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江河寄余生

第一章 “学长,你好”

江河寄余生 皖院李白 2381 2019-03-18 17:12:12

  漫天的学士帽飞舞落下,周周有种想落泪的冲动,对呀,她也毕业了。

  一晃就是两年的岁月,她想起了那个两年前的五月,他也是站在同样的地点对着镜头挥舞学士帽。

  那时程江河站在图书馆的前面,穿着学士服拍毕业照。周周打着遮阳伞,站在远处静静地看。

  二月的时候,周周认识了大四的程江河;

  三月的时候,程江河回学校遇到了大二的周周;

  四月温暖的阳光下,校园里的植物长得格外茂盛。而周周心里,也在疯狂地滋生某种情愫,一日又一日地疯长,从心脏蔓延,到口腔和指尖。

  五月他一天天地忙着论文答辩,拍着毕业照,把寝室的小说都送给了周周。

  她坐在自习室,无心刷题,算着他离开学校的日子,愣住的时候笔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前排的同学转头看她,目光落在周周仓惶的脸上。

  下课铃声响起的瞬间,周周拿着包和伞,跑出教室,她记着今天是程江河学长拍毕业照的日子。

  上完这辅导员规定的自习,她第一时间就要等不及地去找他。

  骄阳似火,燎烤着大地,周周跑到体育馆,看到了穿着衬衫的程江河在树下换学士服。她停住了脚步,打开遮阳伞,害怕他看到自己,也害怕他看不到自己。

  摄影师指导着拍摄的动作,周周目不转睛,手指紧握,手心都是汗。

  程江河挥舞学士帽,喊着:我们毕业了。

  那一刻,他笑着和周围的同学拥抱,合照,她远远看到,不敢向前一步,眼角有湿润的感觉,她回过神的时候,急着转身用手背擦去泪痕。

  周周迎上他的目光,泪痕没有擦干,她咬了咬嘴唇,跑开了。

  程江河甚至都来不及问什么,除了一个眼神的交汇,他想说的话还留在喉头。

  周周心里却是雀跃的,因为她看到了穿学士服的学长,看到了程江河。

  拍完集体照,女生忙着自拍,一个宿舍的合照,闺蜜合照,班委合照,各种拍。程江河站在那里,只看着身边的男生女生在如此大的太阳下伸出剪刀手,汗津津的脸庞,大家都是笑着的,笑着笑着就想落泪了。

  他倒是没有太多伤感的情绪,毕竟是学生就要毕业,出身社会,也是必然,不过是结束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学校还是挺漂亮的,图书馆改造升级后更加气派,树木葱茏,镜头里的绿色真好看啊。

  刚刚看到一个身影就站在那抹清新的绿色下,她来了。程江河记得,周一她应该是有课的,这么热的天她还是来了。

  他望着那棵树发呆,寝室长从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河,帮我和苏苏拍个照。”

  他笑着说好,镜头里的寝室长揽着苏苏的肩膀,笑得很灿烂。

  大学四年情侣,刚开学的时候,寝室长军训的时候就看上了苏苏,大捧的玫瑰娇艳欲滴,也一下子点燃了他的爱情。

  其实也挺好,至少岁月漫长有人陪。

  他的脑海回到了两个月前,周周在考研群里加他为好友。

  他本来想告诉她,自己已经实习,早就没有考研的打算,只不过一个人在无锡实习,闷得慌,被室友拉进群,水个群聊聊天,认识些学弟学妹。

  可是她找他聊天时,一口一个学长的喊,天天晚安早安按时吃饭,让他产生了好奇,让他没有在一开始就告诉她自己不考研。

  后来的程江河在想,是不是他当时喜欢那种被周周崇拜仰慕的感觉,可能不是,是她隔着屏幕也能带给他的那种快乐。

  周周爱猫,她天生对宠物的毛发过敏,所以她不能养宠物。可是她爱猫,很多昵称备注什么的都是喵喵喵。

  程江河也爱猫,他小时候在乡下长大,老家养过一只可爱的猫咪,很通人性。每次他放学,那只猫咪都喜欢蹭着他的裤脚,用爪子挠他,像个撒娇的少女要他抱。

  后来他搬家了,猫咪跟着奶奶过。又后来,他就没再见过那只猫咪,听过那软软糯糯的喵喵喵。

  周周白天上课,他工作,一般在晚上聊天。她看书写文章,他打游戏,一般都是语音电话。

  周周问一些他考研的准备的事情,他逗她,悄悄在寝室群问了同宿舍的考研的学霸,然后再回复周周。

  有一晚,周周问他,“学长,你是不是很声控?”

  “嗯?这个声控怎么说?”他问她。

  “学长经常和我语音电话啊,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声控吧。”少女的笑声咯咯咯地从手机那端传来,他也笑了。

  心里暗自想:周周你看你多厉害,你的笑声,从离我那么远的校园传到另一个城市的实习宿舍。

  “周周,那我们视频好不好?让学长看看喵喵喵好不好?”

  她同意了。程江河在脑海里想象过很多次她的样子,说不清,总觉得很想去认识她。

  他还记得有一次他挂断语音电话后,他同宿舍的室友说,“起码我猜应该不漂亮,大学里漂亮的女孩子晚上待在宿舍看书的可能性应该也为零,没有男朋友也会有无数个男孩子约着环岛看电影。”

  他不是视觉动物,女孩子的外貌倒不是很在乎。

  看到周周的时候,他觉得和自己脑海中刻画的那个猫咪少女极为相像。脸庞稚嫩,眼睛明澈,笑容很甜,有小小的酒窝。她在宿舍穿着卡通的睡衣,头发散落在肩头,戴着蝴蝶结的发箍。

  “周周,你好。”

  “学长,你好。”

  多年后工作自己也要带实习生的时候,看到实习公寓就想起那年实习很无聊的灰色时光,除了上班就是打游戏的日子里,是周周带给他的那一份彩色的心情,是他们第一次视频时周周笑着说学长你好的时候,他觉得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像某种东西,在重生,在心里蔓延生长。

  二月的无锡经常下雨,冷雨让大多数人的心情都极为郁闷。

  二月结束的时候,周周视频的时候问他,“学长,那你会回来见我吗?”

  他说会,肯定会。周周,你要等我,学长做完毕业设计实习结束就回去。

  她点点头,接着看书。

  可能是那晚她有点累,还没有说晚安,还没有挂断视频,瘫在膝盖上的书本还打开着,她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所幸手机是夹在床头的懒人夹上,程江河看着她闭上了眼睛,睫毛的阴影打在脸上,安静地像个天使。

  他关了游戏声音,就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觉得很心安。

  周周啊周周,你是少女还是猫咪呢?

  那晚程江河破例没有在LOL的战场成为mvp,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操作电脑,只是看着视频里周周的睡颜,直到她寝室熄灯他才挂断视频。

  他悄悄截了两张屏,她熟睡的样子,保存在手机里。

  程江河四十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女儿,每晚他起床为女儿盖被子,望着床上熟睡的人儿总会想起大学时代的周周。

  而此刻他躺在很硬的床上,想着她熟睡的模样,仿佛怀里抱着那个可爱的少女就像小时候抱着那只可爱的猫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