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十九章 佳音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1032 2019-03-26 17:34:00

  程江河离开后的两个月,李维夏盘出去了店,带着佳音,找到了程江河。

  两人再见面的时候有些拘谨。

  “要不?我们明天先去领个证行吗?”程江河开口。

  李维夏点点头。

  他害怕失去,渴望关怀和爱,渴望有一个家。当国家的大红烫金证书盖完章,他有了妻,有了女儿。

  程江河的婚礼,寝室长搂着他的肩膀,“你看你这样结婚多好,多好。”

  说着说着,程江河的眼泪就下来了。

  “那个学妹,也不是人家不好,她像活在童话里的人,做不了老婆,照顾不好你。”寝室长半醉,有些摇摇晃晃,“叫,周周,周周,程江河啊,你以为那是学校的感情真能维持一辈子啊,你啊,太单纯。”

  程江河往嘴里倒酒,周周,仿佛很遥远,仿佛就在身边……周周,周周。

  寝室长身边坐着仪态得体的女人,对程江河礼貌地笑笑。

  她不是当年的苏苏,寝室长当年在拍毕业照的时候说要把穿学士服的照片用在婚礼上的愿望也没成真。

  婚礼渐进尾声,只有程江河和寝室长半醉着在一起喝酒。

  冰凉的啤酒泛着微苦的泡沫,寝室长哭了出来:“程江河,你啊你,以前在学校不是对女生没兴趣吗?那你为了个女的毁了你这么多年。”

  “我好累啊,她也说她好累啊,后来她走的时候,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她走了以后,劳资哭了大半个月。”他摇摇晃晃,也不顾身边未婚妻的白眼,接着絮叨。

  “苏苏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她的离开是对的,是对的,苏苏,苏苏……”说到最后,他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程江河真的醉了,自己的婚礼,自己的喜宴,他和自己大学的寝室长,哭得像个孩子。

  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那是一个女孩,一段青春,是一生挚爱。

  晚上宾客散尽,维夏系着围裙在厨房煮醒酒汤,她小心地拍着程江河的背,等他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然后给他洗澡,换衣服,喂他喝水。

  她关灯,安静地趴在他的胸口听他的心跳。

  她落了泪,这心跳里,是另外一个女孩的名字。

  他问她,愿不愿意和他走。

  她三十有余,拒绝了多少想带走她的人,偏偏爱上一无所有的程江河,爱上一个落魄到没有人愿意理会的程江河,爱上心里是大洋彼岸的程江河。

  李维夏,长程江河三岁,眉眼清秀,个子高挑,乌黑的长发,大红的长裙,散发着成熟女人的独有的魅力。

  当周周第一次看到她时,她就觉得,李维夏是一个多么自信,勇敢而美丽的女人。

  她和周周不同,周周的美,在于她的清纯,白到透明的皮肤,清澈的眼睛,个子不高,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

  李维夏,却是那种有力量的美。她自信,美丽,大方得体,眼睛是一种坚定和勇气……

  程江河不会对爱情将就,他三十一岁,有了美丽的妻子,有了可爱的女儿——佳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