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十三章 如果可以,命都给你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2298 2019-03-23 17:28:00

  周周父母出事后,沈方文是第一个到达她身边的人,周周几次晕厥,都是他抱在怀里。

  程江河知道了她的事情,当时正在郑州大学出差负责一个项目,他心急如焚,他知道周周站在肯定很需要他。他一夜未眠,发信息打电话,她没有接听,而是电话那边的沈方文告诉他周周现在不适合接电话。

  他的心底泛起酸涩,他努力安慰自己,还好还好我不在她身边至少还有人可以帮她。

  可是他再急,交接项目的工作还是要一条一条地做。

  两天后,程江河连夜买站票回到杭州,去找周周,看到的是少女头顶白布戴孝,捧着两幅遗照跪在门边。

  憔悴得他已经认不出,瘦得脱了形,双眼红肿,嘴唇苍白。

  他的眼泪也就这么涌上眼眶,他明白,作为局外人,他甚至体会不到半分她的痛苦。

  程江河站在离她十米距离的地方,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说着闲话。

  周周大概是跪不动了,身体一歪,他正准备去扶住她,沈方文却前一步抱住了周周。

  周周低着头,看到他的白色球鞋,她抬眼望他,用沙哑的声音叫他。

  “学长。”这一声学长,两个字,直接把程江河的心击成了碎片,他不在的时候让她独自承受了如此苦痛和不幸。

  周周又一次晕厥过去,额前是细密的汗珠。

  等过尽千帆,等山穷水尽,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总算回来了你的身边,大概用尽所有的力气叫你一声就是全部了。

  她慢慢苏醒的时候,躺着床上,像个纸片人,程江河坐在床边,看着她。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他,少年眉眼如故,依然是当年模样。

  程江河俯身抱抱她,低头吻她的眼睛和嘴唇,周周避开了他的吻。

  她偏过头看向窗外,眼泪滑落在枕头上。

  你还是你,可是我已经不再是我,我们也不再是以前的我们,命途坎坷,我亲手了结了我们之间的可能性。

  再见了,青葱少年。这一生能遇见你,大概就已经是莫大的垂青了。

  三年为期,终究还是等不到了……

  他连续熬夜从郑州赶到杭州,眼睛都带着血丝。

  他在听到周周沙哑的声音喊的那一声“学长”,他心都碎了。纵然命运无情,让你二十多的年纪承受父母离开的疼痛,可你还有我,周周,我会将你视为我的妻子,视为我一生的挚爱,唯一的爱人。我会竭尽全力给你幸福,给你一切。

  他看到她红肿的眼睛,低下头吻她的时候,她却避开了。

  这是她第一次避开他的吻和怀抱。

  他以为她以后会有更好的机遇和生活,然而没有,周周等了一生,等一个不可能的结果,一个不存在的人。

  她走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她松的手,可最后一直等的人也是她,用尽少女时代,用尽青春年华,一日一日地老去,一日一日地期盼。

  岁月悠长,青丝变成白雪,皮肤变得松弛,骨头变得松脆,越来越虚弱,唯有一心日久弥新,就是她这一生程江河参与的日子,哪怕最后他与别人白头偕老。

  “周周,所以”,他哽咽地站在她床前,“你选择的是他,对吗?”。

  这是程江河问她的话。

  她没有说话,眼睛看着窗外,是妈妈养的吊兰,她再忙,也喜欢弄弄花花草草。

  妈妈离开这里以后,家里的,不,应该是房子里的绿植都枯萎了。

  “周周,其实你自己早就做了选择,从你那天去找我开始,你就已经背叛了你内心以为的忠贞的爱情。但我告诉你,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是她那天失神看着她和程江河的合照,沈方文对他说的话。

  “我去找你,可你没有帮我。”她淡淡地说。

  “很多事情并不是向你想得那么简单,我做了最大的努力,让你可以见到他们最后一面。”他说。

  她低头,照片是他们第一次买情侣装在一起拍的,网购的衣服,质量也不好,没穿几次就起了球,周周也一直舍不得扔。

  沈方文说的对,自己已经做了选择,已经没有重新开始的路,亲手了结了自己和程江河之间的爱情和未来。

  大滴的泪珠落在手机屏幕上,是啊,回不去了终究。

  “周周,你就当放过他,他可以不必辛苦不必承受这些,”沈方文顿了顿,“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站在是他奋斗的年纪,何必用你的悲伤和缺憾去毁了他。”

  “沈老师果然是个冷漠的律师,把利益分析的如此露骨。可他不会,他会接受他会爱我。”周周看着沈方文说。

  “他会接受那他的家庭呢?他的朋友呢?你这么确定你的程江河这么不介意吗?一辈子永远都不介意吗?”沈方文蹲下身,目光与周周齐平。

  “他不必承受这些,他爱你,他也可以爱别人,而且不必那么辛苦,不要用这小小的情爱毁了他,毁了你爱的人。”沈方文摸摸她的脸颊,掌心感受到周周冰凉的泪水。

  “我会毁了他吗?”周周闭上眼睛,摇摇头,“我那么爱他,怎么会毁了他呢?”

  “这个社会有爱情就可以活下去吗?你父母的事情你没有看透吗?”

  周周的脸色发白,沈方文说的没错。

  沈方文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周周,跟我走吧,这是你和他之间最好的结局,就当一次年轻的一次恋爱封存吧。”

  她摇摇头,摇头,摇头,说不出话来。

  沈方文抱住她,这个怀抱她一点都不想要,可是,她还有选择吗?

  周周没有挣扎,眼神空洞。见父母的最后一面,妈妈说:“周周,忘记爸爸妈妈吧,离开这里,去重新开始,过你自己的生活,找一个可靠的人结婚。”

  可是妈妈,我已经把我一生的爱情都用完了,我已经没有爱情了,我可不可以不离开,不忘记爸爸妈妈?时间可不可以倒回去?我可不可以换一种人生?不要失去父母,不要失去学长……

  周周心里的这种绝望,从父母离开世界的那一天持续到她捐献眼角膜……

  想到这里,她突然苦笑,脸上瘦的已经没有酒窝。窗外的光过于刺眼,她闭上眼睛,用尽一生最大的勇气点点头。

  这个点头,是她一生最艰难的点头。命运发生陡转,程江河,你人生以后遇到的任何姑娘,她们都不会比我更爱你。

  沈方文爱周周,他说愿意等她回头等她忘记程江河。

  周周爱程江河,有多爱呢?她用了余生去等他,等到连沈方文都放弃了。

  哪怕是生命的尽头,也要让他重新看到这世界。哪怕他与别人白头偕老她也要心甘情愿没有抱怨,没有,一句也没有,这一生,对他一句抱怨都没有。

  周周爱他,一生执念。如果可以,命都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