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四十章 醒悟的单恋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956 2019-04-25 08:55:00

    石忆坐在地上,大口的喝着白芷溪递过来的热水,汗水湿透了身上的球衣,球衣下清晰可见的肌肉线条极为性感,白芷溪温柔地替他擦拭脸上,脖子上流淌的汗水,而她那眸光里的爱意,带着火热。

  “石忆,抬一下头。”

  白芷溪在他耳边轻轻的私语,他温顺的扬起了那张显瘦却帅气的脸,似乎是冥冥中的心灵相印,他眼里的爱意恰到好处的和白芷溪的重叠在了一起。

  白芷溪妩媚一笑,诱惑的咬住了他的嘴唇,他的心被撩起,顺势将她拥入怀中,热吻起来,颇为激情煞眼。

  吴筱婷的眼睛已经翻成了白内障,牙齿咬的嘣嘣响。

  这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白芷溪和石忆在公众场合,当着她的面毫不避讳地秀恩爱,秀幸福,秀热吻。

  每一次,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只有嫉妒,只有忍受,只有心痛。

  球场出口,韩亮疾步走了过来,经过他们身边时,鄙视的将一瓶打开的矿泉水,从他们的头顶倒了下去,扔掉瓶子,走向了李静美。

  “吭吭!”

  白芷溪被从天而降的冷水呛的离开了石忆的怀抱,迅速从包里取出小镜子,在意自己精心打扮的妆容有没有花掉。

  那一瓶矿泉水,浇灭了石忆和白芷溪的□□,他火冒三丈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水:“韩亮,你给我站住”,他走向他,拽紧他的衣领:“立刻向芷溪道歉!”

  “道歉”,韩亮不屑的打开他的手,冷冷说:“等我清理完门户,你还是先排队吧!”

  “你!”石忆上扬的拳头,突然停在了空中,动弹不前。

  他回头,白芷溪正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他不解地问:“芷溪,你这是干嘛?”

  “不要。”白芷溪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乞求说。

  他没再坚持,只好放下扬在空中的拳头。

  “石忆,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你每次打架,我都会特别害怕,以后不要再打架了,好吗?”白芷溪担惊受怕的说。

  石忆愤怒的火气在白芷溪的柔情里,渐渐冷了下来,他抚摸着她的脸,惭愧道:“我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听你的话,以后我不再打架了,不再让自己受伤了。”

  白芷溪挽住了他的胳膊,笑靥如花:“陪我去图书馆看会书,好不好?”

  石忆温暖的笑笑,点头:“嗯!”

  他们捡起地上的背包和热水瓶,便消失在了篮球场,目睹此景的吴筱婷,她的眼眸从鲜红的嫉妒,变得暗淡无光。

  若是他们暧昧之时,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或许,她也不至于这般崩溃,可是,他们从未考虑过她的感受,在爱情的青春悸动里,单恋,往往是心酸的,亘古不变的是,受伤的永远不可能是被恋者。

  马岳也已停止了投篮,韩亮的出现,让他感到隐隐地不安。

  李静美发觉形势不妙,抢先一步将韩亮挡在了身前:“韩亮,你要干什么?”

  一股冷,一道杀气,一冽戾气,韩亮的眸光格外吓人,紧紧盯住李静美,说:“静美,我记得我说过,最好别让我碰到那个人,你应该没忘吧?”

  “我没忘,但这不关马岳的事,你有怨气可以冲我来,不要伤害马岳!”

  “哈哈……”,韩亮笑声恐怖,面部挣扎,仿佛入了魔似的:“他在背后捅我刀子,你竟然说不关他的事,你不觉得可笑吗?我只说一遍,让开!”

  “我不让!”

  “让开。”

  “不让。”

  “滚开。”

  韩亮突然将李静美推到在地上,转眼间就移到了马岳面前,一记重拳拳头猝不及防的朝马岳的脸挥了过去,马岳顺势倒在地上,嘴边流出了鲜血,他却未还手。

  “还手啊”,韩亮拳打脚踢:“你个孬种,还手啊!”

  马岳抱紧头部,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嘴角的鲜血开始直流,始终不肯还手,也不躲避。

  心里的怨气不知是有多重,走火入魔定义韩亮的行为是精辟的,他完完全全的,彻底的就是一个失去了理智的暴动疯子。

  这是他打马岳最惨的一次,在以前,他对马岳只是小小的欺凌,辱骂,过后,马岳勉强的陪个笑,道个歉,一切烟消云散。

  这一次,他是非得把马岳活活打死?

