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三十七章 虐心的晚餐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963 2019-04-09 08:55:00

    幽灵传说后,美人家再次进入了韩亮的死亡黑名单,除了李静美之外。

  午后的阳光不算太冷,她们说笑着从图书馆里走了出来。

  李静美看了看天空,一声感叹:“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

  刘司美面色憔悴,有气无力道:“看了一上午书,头都发晕啦,吃什么啊?”

  “司美,要不今天就去吃……”,吴筱婷突然哑语,她看着台阶下的熟悉身影,满腹疑惑:“她怎么来了?”

  “筱婷,吃什么啊?别老是吊起人胃口就……”

  刘司美看向了吴筱婷,她正怔怔的出神,她顺着她眼神的方向看了过去:“我去,情敌来了!”

  谢小婷和李静美异口同声:“在哪?”

  “脚下。”

  她们也向下看去,惊愕道:“白芷溪!”

  此时,白芷溪已经来到她们面前,她温柔地笑着,向她们打招呼:“你们好!”

  美人家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好。”

  吴筱婷的心如同海啸般汹涌,她没有作声,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和白芷溪冷漠的擦肩而过。

  “我去,白芷溪太妖娆了啊!”谢小婷对着李静美轻声说。

  “吴筱婷,你等等,我有话要和你说。”白芷溪突然朝着她喊道。

  刘司美临走前,好心提醒道:“筱婷,你可得有心里准备,白芷溪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可能是因为那些照片而来的,我们在前面等你!”

  “放心吧,我没事的。”

  白芷溪走上前,和吴筱婷对立而视,她们的形象和气质立竿见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一个等级的人。

  吴筱婷故作冷傲的挺起胸膛,企图压过白芷溪的戾气,问:“说吧,什么事?”

  “我呢,以后就是地质大学的学生了,还得请你多多关照啊。”

  “什么?你什么时候成了地质大学的学生?”

  白芷溪淡淡一笑:“开学啊,怎么,石忆没有告诉你?”

  “石忆告诉不告诉我,关你屁事”,话到嘴边,她却改了词:“我最近挺忙的,没时间见他,虽然他Call了我很多次,我都拒绝了。”

  哈哈……吴筱婷面色不改的编织着谎言,现实可是她死活追着石忆不放的。

  白芷溪微微咬了咬嘴唇:“这样啊!”

  吴筱婷偷偷白了她一眼,心里嘀咕道:“废话,还能怎样啊?人都被你抢走了,还在这神气什么?”

  “你是不是很爱石忆?”

  “啊?”吴筱婷顿时愣住,白芷溪的提问出乎她的意料。

  白芷溪又重复了一遍:“你是不是很爱石忆?”

  吴筱婷眼神犀利的看着她,不耐烦说:“白芷溪,你到底想说什么,痛快点,少在这儿假惺惺地装清纯。”

  “哼哼……”,白芷溪冷笑一声:“吴筱婷,就算你爱着石忆,用下三烂的手段,公众秀你们之间的暧昧,那也是白费力气,我告诉你,只要有我白芷溪在一天,石忆他是绝不可能对你动心,爱上你的,所以,我劝你还是知难而退,趁早放弃。”

  果不其然,白芷溪是有备而来,照片的事她怎可能轻易放过,吴筱婷也看清了她漂亮的面孔下那颗虚伪的心。

  吴筱婷嘴角抽触了一下,说:“你已经输了,在他家里的那个晚上,你难道不想和石忆问个清楚,那个晚上,我们在他的卧室都发生了什么吗?我既然会公开照片,那照片肯定是有故事的哦。”

  说完,她淡定的走向了远处等待她的美人家。

  白芷溪已经气的愤怒无处出,她却极力的掩藏着,在那温柔的遮掩下,暗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子。

  “筱婷,白芷溪跟你都说了些什么?”谢小婷八卦地问。

  “没什么,对了,刚才说吃什么来着?”

  刘司美鄙视了她一眼:“大婶,是你说的好不好,刚吊起人胃口,白芷溪就了杀出来。”

  “哦,那就去吃我家乡的特色菜,酸辣土豆丝!”

  “吴筱婷,你怎么不去死呢!”

  眼见刘司美邪恶的手伸了过来,吴筱婷大笑着跑远了,时不时回头:“土豆丝,土豆丝?”

  刘司美愤然的追了上去:“你给我等着,饿了一天,你竟然让我吃土豆丝,巴不得我脑子吃成榆木疙瘩!”

  “你们慢点,省点力气还得拿乖筷子呢。”

  谢小婷和李静美也是一路小跑着,紧追着她们。

  餐厅里。

  吴筱婷心不在焉又哀声叹气:“烦死了,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刘司美敲了敲她身前的桌子:“筱婷,这都遂了你的意思,土豆丝点了三盘,你还有什么意见啊?”

