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逆天废柴重生记

第3章 沅冰?

逆天废柴重生记 钱家旧笙 2028 2019-03-19 16:59:06

  “你穿过前面的御花园,一直右走就能看到了。”小宫女轻轻拉了拉那个老女人的衣角,随后怯生生的说了青兰殿的位置。

  血鸢悠悠的看了一眼那个老女人,然后向小宫女道了谢。转身便朝着小宫女说的方向走去。

  血鸢心里想着,以后得找到这个小宫女,看着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幸好还没被皇宫这个大染缸给染黑。

   七拐八拐的好不容易才拐出御花园,按照那个小宫女说的,血鸢终于看到了青兰殿的门匾。

  推门进去,院子还没有想象中凄凉的冷宫一样。东西都按部就班的摆在应该放的位置。看来这公主是个勤俭持家的。

  突然,血鸢看到正殿的门后一个脑袋探出来。看着是个女子。随后,只见那女子嘴里一边喊着“沅儿!”,一边向她这边狂奔过来。差点没被门槛给绊倒了。

  眼看着那女子就要扑到她身上了,血鸢赶紧移动身子。她可经不住这一扑。谁料到,那女子还是准确的扑到了她身上,嘴里还一边问着:“沅儿啊,怎么样?哪里受伤了没有?”随后就放开她,然后扯着她的衣襟左看右看。

  “我的个天,你再晃下去我就要吐了。”这也太热情了吧,就是不知道她和公主是什么关系。

  女子闻言赶紧放开了血鸢。“都是娘亲的疏忽,你一定受了委屈,都怪娘没用。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吧。”说罢,女子又一呈现一种自责的状态。

  “没事没事,我没受委屈。”血鸢受不了这种场景,连忙说自己没事。原来这女子是公主的母亲啊。唉,别人可以骗,这亲生母亲她可不愿意骗取人家的母爱。看来得找个时间说清楚才行。

  女子苦涩的笑了笑,便催促血鸢回去休息。

  血鸢进了正殿,看着房间里朴素整洁的模样,才想起来可能这青兰殿根本不是公主打理的,大概就是刚才见的那个女子打理的。至于丫鬟什么的,这不受宠的公主还有那看起来也不受宠的娘亲,能有丫鬟就很神奇了。

  躺着休息的时候,血鸢根本没办法睡着,即使她昨晚上也睡的时间很少,可是没有一丝困意。不由的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那个皇帝叫她沅儿,刚才遇到的那个女人也是叫她沅儿。不知道这公主到底叫什么名字,也没来得及问。还有自己现在怎么长得和那公主一模一样,那公主不会是死翘翘了吧,自己在皇宫,她都不怕自己抢了她公主的位置啊?还有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做?天赋什么的,没有!在这以灵气为尊的大陆上,当然权利也是占一定比重的。不过如果没有实力,权利也会被剥夺。说到底,还是实力为尊。

  话说她现在连怎么修炼都不知道。发愁。神呐,救救我吧!血鸢心里发出了呐喊。改天自己是假公主的身份被戳穿,又没有实力,到时候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为什么她这么可怜?戏本子里讲的那种神仙下凡不是悬壶济世,受万人敬仰吗?她虽不是什么神仙,好歹也是身带传奇色彩的人物,到了一个陌生的大陆。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吧?再不济,普普通通的人也行啊,她可以种种田什么的,安居乐业,逍遥一生。可偏偏把她阴差阳错摆在了公主的位置,活脱脱一个箭靶。箭靶也算了,偏偏还没实力。

  血鸢现在满腹牢骚,无处发泄。当然还是担心她自己的那条小命,别刚活过来就又去和阎王爷聊天。

  突然院子里开始吵闹,听不真切,因为声音太过尖锐刺耳,想来就是因为声音里加入灵力的关系吧。

  她堂堂一代女侠,哪有被人欺负到家门口还不还手的道理。于是,她蹑手蹑脚的来到门边,悄悄伸出头张望。

  “沅雪!你个死丫头,给我滚过来!”那个声音尖锐的女生早已经看到了偷看的血鸢。沅雪,嗯,这大概就是瞌睡了送枕头,她正发愁没有人告诉她那个公主叫什么。

  血鸢直起腰,慢悠悠的朝着那个女生走去。突然面前的女子一鞭子甩了下来。血鸢急忙躲开,还是擦到了后背,一股火辣辣的感觉瞬间充斥着她的神经。但是血鸢的面部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你这女子好生泼辣,你究竟是谁?在这皇宫之内竟然动手伤人!”血鸢还不清楚这女子是谁,总是问清楚才好。

  “哎呦,你们听到没?咱们天赋过人的小公主竟然得意忘形到连自己的姐姐都不认识了。”女子说罢,跟在她后面的一众女眷便哄笑起来。中间还不时夹杂着一些嘲笑之声。

  “怕不是已经傻了吧,哈哈。”

  “我看这小公主可是得意的很呢。”

  “刚刚还躲过沅冰公主的一鞭子呢。”

  “天才嘛,难免想展露一下自己的天赋。”

  说罢,便又开始了一波嘲笑。血鸢静静的看着她们表演并未说话。

  这时,去御膳房拿食物的那个女子回来了,也就是沅雪公主的娘亲。

  沅冰看到她手里提着的篮子,直接一鞭子甩出去,把篮子打成两半。篮子里雪白的两个馒头滚落到地上,一个雪白的陶瓷碗也直接摔碎了,里面的菜汤汤水水的撒了一地。沅雪的母亲也摔倒在地上,脸上的落寞和没有波澜的眼睛告诉血鸢,这种事情已经是常态了。

  “姬娘,你们两个被关在这种地方的人,也只配吃掉在地上的东西了。”沅冰脸上狰狞,嘴里说出来的话更是恶毒。

  血鸢终于忍无可忍,在来这个世界之前,她虽是个臭名昭著的窃贼,不对,女侠,却也是劫富济贫,平日里更是见不得恶人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孩子或者是女人。

  “你们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血鸢冷冷的出声。

  谁知她们根本不当回事,反而嬉笑着,“呦,沅雪,心疼啦?”下一刻,沅冰又恶狠狠的说到,“我就是要让你心疼,让你把之前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千万倍的补偿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