  马岳越是沉默,越是不还击,韩亮下手越重,李静美哭着挣脱开美人家的阻拦,将韩亮狠狠地推开,紧紧抱住遍体鳞伤的马岳,仇视韩亮:“韩亮,你个王八蛋,我恨你!”

  韩亮甩出去的脚被收了回来,他怔愕住,李静美竟然说恨他,他心爱的女人说恨他,他突然心灰意冷,她不爱他,他相信了,她爱的人是马岳,爱入骨髓的深爱。

  他讽刺地笑出了声,从未想过自己的小跟班竟然会抢走他心爱的女人,若是说出去,这段历史定会成为他一生的耻辱。

  李静美止着马岳嘴角的鲜血:“很痛吧?”

  “不,痛!啊......”可能是她手上的劲道大了些,弄疼了马岳。

  “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这样。”

  “是,我,对不,起。”

  “不说了,我帮你止血。”

  已经绝望的韩亮,自是无法继续待下去,他离开前威胁说:“最好别让我再看到你,见一次,我打一次。”

  ......

  他纯粹就是在耍无赖,恶霸横行么!

  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学院,同一个班,抬头不见也低头见啊,即使马岳被迫退学,在家里也是避不掉的啊,难道是要逼他死么?

  “哥”,突然,马岳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的追了上去,跪在了韩亮的脚下:“哥,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求你了,哥!”

  李静美十分惊愕,瘫软在地:“哥?”

  “我去,马岳喊韩亮哥!”吴筱婷张大了嘴巴。

  谢小婷和刘司美也已愕然,这一切发生的太仓促,她们彻底的不明白了。

  韩亮停下了脚步,背对马岳的身体微微抖动,不语。

  “哥,求你了,不要让我退学,从小到大,不管你怎么欺负我,我都忍了,为了你,我放弃了交通大学学习的机会,你下的命令,我也从未拒绝过,哥,看在20年亲情的份上,求你了,放过我吧!”

  韩亮依然不语,可他那邪恶的内心,在马岳的乞求下似乎有了松动,有了一丝热度。

  “哥,从小我就没有父母,要不是爸妈收养了我,我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我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我感激爸妈,你对我的冷漠和欺凌,我从来都没有记恨过,因为是我,抢走了你原本独一无二的亲情和幸福。”

  韩亮终于回过了头,他的眼眸里泪光闪闪,扬起了他那骄傲的下巴。

  “哥,求你了,放过我吧。”马岳继续乞求。

  这可能是马岳第一次向他吐露心声,第一次在他面前,苦苦的哀求他,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为了一个喜欢的女生,如此坚持。

  就算不是亲兄弟,20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那份亲情,又怎能轻易的割舍。

  再冰冷的心,面对这样的告白,也总该融化了吧!

  韩亮抽噎了一下,撇过了脸:“你真的爱她?”

  “爱,哥,求你了,放过我吧?”

  韩亮又转过了身,眼泪已经落下,说:“祝你们幸福!”

  说完,他黯然神伤的走向了出口。

  那一刻,他醒悟了。

  那一刻,他的内心得到了平静。

  也是那一刻,他或许放下了。

  ——爱和被爱,是两个人的事,单恋,与其结局伤痕累累,还不如就此放弃,开始一段新的旅途。

  “谢谢哥”,马岳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激动的跑向了李静美:“我哥原谅我了,原谅我了!”

  “疼不疼?”

  “不疼!”

  “笨蛋!”

  “真的不疼!”

  一顿挨打,换来了一份爱情,也值了。

  吴筱婷泣不成声,鼻涕渗着眼泪,模糊了下颚。

  谢小婷将一张张的餐巾纸递给她:“筱婷,你该不会是又在想石忆了吧?”

  她撅起嘴唇,委屈道:“嗯嗯,你们都追到了王子,只有我还在苦苦地等待,苦苦地相思,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瞎了眼吧。”

  突然,球场起了大风,头顶一道闪电劈过,明媚的天气顿时乌云骤拢,未回过神间,大雨已经滂沱,将她们淋个湿透。

  “妈呀,吓死人了!”吴筱婷打了个冷颤,和美人家奔跑在了雨中。

  谢小婷埋怨道:“都怪你,乌鸦嘴,把电母和雨神都给得罪了!”

  “淋雨也挺爽快的嘛!起码可以冲掉身上的晦气!”

  “你这什么鬼逻辑”,刘司美拨着脸上的雨水,大喊:“冲啊。”

  她们拉起手,在雨中加速跑去。

  那晚的小本上,吴筱婷又写下了一段话。

  ——2012年5月21号。我蓦然发现,爱情可以自私,喜欢与被爱,是爱情长久的灵魂,而我,却愿意一直自私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