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十一章 我愿倾尽所有,护你周全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2232 2019-03-22 17:26:00

  周周二十四岁生日的那天,西雅图迎来了第一场雪。

  深夜里从律师事务所走出来,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儿,望着远方细细的雪和清白色的月光,决定走路回家。

  裹上围巾和帽子,戴着耳机慢吞吞地走在路上。路上早已经没有了行人,路灯很高很高,没一会儿树上就积了雪。

  路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是沈方文的车牌号。

  周周停了停脚步,又继续向前走。雪越下越大,她的肩膀和围巾都被浸湿了。

  突然身后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她没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沈方文穿着剪裁完美的黑色呢子大衣,白色的雪落在上面,格外醒目。他看着周周,眼里是心疼的目光。

  周周的脸颊冻得生疼,可能是雪天的原因,白色的雪或许耀眼还是雪天让她想家了,她就这么直直地望着沈方文,红着眼圈,眼泪安静地顺着脸颊滑下。

  她的眼睛里没有情绪,空洞得像两个黑洞,没有色彩没有情感。

  短短一个月,命运这一场重重的打击,夺走了她生命中所有的珍宝。原本她计划好的人生全部都化为泡影,被迫远离,沈方文带她来了西雅图。

  “周周,你相信我,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一定可以的,我带你去西雅图,我带你去美国,我送你去读书,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一个月前,杭州大雨,周周跪在路边,沈方文开了很久的车才找到她,抱着她说了上面这句话。

  她哭得失了声息,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上是大片的淤青,没有原因。

  半年前她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他让她留下,她选择了拒绝。

  如今她在雨里,还是他找到她,他说带她走,她还未决定,沈方文就将她带到了西雅图。

  沈方文忽然将她揽入怀抱,紧紧地拥抱着她。

  周周没有伸手,只是抬头,雪花漫天飞舞,落在了她的脸庞,落在她的睫毛上。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天地冰冷,她想起小时候过年时父亲倚靠在窗边,说的那句老话,瑞雪兆丰年。

  可惜啊,她的人生啊,再也没有丰年了。

  命运啊带走了她的全部,独留她一条生命还要带着痛苦的心脏再行尸走肉地活多少年?

  多少年又如何,早在半个月前,她就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从她小时候起,父母为了改善家境来到外地,就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做起小生意,杭州一待就是十几年,她从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那时异地高考的政策还没有开始,她回到户籍所在地高考。

  高考前一天熟悉考场,她一个人站在考场外拿着准考证,看着别人有父母陪同,拿水撑伞,心情低落。

  她并不怪父母,小时候过年父母去外地进货她一个人在家吃饺子吃到吐,饺子馊了吃到她肠胃炎。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人乘地铁上学放学,节假日父母又总是格外忙。可以说差不多整个童年都是在孤独的书海度过。

  周周的确看过很多书,那么多时间那么多属于她应该玩耍嬉闹的时光她全部都用来看书了。上大学的时候她开始写小说,在学校小有名气,很多人都知道那个文笔很好的周周。

  很遗憾周周高考失利了,第一场的语文考试,她完全紧张到连笔都拿不稳,勉强做完选择就已经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小时。她的作文没写完,就已经收卷。

  出了考场,校门外的家长都在踮着脚等自己的孩子,她一个人慢吞吞地走着,想到还没到五百字的作文,眼泪落在六月的柏油马路。

  英语考试是最后一场,她听听力的失了神,结束时她依然一个选项都没有勾选。这场高考听力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是她后来的经常性失聪,遇到自己紧张和恐惧的环境,她就听不到外界声音。

  后来她常常戴着耳机,听歌时音量调到最大,她依然听不到。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父母和程江河。

  后来她去冰岛遇到程江河,他在她身后说“不要离开我还爱你。”,周周还是走了,她没有听到,她听不到,可他以为她真正拒绝了自己。

  冰岛的撕心裂肺的表白,是程江河最后一次见到她,花甲之年看到她的日记才懂当时她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错过了一句话,错过了她的余生。

  英语考试周周没有写作文,她做完阅读,提前交了试卷。那个夜晚,那个高考结束的夜晚,她独自一人在夜市闲逛,买了很多想吃的东西,一个人蜷缩在房间,开着苏打绿的歌,看着电影,吃东西。她吃不下那么多,最后全部吐在了卫生间的抽水马桶。

  父母应该陪伴她的时光,她全部都是自己度过。但不可质疑他们爱她。

  父母执行死刑的前一天她去看他们,隔着监狱的栏杆,隔着厚厚的玻璃,妈妈想再摸摸她的头发亲亲她的脸颊,眼泪刷刷落下。

  “周周啊周周,你不要哭不要伤心,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上班存钱,嫁给一个可靠的人,有一个幸福的家过你的幸福的生活,以后要有可爱的孩子。忘了爸爸妈妈吧,忘了我们,去另外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城市生活下去。”

  “周周,你不要害怕,爸爸妈妈会保护你的,从小到大亏欠你的,都是爸爸妈妈亏欠你的,你忘了我们吧,不要记得,知道吗?离开这里,忘记我们,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周周,爸爸妈妈爱你。”

  这是见父母最后一面他们留给她全部的话,周周哭的厉害,最后在时间结束的时候晕厥过去,沈方文抱住她。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不停地用手捶打地面,双膝瘫软,她听不到声音,她没了父母,她不相信,她崩溃得不停抽打自己,沈方文不顾她的挣扎,紧紧抱住她。

  她不睡觉不吃饭不喝水,体力透支,才安静下来,迅速消瘦,脸色白得像一张纸,泪水从眼角滑落,甚至也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

  后来沈方文给她打了镇定剂让她睡过去,睡了三天,她才醒。沈方文出去买牛奶的时间,她走出家门,去以前的家,去以前爸爸妈妈在的地方,杭州很大的雨,她体力不支,倒在雨里,手扶着地面也要继续往前走。滂沱大雨,沈方文开车找了很久才发现跪在路边的她。

  “沈方文,我没有爸爸妈妈了。”这是她半个月以来说的第一句话。

  沈方文把她抱在雨里,周周,我愿倾尽所有,护你周全,一生都是。我有孙天锦,愿为君铺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