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十八章 我忘不了她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1950 2019-03-26 17:33:00

  程江河在三十一岁时有了第一个女儿。

  他当年去西雅图找周周,辞了工作,回来时,在员工宿舍躺着,也不说话。

  后来程母找到他,催着他和林渺渺订婚。

  他又开始工作,心里像有一个巨大的洞。他的沉默和孤僻让林渺渺选择了分开,她本来喜欢的程江河就不是这样。

  “程江河,你已经让我太失望了,我不会再爱你。”林渺渺说。

  程江河没放在心上。

  “就算周周在,她也不会爱你,她照样会嫁给别人。”

  再一次听到身边的人提到这个名字,他的内心还是疼得不行。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他起身照照镜子,脸颊青白,胡子,皱纹,还有熬红的眼圈和眼袋,让他看上去,很老很可怕。

  对,林渺渺说的对。周周的确没有选择自己,她在西雅图。

  程江河去了一趟苏州,他和周周一起来过的地方。

  只是他一个人,没有心情到处拍照和找小吃,匆匆找一家名宿住下。

  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慢,他十点起,下楼买早餐,吃一碗细细的龙须面,上面有满满的浇头,再加一个糖包,足矣。

  糖包五元两个,他已经吃了面,吃不了那么多,剩下的那一个打包带给名宿老板娘的女儿。

  程江河白天在河边钓鱼,傍晚回去,拿着吉他坐在名宿门口,弹一首成都。

  老板娘的女儿今年五岁,叫佳音。她喜欢和程江河在一起玩,早上吃一个糖包,咬半个上午,下午看着他钓鱼,拿着他给的零钱买两碗绿豆汤,傍晚听程江河弹吉他。

  他叫她佳音,她就叫他程江河。程江河,程江河,多好听的名字啊。

  晚上老板娘问了梅子酒,拿给坐在门槛上的程江河。

  “不管怎样,你该放下了。”老板娘穿着大红的长裙,笑语盈盈。

  “你在这儿住了半个月了,该回去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了。”老板娘喝了一口梅子酒,“哪有什么过不去的,一段感情而已。”

  “你看出来了?”程江河问她。

  “佳音爸爸走得时候,她才刚刚出生。我不知道落了多少眼泪才振作起来,用她爸爸留下的钱开了一家喜欢的店,这也是她爸爸曾经想做的事。”老板娘看着月光说。

  “我忘不了她。”程江河闷头喝酒。

  “重新开始你的生活,”老板娘靠着门框,“那个时候我一下子没了依靠,后来想想我只有重新开始我的生活,带着孩子,开心生活才算她爸爸愿意看到的。”

  程江河像在实习的时候和妈妈视频说起周周一样地把周周的事情都告诉了老板娘。

  “她和你一样,也喜欢穿红色的裙子。”程江河说。

  老板娘把手中的梅子酒一饮而尽,“好了,回去休息吧。”

  老板娘叫李维夏,名字出自《诗经》:四月维夏,六月徂署。眉清目秀,典型的江南女子。丈夫在女儿出身的那一年车祸而亡,肇事者逃逸,她带着女儿,开了一家名宿。

  老板娘喜欢和程江河一起喝梅子酒,有一夜竟然坐在门槛上聊到了天亮,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她每天穿着漂亮的裙子,描了眉涂了口红,再开始做饭。她精心准备苏州的小吃和点心,用心准备,招待程江河。

  程江河和佳音钓鱼回来,网了三条鱼。

  第一条,小葱打结,放在香油里熬。蒜泥炒熟,和葱油一起爆,撒点辣椒丝,加一碗高汤煮沸。鲜鱼用料酒和酱油腌制过,搭着姜块蒸熟,把刚才沸腾的葱油蒜泥高汤浇上去,滋啦一声,又是一道人间美味。

  第二条,刮鳞洗净,削成鱼片,用面粉糊一层在外表,然后入锅煎炸,表面微微金黄出锅,然后放过鸳鸯火锅,颤巍巍地堆成尖儿,旁边加一碗白蒜片,一碗红辣椒圈儿,一碗碧绿的蒜苗段,齐投进去,滚烫得直冒猩红的泡,舀一勺往米饭上一浇,简直是从舌尖烫到胃里,鲜香无比。

  再有一条鱼,直接洗净去鳞后清炖,开饭时打开瓦罐,是乳白色的汤和袅袅的热气,怎一个鲜字了得?

  程江河和她们一起吃晚饭,露出难得的笑脸。他倒了梅子酒敬李维夏。

  “谢谢,我在这里住了两个月,心里放下了很多。”

  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程江河,这样过下去其实也不错。

  “但是我要走了,我要回去上班要回去认真生活。”他的额眼角似乎有亮晶晶的东西闪烁。

  “程江河,你不要走,我喜欢和你一起钓鱼。”佳音拽拽他的衣角。

  程江河摸摸她的头,“佳音,我会回来看你的。”

  这顿晚饭吃了很久,程江河临行最后一餐,明日启程。

  佳音睡着后,老板娘拿着鼓鼓的袋子,上楼给程江河。

  “这都是你喜欢的,什么梅花糕,栗子糕什么的,带点在路上吃吧。”

  程江河点点头。

  他坐在地板上,背影看上去很孤独。

  李维夏站在他身边,转身离开的时候,程江河拉住了她的手腕,“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黑暗中,她的眼泪缓缓落下。

  “带着佳音,和我生活在一起。好不好?”他没放手。

  她转头看他,眼眸漆黑,闪着光。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挣脱了程江河的手。

  跨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住,却没有摔倒,从背后跌入一个怀抱。

  他从身后抱住她,不肯放手。

  她除了落泪说不出话来。

  “你不愿意没关系,维夏,谢谢你。”程江河在她耳边说。

  她想到了他就要离开这里,就要离开。她转过身,搂住他,亲吻着他。

  她一边流泪一边吻他,吻他的眉眼,脸颊,嘴唇,然后程江河开始回应她,并且褪去了她大红色的裙子。

  周周为了挽留他,吻他。三十岁的程江河,怀里是另外一个挽留他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