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三十五章 金工实习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698 2019-04-08 08:55:00

    工厂的车间里,手锯撕拉钢块的声音,呲呲响。

  金工实习的师傅也是变态,让人活生生的把一块棱角分明的钢块,手动加工成正正方方,然后检查合格后才会发一张图纸,按照上面的图形,继续加工,简直就是时间多的没事干,吃饱了撑的。

  吴筱婷吃力的抽拉,心里不知将师傅咒骂了多少次,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伤到了手指,她来不及查看伤口,兴奋地跑向了石忆的加工台。

  呃!

  为了爱,受伤竟成了一件幸福的事!

  “石忆,我不小心割伤了手指,你帮我止一血吧!”她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石忆回头瞅了一眼,正要拒绝时,想起了那天晚上在汉城的家爸爸对他说的话:我的意思是,别再伤害一个那么好的姑娘。

  他只好取出了餐巾纸吸去她手指上的鲜血,消毒后,将随身携带的创可贴轻轻地贴了上去:“只能这样了,去把你的拿过来,我帮你做。”

  吴筱婷被他突然的温柔,感动的又泛泪光,大喊:“是”,她飞快地跑向了自己的加工台,取过了打磨才不到一半的钢块。

  美人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抽动,向石忆的加工台看去。

  谢小婷持怀疑态度:“你们说,他们是不是在一起啦?”

  李静美点头,加粗了声线:“这一次,我敢打包票,一定是。”

  “可是,既然在一起了,为什么筱婷会在宿舍里哭闹呢?”

  “他们一定在搞地下恋,不想被人知道,却没想到被校园新闻网曝光了恋情,筱婷就故意哭闹让我们相信,他们根本就没有交往。”

  刘司美淡淡一笑:“你还以为是八十年前呢?他们只是暧昧一下而已,石忆就算变心,你觉得白芷溪会放过他吗?”

  谢小婷和李静美凑了过来:“白芷溪真有那么厉害?”

  “白芷溪,交通大学的校花,学霸,她去年可是以全省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交通大学最牛逼的专业的,听说她还是个富二代呢。”

  “天呐!怪不得呢,看来筱婷恐怕又是空欢喜一场了。”

  “聊什么呢!赶紧干活!”实习师傅走了过来,训斥道。

  美人家纷纷翻了下眼皮,谢小婷低声说:“师傅,我们热血一次还不行,非得搞得自己就像奴隶主。”

  “哈哈……”

  “赶紧干活!”

  “静美,我做完了,我帮你吧!”实习师傅走后,马岳腼腆地站在美人家的加工台旁,微微低头。

  李静美的肤色胭脂红,点头:“嗯!”

  “马岳,你在我们面前目中无人的秀恩爱,过分了啊。”谢小婷酸酸的埋汰。

  “你打算什么时候向静美表白啊,要是再不表白,她可就成别人的女朋友了。”刘司美步步紧逼的吓唬他。

  马岳的头埋得更低,羞涩的面红耳赤:“我,我……”

  “我什么我,连个话都说不清楚,还追什么女生,过来帮我和你司美姐姐做吧,静美那她自己会完成。”

  马岳抬起头,看向静美:“这……”

  谢小婷似有生气:“怎么,不愿意啊?”

  “我……”

  李静美见势站到谢小婷身旁,悄悄推搡了几下:“马岳,小婷不是那意思,你别介意啊!”

  谢小婷见好不收,依然得寸进尺:“静美,你瞎说什么呢!我就是那意思,马岳,快点,司美姐姐和我手都磨出血泡了!”

  ……

  大冷的天,马岳紧张的额头汗水直流。

  李静美斜了眼谢小婷:“你们就别再为难他了。”

  谢小婷抬高了嗓门:“静美,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就心急护短了,你要是心疼他,大声说出来啊,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她又朝刘司美使了个眼色:“是不是,司美?”

  “就是,静美,姐妹们怎可能横刀夺爱呢!”

  “你们……不跟你们说了。”李静美气的回到了自己的加工台,撇过了头。

  马岳擦了擦汗水,上前说:“静美,没事,我愿意帮她们做,你就别生气了!”

