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九章 周周,毕业快乐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2080 2019-03-21 17:24:00

  两年一晃而过,结束法学专业答辩的那个下午,周周站在明德楼的教室门口,收好自己的随身物品,望了望空空的教室,关灯关门。

  周周辅修法学专业,完成答辩也算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法学院的辅导员沈方文站在走廊,“周周,等下。”

  两人交谈几句,不过是师生间的问候。

  沈方文是北大的法学博士,年轻有才,是周周大二民法学的老师。

  周周辅修并不有心,经常缺课。但她的记忆力很好,定义解释过目不忘。

  沈方文看到她的考勤缺的很多,民法试卷都没批改,直接给了她不及格,备注:不想辅修就自己退,不要浪费老师的时间。

  第二天沈方文在办公室午休,周周在闷热的走廊门口站了整整两个小时,咬着嘴唇不吭声,也不敲门。

  沈方文上午代课下午有法学院的会议,所以周周中午来找他。看到他在午休她没打扰也没走。

  六月的酷暑天,而恰巧沈方文的办公室还在六楼。

  沈方文开门的瞬间,看到眼前的女孩汗水浸湿头发和衬衫,她抬头看沈方文,嘴型准备喊老师,还没喊出口就双腿一软晕厥过去。

  沈方文眼疾手快,抱住她绵软的身体,掐着人中,拍着她的脸。

  一刻钟不到,周周苏醒。

  她坐在沈方文办公室的沙发上,看到他在窗台边打电话。

  沈方文挂了电话看到她已经苏醒,长吁一口气。

  “挂科也没什么大不了,不用苦肉计来找我。”沈方文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倒水放在周周面前。

  周周低下头,深呼吸。然后抬头,目光直视沈方文。“老师,我没有想过用苦肉计来打动你,我只不过是来问问你让我挂科的原因。”

  “原因是你的考勤表。”沈方文说,他做律师五年,很看重人的心理素质。他一向语言刻薄,看到周周的目光直视自己,毫不心慌,觉得她勇气可嘉。

  “难道老师只看考勤表决定成绩吗?那期末考试还有什么意义?”周周说。

  “我想怎么评价学生的成绩是老师的事情,应该不用和你商量。并且,你的考勤已经不合格,我就并不觉得你的卷面成绩会有多优异。”沈方文说。

  他看过周周的卷子,卷面还可以,前面的简答题的确背的和书上一字不差,选择题也还好,只是案例分析差点,要点不全。当然她不来上课自然不知道知识结构。

  “顺便告诉你,仅凭记忆力学不好法学,辅修也是。”沈方文不再看她,打开平板处理工作。

  “老师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判定我的这门课成绩?”周周再一次说。

  沈方文笑笑,“你没必要这么执着,下学期参加一次补考而已。更何况补考卷子简单你随便背背我就可以让你通过。”

  周周摇头,“老师,我可以保证我下学期的法学课不再缺席,可以保证我大学的所有的法学课都不会旷课。”

  她有点着急,嘴唇都咬出牙印。

  沈方文觉得此时周周有些可爱,咬嘴唇的样子和自己大学的初恋女友有点像。

  “这么在乎一个挂科?为什么?”他动了恻隐之心,问她。

  “奖学金和助学金。”她望着沈方文说。

  “很重要?”他问,他家境优渥,并不把这一类金钱看的多重,只是想起读硕士的时候室友依靠奖学金度过生活觉得艰难和心酸,他没有问下去。

  “教务系统的成绩会结合你的卷面成绩,你可以回去了。”他看着平板屏幕,说。

  她愣了很久,轻轻吐出“谢谢”两个字,离开了办公室。

  沈方文打开辅修学生的档案,查到了周周。

  周六他坐在两岸咖啡处理律师事务所的案子时,恰巧看到吧台穿着工作服的周周。

  敲笔记本键盘的手停了停,第二天,他发信息告诉周周,他律师事务所需要一个助手,相当于一个实习,让她带着简历去面试。

  师生一场,他不想她那么辛苦,却不想这一个巧合的机会让周周走进了他的生活,也走进了他的一生。

  大学的时光一晃而过,看着穿着白衬衫踩着高跟鞋的她答辩,他坐在台下,脑海中想的还是那个女孩询问他民法成绩的下午。

  她没怎么变,目光依然和当年一样,澄澈如水,直视指导老师,毫无畏惧。

  这一次,沈方文低了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他在评价表的背面用钢笔写了一首短短的诗:

  大江铁索架峙

  惊涛卷沙锤石

  锈道几人识

  谁言前途易事

  振翅振翅

  功成为弟子酾

  祝周周毕业快乐沈方文

  他再看她的论文和答辩内容,嘴角一笑,在指导老师那一栏签了字。

  周周,沈方文,他以为大概平生只有在她的毕业设计和实习报告上有机会把名字写在一起,从未想过,另外一次,是大红的国家证书和喜庆的祝福。

  “周周,毕业快乐。”他说。

  下午五点多的夕阳余晖斜斜打落,落在沈方文的的衬衫上。

  周周开心地笑,露出可爱的酒窝,一如当年的少女。

  时光在指缝中走过,那些她迟到旷课的法学课,在他律师事务所实习的日子历历在目又匆匆逝去。

  校园的广播放着苏打绿的歌,是周周喜欢的歌。沈方文喜欢轻音乐,后来在认识周周以后也听苏打绿。

  “就算大雨把这座城市倾倒,我也给你怀抱。”旋律飘进教学楼,恍惚间他也觉得自己回到了在学校读书的时候,遇到了年龄相仿的周周。

  沈方文伸出手想拥抱一下她,像当年紧张的她,嗫喏嘴唇还未说出口却看到周周眼角擒了泪花,她落了泪。

  沈方文想着安慰安慰她,伸出手的瞬间,周周向前一步拥抱了他。

  少女的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头靠在他的肩膀,耳边是她呼吸的热气。

  周周松开手,他都还未反应过来。

  那个二十三岁的周周站在教学楼,发丝还沾染着夕阳余晖的情景,还有那个不过三秒的拥抱,她落在自己衬衫的半颗泪珠,都这样永远地永远地印在了三十岁的沈方文心里。

  她那双清澈的眼睛,目光中有温度,永永远远地让沈方文铭记,铭记了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