁说到,“这些绿油油的大山比来刚来时看到的光秃秃的石山要顺眼多了。”校长边开车边说到,“A县之所以是国家级贫困县,就是因为境内很多地方都是石漠化区,石山土壤不肥沃,也不能往下深挖,种不出有品质的庄稼。农民只能靠种玉米和甘蔗维生。我们现在去的是A县的下半线乡镇,大多是土山,山上有植被。但气候炎热,农民大多靠种甘蔗和外出打工维生。而A县的上半县乡镇,大多都是你来时候看到的石头山,但气候相对凉爽一些。”“哦哦”小枝在后面会意地点头,听校长娓娓道来·····车子在高速路上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左右,在一个叫归朝的地方下了高速,继续沿着国道线行驶。想起校长说的97公里,2个多小时。小枝知道,肯定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便眯着眼睛小睡了一会。也许是昨晚没睡好,竟然酣睡了好一会。要不是车子因为颠簸而上下晃动,还醒不过来呢。睁开眼睛,道路已经由刚刚平滑的柏油路,变成了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路面了。不禁用眼睛的余光不时往窗外瞄去····校长好像看出了小枝的担心,忙解释到,这里在修高铁,所以路都被拉材料的大车压坏完了。不过高铁修好了,政府就会出资修复路面。小枝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暂时的,暂时的。“高铁,这里要修建高铁了吗?”“是啊,在修中。不过可能还要两三年才能修好呢,到时候去昆明就近了,现在去昆明要7-8个小时,以后修好了,听说2个多小时就到昆明了。”“那真是太好了!”这是小枝从校长口中听到的最振奋人心的消息。越发提起精神来观察沿途的景色,不一会,车子行驶到了一个小乡镇,一眼看到的就是密密集集的钢筋混泥土房屋,小镇建在一个陡峭的小山坡上,平坦的地方特别少。很多房屋都是建在石头打底的挡墙上,公路从小镇中间穿过····陆陆续续的行人穿梭其间。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吧。小枝试探性的问校长,“樊校,是这里吗?”“才走了一半路呢,这里是洞波瑶族乡。”。小枝感觉自己瞬间经历了一次过山车游戏,刚刚听到高铁的时候,可能还在山顶,现在可能掉到了山腰。因为后面还有好多掉到山脚的机会。汽车穿过洞波瑶族乡,继续行驶在弯弯曲曲的柏油路上,路面比刚刚修铁路的地方平整了很多,但却变窄了,变弯了····再往前走,是不会有高速公路,更不会有高铁了。正陷入沉思中,这时,樊校突然开口问,“你会晕车吗?前面的路弯道特别多,都是绕着山转弯的了。”说到晕车,这个概念这存在与高中年代了,那时候,小枝家所在的乡镇是离县城最远的,去县城读书也是要经过一个叫塔甸坡的地方,那时,她觉得塔甸坡就是歌曲里唱的山路十八弯的地方,每次经过那里,总是会晕车。但后面坐车的次数增多了,便也习惯了。再后来,小枝读大学那几年,家乡修了二级公路,再也不用经过那个叫塔甸坡的地方了,也渐渐忘记了晕车的感觉了。今天,当年的感觉是要回来了吗?果然,车子从这个山头行驶到那个山头,确实有点晕晕的感觉。樊校知情后,放慢了车速。又跟小枝聊起了那个叫那能的地方,“那能乡是A县最边远的乡镇之一,百分之九十的民族都是壮族·······”小枝的眼睛却一直停留在窗外,此刻已经是正午2点多,毒辣的阳光直射在窗外,在甘蔗地里除草的农民不时的用手帕擦去脸上的汗水,树林里的知了在不停地鸣叫,好像舍不得夏天的离去。知了的叫声让此刻的小枝更加心烦意乱·····“我到底要不要留在这个地方?这真的是我想要过的生活吗?”

  汽车缓慢的行驶在道路上,弯曲而狭窄的道路,更像一条银蛇环挂在山腰上。这里既不是国道,也不是省道,只是一条连接两个乡镇的乡道,所以,小枝你要求不能太高,有路进去就不错了。安慰好自己,胃里开始翻江倒海。“不行,不行,我要吐了”,说罢,校长停下了车,小枝以800米冲刺的速度打开车门,跑到路边狂吐不止,吐完舒服多了,接过校长递来的矿泉水,小枝害羞得不好意思看樊校。正好姨妈他们的车还没跟上,小枝和樊校就在路边等待。这才好好观察了外面的风景,知了依然在无休无止的鸣叫,农民的土地布满了整个山坡,一片片都是沙木和幼苗的甘蔗···再看看路上,偶尔只见几辆摩托车呼啸而过,连滤过脸颊的风都是有温度的。当额头快布满汗珠的时候,姨妈他们也跟上了,小枝他们赶紧上车,继续前行。这回舒服多了,每到一个类似村庄的地方,焦急的小枝都要问一遍校长,快到了没?得到的都是两个字,快了,快了,但丝毫不见那飘扬的国旗,那躺在大山深处的教学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