  “哎……怎么办啦?”

  李静美偷笑着问谢小婷:“要不再给她加上三盘?”

  谢小婷瞪向她:“你傻啊!人都笨成这样了,还让她吃六盘?”

  “也是!”

  这时,马岳走了过来:“静美,我们老大请你过去坐坐!”

  李静美顺着韩亮的方向看了过去,他正在冲着她傻笑,她婉拒说:“算了,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马岳,别急着走啊”,谢小婷立刻喊住了他,对着静美数落道:“静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她随机想出了个鬼点子:“既然韩亮请客,那我们索性的都坐过去,韩亮家里不是挺有钱的吗?咱们就狠宰他一顿。”

  “呃……”

  李静美无语。

  提起戏耍韩亮,刘司美如同打了鸡血,精神抖擞:“好主意,都快动起来,咱们可不能太小气,必需宰的大方些。”

  似乎她和他前世有分不清的怨恨。

  “静美,我帮你提着。”马岳立刻接过了她的背包。

  刘司美狠狠的拍了拍吴筱婷身前的桌子:“醒醒,移位了。”

  “哦。”

  吴筱婷回过神时,美人家已经朝韩亮的座位坐了过去。

  韩亮嫌弃的动动了身子,怒怒地瞪着马岳:“马岳,我让你请静美过来,你请来一群神经病干什么?”

  马岳怯怯地低头:“老大,静美说除非一起请,要不她就回寝室休息了!”

  韩亮立刻变了脸色,嬉笑道:“既然是静美的意思,你还愣着干嘛?坐下啊!”

  “是。”

  韩亮殷勤地将菜单递到李静美的面前:“静美,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李静美迎合着他的笑,又把菜单推向了身边的刘司美:“还是司美点吧。”

  “也行”,韩亮佯装大方,心里却咒道:“最好撑死你们。”

  刘司美拿起菜单和谢小婷私语了很久,喊道:“服务员,点餐。”

  “好的,小姐。”

  “这个,这个,这个……每样都来二十份。”

  服务员大惊:“二十份?”

  韩亮暗自诅咒:“猪,吃死你们!”

  刘司美淡定的一笑:“对,二十份,每样上一份,其余的十九份,给我们打包带走。”

  “好的,请稍等。”

  “还有,把你们这最好的红酒,打包带走10瓶。”

  “好的。”

  李静美悄悄碰了碰谢小婷,小声地问:“你们干嘛呢?”

  谢小婷笑而不语,又看向了吴筱婷,故意激怒韩亮的底线:“筱婷,等会一定要吃饱些!这么丰盛的大餐,可不能辜负了韩亮的心意。”

  吴筱婷撅着嘴,依然在发呆,白芷溪的挑衅她一时还忘不了。

  俗话说:眼不见心为净。被美人家这般折腾,韩亮早已没了胃口。

  每上一道菜,谢小婷和刘司美便将盘子拿到了她们面前,狼吞虎咽。他伸出手给给李静美夹菜的筷子只能扑个空,也是可怜了李静美和吴筱婷,在一旁饿着肚子干看。

  七道菜过后,她俩感觉吃的差不多了,然后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满足的享受。

  韩亮终于忍无可忍:“谢小婷,你俩猪圈长大的啊!”

  刘司美和谢小婷没有理睬他,背起背包朝外走去:“静美,筱婷,走啦!”

  “韩亮,麻烦你买单了,不见。”谢小婷临走时轻轻地摆动着手指,挑衅地说。

  此时,服务员闻声赶来:“先生,麻烦你买一下单,总共5868。”

  “剩下十三道菜呢,为什么还没有上来?”

  “哦,忘了告诉你了,那十三道菜,我们给静美和筱婷也打包带走了,不见!”谢小婷阴阳怪气的说完,追去了刘司美。

  “谢小婷,你们给我等着。”

  韩亮怒火攻心的吼道,这一口菜未吃,将近6000块便没了。

  “先生,麻烦买一下单!”服务员在一旁提醒道。

  “红酒给我全部退掉。”

  “对不起,先生,已经打包好的东西,本店是不可以退货的,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韩亮眼冒星光:“刷卡”,只见他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摔在了桌子上。

  “那好,先生请稍等,东西马上提出来,交给你。”

  “什么,交给我?”

  “是的,刚才那位小姐说了,让你亲自送到她们寝室楼下。”

  没吃饭也就罢了,还要当个搬运工,韩亮又一次暗暗发誓:“谢小婷,刘司美,你们给我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