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十六章 爱情可以当饭吃?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2203 2019-03-25 17:31:00

  那片木兰花林下发生的一切,环绕在她的脑海,挥散不去。

  那场见面不欢而散,她也没再找他。

  直到他回国,他站在熙熙攘攘的机场,给她打电话。

  在机场旁边的酒店,他最后一次问她,“你跟不跟我走?”

  逼仄的房间,昏暗的灯光,油腻的床单,周周说:“你回去吧,回国过你自己的生活。”

  “跟我回去,我们一起过。”他固执地说。

  “程江河,”周周叫了他的名字,“我结婚了,我已经嫁给他了。”

  他心一沉,没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没有亲吻,直接而激烈。他们相互撕扯着,像两只走投无路的兽。

  一切都平息以后,周周跳下床:“我回去了。”

  她穿好衣服,打开门,他突然叫她,“周周,你为了什么?为了钱吗?”

  她转过身,窗外有一轮青白的月亮,他的身影就落在月光里,笑了笑,“走吧。”

  不知怎么的,以前总觉得他的笑容很暖,这一次,这笑却是极为清淡的。

  她不知道怎么与他解释,盯着那抹笑容看了一会儿,“砰”的一声关上门。

  尽管明知道那是一份会给彼此带来伤害的,毫无希望的感情,他还是愿意跨越千山万水,漂洋过海来西雅图找她。

  尽管上天是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的,可还是要问一问,“周周,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只是是爱,就不会错。你爱,我就敢。

  我给予你的却永远比你想象得更多,一生当中,真正的爱情十分稀少,可能也就一次。

  一个下午周周坐在窗边看书,准备考试。她到底还是接受了沈方文安排,选择了读书。沈方文希望她继续学法律,她想了想,还是填的中国汉语言。

  “学法律以后留在我身边工作可以在美国谋一份生计,而汉语言,不一定会有你想得前途和光明。”沈方文帮她签入学协议的时候说。“周周,你真的想好了吗?”

  周周点点头,“法律不适合我,我不喜欢。”

  “我记得你当时辅修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呢。”沈方文摸摸她的头。

  “那是以前,我觉得法律可以保护我们,”周周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将沈方文签好字的文件放进包里。“可是后来我发现不是。”

  沈方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哦,对了,沈老师,”周周停下手里的动作,“我和同学合租在一起找好了房子,我明天就搬走了。”

  他木讷地点点头,她叫自己,沈老师,沈老师……

  他是不是该庆幸,周周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已经走出了那个封闭的痛苦泥潭,又是不是该悲哀,她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

  他看她的时候,敏感地从她的神情里知道,她的心尖上永远住了个人。

  她搬走这里就像是消失在他的生活中一般,他偶尔去大学看她,她没有像那些女孩子一样热爱运动和化妆,妆容夸张,衣着暴露,她没有。她依然黑色长发,素颜,黑色或许白色的长裙,简单到纯粹。

  他看到周周的大多数时刻,她都是在图书馆,席地而坐,膝盖上放着摊开的书。

  有一次沈方文下班看到她在面包店买打折的面包,当天卖不出去的面包会在晚上半价打折,她拿了最便宜的白土司,连果酱都没有要。

  她走出店门的时候沈方文抓住了她的手腕,“周周,”他看着她,脸上不似以前的憔悴,却还是苍白。“你,是不是过得不好?”他抱住她,她瘦瘦小小,隔着薄外套他也能感受到她的肩胛骨。

  周周慢慢推开他,“没有啊,沈老师。”她礼貌地笑笑,“在这里挺好的,还是感谢老师让我能在这里读书。”

  他愣了愣,看了看她手里的面包袋,“你缺钱可以找我,我不如在国内但供给你完全绰绰有余。”

  周周用手撩过耳边的头发,“老师,我真的什么都不缺,博士都有奖学金,我并不缺钱。”

  周周和沈方文并肩向前走,“老师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此生除了父母之情无法报答,老师这份恩情我也是无以回报。”

  “这里还好,就是不太习惯吃那些牛肉什么的,晚上出来买点面包刚好。”周周解释道。

  “周周,我并不需要你报答我。我只要,”沈方文停顿了一下,周周笑了一下,“老师只要我学有所成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他点点头,还是像以前一样摸摸她的头发。

  周周,我并不需要你报答我,我只要你心里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机会一个接受和爱我的机会。

  不久以后,周周收到一个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教授说,之前赞助的企业宣布破产,也就意味着她的奖学金也将被取消。由于自身家庭原因,教授已经向学校申请免去了她的学费,却没办法再给她提供生活费。由于经济不景气,就连教育产业也不能幸免。

  周周低头没有说话。“要不,你还是找沈先生。”教授说。

  来美国两三年,周周毫无积蓄,所有的钱除了自己的日常开销,都寄回中国,那些曾经她还戴孝就拿着欠条指着她的脸的人。

  那接下来的房租,日常开销,保险费用……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光蛋。

  那天下午周周坐在图书馆落地窗前,毫无预兆地流了泪,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明明自己已经过得比许多人都要艰难,明明已经失去了许多,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逼上绝路?

  沈方文晚上知道了这件事,第二天,她的卡里就多出了十万美元。

  “你要是没有别的办法,就不要拒绝。就当我借你的,慢慢还就是。”他说。

  周周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里有点难过。

  沈方文优雅而风度翩翩,对这个世界很宽容,见识广博,从来没因为缺钱而感到窘迫或许寒酸,也从不自卑。

  周周家境普通,算得上普通已经勉强。她不在乎金钱也不在乎物质。就像她上大学的时候,做兼职遇到沈方文,他问她,“爱情可以当饭吃?”

  周周那时一脸明媚,“嗯,爱情可以当饭吃。”她点点头,笑得灿烂,疼到了沈方文心里。

  很多年后,沈方文离开她的时候留给她一笔钱,她分文未动在一场华人捐赠中全部捐了出去。

  她不是记恨着他,只是再也回不去以前那样。以为没有那笔钱,这一切就可以没发生过,父母不会离开,沈方文不会带她来西雅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