  “哈哈……”

  谢小婷和刘司美笑完后,谢小婷将手中的手锯交给了马岳:“那就麻烦静美男朋友了。”

  马岳尴尬地笑说:“是是,不麻烦。”

  “哈哈……”

  谢小婷和刘司美已经笑出了眼泪。

  李静美气愤地白了马岳一眼:“是什么是啊?没看出她们在玩笑你吗?你真是猪脑子!”

  马岳呵呵一笑:“为了你,我愿意。”

  李静美感动的露出了笑容,谢小婷依然没完没了,妖娆的在静美耳边重复了一遍:“为了你,我愿意。”

  又是一阵爆笑。

  “嘿,为了谁,我愿意啊?”韩亮突然从他们身后冒了出来,问道。

  美人家瞬间表情僵硬,马岳也是吓了一跳,转过了身:“老大!”

  “马岳,你这不干自己的活,跑这干嘛?”

  “我过来借个东西,我先回去了。”马岳机智地拿了加工台的尺子便要走。

  “回来”,韩亮冷冷地命令道:“去,帮静美把活干完,再回去。”

  马岳又乖乖地退了回来:“哦”,他拿起手锯,一声不响的打磨了起来。

  谢小婷和刘司美恨不得将韩亮暴打一顿,每次只要他出现,活泼的气氛就会骤冷,更看不惯他的颐指气使,欺负马岳。

  刘司美冷语道:“韩亮,你过来是借东西呢,还是劫东西呢?”

  韩亮一愣:“什么意思?”

  谢小婷鄙视的翻翻眼皮:“果然是illiterate(文盲)和bandit(土匪),一路货色,foolhardy(有勇无谋)。”

  “谢小婷,你有种把你刚才说的话,拿中文说再说一遍。”

  “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你真是吕布啊”,谢小婷清了清嗓子:“听好了,可要仔细听,你大爷是文盲,生了你这个小土匪,有勇无谋,悲剧。”

  她又霸气的手一挥:“司美,告诉他,潜台词。”

  刘司美翻着眼球,手在脖子上一划,张大嘴巴:“死得快!”

  “哈哈……”

  韩亮攥紧拳头,硬是将怒火给压了回去:“你俩,给我等着,今天看在静美的面子上,我暂时饶过你俩。”

  他冲着马岳一顿怒吼:“马岳,你废物啊,快点!”

  “是!”

  “韩亮,你吼什么吼啊?厕所不够你用吗?”吴筱婷竟然半路杀了出来。

  韩亮不耐烦地说:“关你屁事,滚一边去。”

  谢小婷向吴筱婷竖了大拇指,看向刘司美:“司美,告诉这傻子,潜台词。”

  “哎呀,怎么老是让我说呢,多影响我的气质和档次,再说,人家好歹也是大家出来的女子,还是让静美说吧!”

  “哈哈……”

  美人家又爆笑成一团,就连马岳也忍不住偷偷地笑。

  李静美一想起韩亮对马岳的态度,挺胸抬头:“吃饱了撑得,上个厕所都费劲。”

  韩亮的心凉了一地,怎会想到静美竟会嘲讽他:“真好,好得不得了。”

  他面无表情,冷冷的目光中,暗藏诡异:“对了,你们晚上最好关好门窗,别被幽灵带走了,我早上从枫树林穿过来,里面坟墓遍地,一些幽灵在树林里飘来飘去,龇牙咧嘴的呼喊着“美人家,今晚凌晨,不见不散,声音特别清晰悠长!”

  美人家顿时吓得惊出一身冷汗,静美抱紧了吴筱婷。

  刘司美最为淡定:“韩亮,你大爷的,你家祖坟是不是被人刨了,发神经呢!”

  韩亮大笑一声:“马岳,走”,他傲慢地走向了自己的加工台。

  “小婷,韩亮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啊?”李静美惊恐地问。

  “我哪知道,只是枫树林里有坟墓倒是真的!”

  “什么!”

  吴筱婷和李静美抱得更紧了。

  “赶紧干活!”实习师傅再次出现,催促道。

  的确,在地质大学,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地质大学的原址是一块大型公墓群,因为阴气太重,就选择了在这里建校,最后只剩下枫树林的墓地没有迁移,被存留了下来,而美人家的寝室后面,正好就是枫树林!

  整个下午,美人家心惊胆战,时不时看看外面的天色,恐惧着夜色的降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